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動漫日輕 陽炎DAYS-in a daze-第一卷 如月ATTENTION   
  
第一卷 如月ATTENTION

"啊啦,早上好啊MOMO醬!今天也很可愛呢!"

"早……啊哈哈……"

輕輕點了點頭,匆忙地走了過去.剛才已經是本日的第三十七回了.

大大地偏離了作為上學道路無疑會節省時間的直線路徑,走在清晨行人稀少的寂靜商店街上.因為無論哪家店都還沒開店,所以完全沒有顧客的這個時間——本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商店街已經開始慢慢地嘈雜起來.

行進方向上的店面從剛才起就像看准了時機一樣一個接一個的跳出人來,向我投下對話的種子.

"哦哦MOMO醬!接下來要去學校麼?明明是暑假還真是辛苦呢!"

"呃,嗯……你好……哈哈……"

第三十八回.

笨拙地向突然出現的蔬果店的店主打歪招呼,面向街道正面,能看見街上的人越發滿溢了起來.

"……!"

一瞬間畏縮了但是沒有猶豫的時間.穿過蔬果店旁邊降下百葉窗的藥店向右拐,逃一般的沖進了小路.

一邊小跑著一般看向手表確認時間.

即便如此今天也已經相當幸運了.

平時這個時間如果不走運的話已經開始往家跑了.

今天也許能有余裕地穿過校門也說不定.

自然地加快腳步前進,到達盡頭的T字路口左轉的瞬間——,我才察覺到這個想法有多天真.

眼前的公交車站,大概是因為公交車延遲了之類的原因吧,保守地說也要兩趟車才能裝下的人在那里排著隊.

後方站著的一個男性發現了我,發出聲音的瞬間,所有的人一齊將"視線"投向了這邊.

——糟了.這下可糟了.

對于歡呼聲的合唱畏縮著,呼地注意到了公交站上部時鍾里顯示的時間而臉色發青起來.

是手表的電池用盡了嗎,時間似乎完全沒在前進.

"嗚誒誒……"地漏出的聲音,被蟬鳴聲蓋過而消失無蹤.

*

"嘎啊啊……!果然麼……"

校門已經完全地關上了,連容許一個人通過的余地都沒有.

嘛不過如果有容許人進入的余地的話門的存在意義自身就消失了,在這個意義上校門確實是非常出色地完成了工作.

現在是8月14日的上午9點10分.

別說趕上了,已經是將補習的第一節課輕松撕碎了的大遲到了.

即使想辦法錯開了等待公交車的人們發出的警笛,在那個時點遲到的事實就已經確定了.

孤注一擲地走上最短路徑的大路這點實在是氣數已盡.

街頭以超大音量播放著我唱的,說是"火過頭了吧"也不為過的戀愛主題的曲子,在街道中還張貼著我的新單曲碟的宣傳海報.

更糟糕的是,在大型的屏幕上播放著我穿著可以用"死也要穿荷葉邊麼"來形容的衣服跳著舞的PV,而在屏幕正下方的唱片店中正在販賣這張今天發售的CD,想要限定品(海報)的人在門口排起了長隊.

"要是沒當時沒路過那里的話會是怎樣的狀況呢……"

在學校門口停著的經紀人的車,因為開著冷氣簡直就像是天堂一樣.旁邊的駕駛席上癱倒在門上的短發女性,明明還是早上卻周身纏繞著工作完回家一般的疲勞感一邊碎碎念著.

"不,不好意思……但是呐!今天稍微那個……公交車遲到了所以學生們……"

似乎連有所動作都嫌麻煩一般,經紀人發出"哈啊……"的歎息斷然制止了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嘛你的心情我倒也不是不理解……說上學有車接送會很醒目所以討厭什麼的也是啊"

"呃……是……"

"雖然我也想盡量尊重你的想法,不過差不多確實,是吧…….本來我也想著最近必須要再跟你提起這件事的……"

被說了抱歉的話,我也不知怎麼地覺得有些抱歉起來了.

稍稍陷入了沉默中,恍然想起一般看了看時鍾,馬上就要進入第一節課的休息時間了.

"……啊!必須得走了……!呃,我會再聯系你的!對不起!"

這個時間如果還不進校門的話又會遲到一節課了.

慌慌忙忙地從助手席下了車,重新對著車子鞠躬之後,看到了駕駛席上無可奈何地擺著手的經紀人的樣子.

對著熄掉了告警燈開始離去的車子再次鞠躬,沿著將校庭和校舍圍起來的矗立的圍牆想著教職員用入口前進.因為剛才為止都呆在充滿冷氣的車內,能感覺到因為溫度差現在額頭正在一點點地滲出汗來.但是,因為清晨的騷動早就已經流下了會讓制服的襯衫都黏在背上程度的汗,所以其實也沒多大的問題.就算貼著16歲女子高中生的標簽,在這樣的熱度中跑步的話也還是會流汗的.

最糟糕了.真想現在就回家去沖個澡.

剛走到圍牆的中斷的地方鈴聲就開始響了起來.

糟了.十分鍾的休息時間一結束,第二節課的補習就要開始了.

小跑著到達了教職員用入口,按下小型對講機的按鈕,不到幾秒小小的揚聲器就開始發出了聲音.

學校特有的吵吵嚷嚷的聲音,即便是通過這樣的小小的揚聲器聽來也散發著十足的異世界感.一想到接下來就要進入這個空間心情就變差了.

"請問有什麼事呢?"

"啊,是的!呃我是一年級的如月……因為補習遲到了所以想獲得入校許可……"

這是第幾次聽到這個女事務員的聲音了啊.

從入學到現在過了四個月,跟我對話得最多的說不定就是這個人.而通過這個對講機進行的對話占了其中九成以上,實在是讓人覺得苦悶.

"啊啊,是如月呢.我會開鎖的,就那樣到職員室來吧"

已經連理由都不問了,既不發火也不懷疑我遲到的原因這點可能是對我來說唯一的救贖了吧.

"不好意思……拜托了……"

聽到咔噠的開鎖聲,推開門進入了學校用地內.

自然地關上的門再次發出咔噠的聲音鎖了起來.

校內漂浮著外面沒有的清涼感.雖然說是暑假,學校還是因為來參加社團活動和補習的學生開放著.

——我在這個春天,剛剛進入了這所學校就讀.

前年剛改建的四層樓的校舍采用了西洋風的設計,變成了無用的華麗的構造.會出現在少女漫畫中的女子學院……雖說還不到如此程度,但從無端地花哨的時鍾塔,到校園的各處都設置著小山,噴泉以及全裸的銅像等,更甚者還有我不太能理解的由草花搭建起的隧道一樣的東西特意建在到達的地方.

到底是誰的興趣啊,就算在高樓林立的街道的中心部位建造這種不搭調的學園,景觀也只會變得混亂吧,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果然在女學生中還是有爆發性的人氣的樣子,這所學校似乎有著在縣內都首屈一指的女學生倍率.

雖說以"因為離家近"這種反童話的理由選擇了這所學校,但是壓倒性學力不足的我居然能入學,老實說實在只能算是偶然.

因為在出席日數上留下了絕望性的數字,所以在暑假作為補償參加了補習.雖說如此,就算每天好好地參加也還是會變成因為成績的補習吧.只對這點我還是敢說有自信的.

然後已經沒有時間了.

以教職員用玄關為目標,三階三階地跳上樓梯.一推開玻璃制的門,就再次享受到了冷氣而變得涼爽的空氣.一進到這樣的空間中就越發能清楚了解到自己確實流了不少汗.

從鞋箱側面的包中取出室內鞋,慌忙地將鞋換掉.

"嗚哇!時間已經……!……痛!?"

將室內鞋的袋子疊起來,正准備拿出室外鞋用的袋子的時候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敲上了腦袋.

吃驚地抬起頭,看到了拿著出席冊的,穿著白衣的高個子男性站在那里.

"啊……呃,啊哈哈……早上好?"

"不對,就算對我問好也……而且本來也不早了……"

"也,也是呢∼……"

完蛋了.我把今天補習的第一節課是班主任的課這件事忘得一干二淨了.

其他老師的話還好說,只有這個人是絕對糊弄不過去的.

"嘛遲到云云的我也沒打算說.稍微給我看下這個啊這個"

"誒?哪個來著……誒!?"

接過從出席冊中拿出的紙,看到內容我不禁臉色發青了起來.

"這個是啥你明白不?這點還沒問題麼?"

"呃是生物Ⅰ的測驗呢……上周做的……"

"哦哦,這點還是明白的嘛.那麼名字旁邊寫著的數字的意思懂麼?"

"呃……哈哈……這個就稍微有點不明白了呢……呃痛!?"

再次被出席冊敲了.這個人會面無表情的做出這種事所以不能大意.回避不可.

"我說你啊……首先字寫得稍微有點非科學的特征這點就不說了,參加了兩周的補習才得了兩分你是那啥麼?要得滿分的話要花上100周麼?"

接過來的測驗是淒慘至極的結果.

雖然一個空都沒留下,全部的解答欄都認真地作答了,但是除了一題之外其他所有的問題都被紅筆劃上了大大的"?"

面對這過分非現實的光景視線都要暈眩起來了.

"明……明明用功過了……"

"誒!?什麼!?這是用功過了!?不你對'請列舉出一種哺乳類的動物’答了'A.螃蟹,鲑魚’這算哪門子的用功過!?"

"因,因為媽媽的老家在北海道……不對!我也猶豫過是不是'鹿,熊’來著"

"就是那邊啊!!是那些家伙啊!!……所以說為什麼要在這里發揮對故鄉的熱愛啊!?而且明明說了是列舉一種為什麼要列一對出來啊!"

"誒!?因為如有一只的話不是很可憐麼!"

"為什麼會一邊考試,一邊生出這種古怪的念頭啊!而且鹿和熊的組合的話鹿會被吃掉的吧!!"

"被,被吃掉……!?"

承受著怒濤般地吐槽重新看向了測驗用紙.

但是,我自己也不能明白原因.明明那樣用心地做了的,這個結果是在是太過殘酷了.給媽媽看了的話她會怎麼說啊……連想都不想想.

——總是如此.

我做的事情不管什麼時候都會變成異樣的結果,然後吸引人們的"視線".

小學高年級的時候,課堂上畫的畫偶然被知名的作家相中,最後作為小說的封面,那個小說成了大的熱門.

升上初中被美術部邀請,在一年級最初的競賽中投稿的作品將當時的部長的作品什麼的不留完膚地遠遠甩開,最後取得了全國第一.正好就是在那個時期,我逐漸感覺到周圍人的視線也開始集中在"我自身"上.

成為初中二年級生之後,停止了變得難于立足的社團活動,放學後游蕩著買東西的時候,被星探物色中的情況也增加了.雖然一開始拒絕了但是在被現在的事務所搭話的時候,正好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媽媽的工作也變得不順利起來,因此想著就算掙點生活費補貼家用也好就加入了.

理由什麼的那種東西,並不是因為突出地喜歡電視什麼的,也並不是喜歡音樂什麼的.不過就算是那樣的我,也對能夠站在舞台上作為偶像唱歌什麼有過憧憬.

作為新人偶像最初的工作,是作為事務所前輩的前座*進行談話.就算是現在也不擅長在人前說話的我,當時接下那個工作時想著的是,"就算是為了家里也不能被炒掉",只是想著這種事而已.

(*前座:墊場演員.歌謠表演時先于歌星上場演唱的歌手.)

到了正式演出的時候因為極度的緊張老實說我也不記得到底說了些什麼,雖說如此,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取得了大成功,"最高"的結果吧.

會場前所未有地擠滿了人,各雜志以及體育新聞的記事也對此事大書特書.要說唯一有的問題的話,就是其中成為話題的並非原本應該是主角的前輩,而是只有我而已.

只是站在舞台上說了話,既沒有唱歌也沒有跳舞的"無名的偶像"獲得了觀眾們猛烈的支持.雖然對于事務所來說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從那天之後,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的,事務所內不斷打進的詢問有關我的事情的電話的數量,毫無疑問就是異樣本身.

偏離了道理和常識之類的范疇,既沒有意義,也絲毫無關理由和嗜好什麼的,只是一味地,把眾人的"視線"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那個時候,我再一次發覺了自己並不"普通"這件事.

"喂——.問你在聽沒"

"……誒!?啊,是的!"

"不對,剛才很明顯的沒在聽.是中暑了麼?"

"啊,不是,只是測驗實在是做得太差了……哈哈……"

"太差了呢.總之那個測驗下周會再考一遍……盡量加油吧"

被用像看著可憐的孩子一樣充滿了悲哀的眼神看了.

"下周嗎!?好……我會加油的……"

明明這次也十分努力了.

接下來要怎樣加油才好呢…….

"嘛也別太拼命了.而且你也還在對學校的適應期,下周還有LIVE不是麼?"

"啊……!是的……有的呢……"

明顯地愁眉苦臉起來,但還是盡力地將這樣的表情抑制了下去.

"唔"地歎了口氣,這次換成了無可奈何地溫柔眼神看了過來.

"嘛,不要太勉強了…….總之先回去吧.今天不是也有電視劇的拍攝麼?"

"是……不對!我會去上課的!還有時間!"

"不,補習的時間安排上寫著吧.因為進入盂蘭盆節了所以一年級生今天只有一節課.下次課從三天後開始.說起來給我看清楚啊……"

"誒誒!?啊,真的……"

看了看取出的時間表,確實今天只有一節課.

沒想到我沒看時間表就來補習的事實會以這種形式暴露…….

"呃……那麼,三天後再見!"

"喔.盂蘭盆節都不能休息真是辛苦呢.那麼我也該回去了你小心點回家哦?"

"沒問題的!那麼今天就先告辭了!"

簡單地進行了對話,將接到的試卷盡量塞進深處,蓋住了室內鞋.穿上剛脫下的室外鞋,將教職員用玄關留在了身後.

打開玄關的門,蟬聲就一口氣溢了出來.

再次邂逅的直射日光,釋放出比剛才更甚的殺人熱浪.

一想到接下來又要走上回家的路,就忍不住歎起氣來.

"嗚哇……嗯,總之先來點飲料什麼的……"

從教職員用玄關到操場的道路途中有自動販賣機.一旦想起喉嚨渴了這件事,馬上就變得無法忍耐了.朝著自動販賣機的方向,靜靜地行走在色彩各異的石子路上.

緊挨著自動販賣機,有著用公園中經常見到的樹枝和爬山虎搭建成的天井的,相當大的談話區域.在四處都散布著的白色桌子旁邊,有著數個嫻靜的女學生在談笑著.恐怕是來參觀什麼社團活動的練習比賽之類的吧.

砂石的小路變成了土制的地面,我剛踏進一步,那邊的女生生就全員一齊朝我這邊回過頭來.

"……!"

雖然一瞬間表現出了畏縮,但似乎並不是因為敵意或是過度的興趣的緣故.正想著她們是不是對我輕輕笑了的時候,那些女生們已經開始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從談話區域中快步走了出去.

慌亂地想要微笑著回應的時候那里已經沒有女學生的影子了,因為羞恥感或是其他的什麼,感覺汗水大量地流了出來.

"哈……"地歎出一口氣,朝著自動販賣機走去.

雖然購買意向被顏色各異的標簽的魅力所分散,但是,如果說到能將今天的情緒一掃而空的飲料的話,就絲毫沒有猶豫的余地了.

在塑料瓶的飲料當中也具有著相當異質的形狀的,黑色碳酸飲料點亮了我的眼睛.

取出包包側面的小口袋中長年愛用的小豬的零錢包,啪咔地打開它的背部,取出了剛剛好的金額.

將手伸入小豬背部,然後將硬幣放進了投幣口.

全部投入完畢的瞬間按鈕就變成了紅色,簡直像GO SIGN一般一個接著一個亮了起來.

已經選定了其中的一個按鈕.像是小時候看過的外國電影中的,與未知的外星人邂逅的場景一般緩緩地伸出手指,一按下按鈕飲料就隨著"嗶"的一聲立刻出現在了取出口.

雖然被想要將手叉在腰上咕嘟咕嘟地當場喝干的沖動所驅使,但即便凋落也是如花的十六歲,這里還是先忍耐著坐在凳子上慢慢地喝吧.拎著punk的碳酸飲料也是,必須得入鄉隨俗才行.

在離自動販賣機稍遠些的桌子旁坐下,打開了一直期盼著的碳酸飲料的蓋子.

到此為止雖然能無表情地完成,但是果然這個瞬間還是讓人無法抑制的激動啊.伴隨著"噗咻"的輕快的聲音,帶著甜味的獨特的香氣刺激著鼻腔.恐怕現在照鏡子的話,會是完全公開不可,事務所NG的表情吧.忍不住地讓飲料流過喉嚨.

啊啊……發明了這個飲料的人,一定很討厭夏天吧…….

已經連飲料都稱不上了.

這大概是人類用于應對名為"暑熱"的自然威壓的唯一手段了.

一邊感覺到內眼角有什麼熱熱的東西湧上來,一邊結束了第一印象.

就這樣將飲料瓶鐺地放上桌子,發出"庫唔……"地感歎的話該是多麼地神清氣爽啊.不過果然還是得抑制住想那樣做的沖動.

從旁邊看來的話,一定只能看見普通地喝過飲料然後蓋上蓋子的清純女學生而已吧.因此我的心中,溢滿了在公共澡堂泡完澡一口氣喝干草莓牛奶的大叔們一樣的達成感,被想大呼"受不了啊"地沖動所驅使.

完全地放松之後,大大地深呼吸了一口,大概也有背陰的原因吧,感覺暑熱稍微有所緩解.今天這以後的預定是怎樣的來著?不知不覺開始思考了起來.

"反正時間還有剩呐……嗯?"

看向手表,表針依舊維持著指示著8點15分的狀況.一瞬間嚇了一跳,然後才想起來今早表就停了的事實.這塊表是去年生日的時候媽媽買給我的,比較中意的一塊表.就壽命終結的時間來說實在是早過頭了,而且我也沒有用提早它死期的殘暴方式使用過它的記憶,恐怕是電池用盡了吧.回去之後讓笨蛋哥哥幫忙看看吧.

無奈地拿出被放在粉色殼子中的,觸屏式的手機.雖然暫且有帶著,但基本上除了與工作有關的聯絡都不會使用.

如果有能談論喜歡的電視節目的話題以及能每晚進行關于戀愛的商討的親密友人的話,大概我也能變得精通這台終端吧.可是說起看電視的話也是時代劇一類的東西,而且別說戀愛了,連朋友都沒有一個…….

雖然對于那個的理由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但也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不便.只是,每次將手機拿在手中的時候就會有原因不明的虛無感襲來,所以我不喜歡這台終端.

"九點半麼……拍攝是從兩點開始所以一點的時候必須在家……"

一點擊觸摸屏打開日程管理軟件,怒濤般的營業日程就被顯示了出來.

8月14日的項目是從兩點開始的電視劇拍攝,6點的廣播談話節目的直播,之後是LIVE的彩排,這樣的預定被滿滿地寫在軟件中.

今天1點的時候經紀人會開車來家里接我.

雖然說已經習慣了,但是果然還是對最近過度密集的日程感到郁悶.因為之前提到的那個舞台的影響,逐漸進入狀態推進了各式各樣的話題,因為各式的工作找上門來日常生活一口氣整個改變了.下周的LIVE也是為了紀念今天發售的單曲碟,似乎從CD出道的天數來說也是十分特殊例子的個人LIVE.

雖然也會覺得高興,但是原本關于那首曲子就盡是些討厭的回憶.

主要的原因是錄音的當天,重重地患上了感冒,最後以被經紀人狠狠發火收場.用嚴重的鼻音唱完的那首曲子被認為是"巧妙地表現了思春期少女沒能實現的戀愛困境"什麼的,獲得了制作人的賞識,因而就那樣直接做成了CD.

雖然當時並沒有因為頭腦發熱腦子無法運轉的實感,但是之後自己鼻音的歌開始在街中播放的時候我的食量減少了一半.現在還是暑假所以還好,一想到新學期開始之後我到底要用怎樣的表情去上學這件事,心情就越發低落起來.

伴隨著歎息情緒越發下沉,蒸騰的暑氣看上去越發讓人郁悶了.

忙于出出入入的汗水還在一點點地從額頭滲出.

"總之先回家吧……"

就算待在這里也沒辦法.將手機放進口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從和椅子的親密接觸中解放出來的腿感覺到程度勉強的清涼感,我不覺朝著稍遠的地方看去.校舍的對面一側,從還算大的操場那邊能聽見各種社團的回聲一般的號子.

大概能被稱為"青春"吧那個,感覺那種東西和自己無緣,不知為何變得開始著急起來.

一邊發出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歎息一邊邁出步子,發現剛才的女學生們坐過的桌子上,廣告傳單就保持著放在那里的狀態.

多彩的圓形字體,以及雜亂地排列著各種角色形象的那個,似乎是車站前新建成的小工藝品店的廣告傳單.

昨天和今天似乎在辦著什麼活動的樣子,表示著"13日.14日"的日期數字十分醒目.

東張西望地仔細環視了周圍,不自覺地將傳單拿了起來.

然後瞬間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

老實說我對于這種裝飾品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在一處,廣告傳單的邊緣的一角,像是為了填滿廣告的空隙而登載上去的寫著"小紅鲑裝飾帶"的那個,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地可愛.

因為實在只占了很小的地方,外觀也只傳達出出了氛圍,但是只憑那個明顯從不可能的地方生出來的腳的剪影就能明白這是相當優秀的作品.

咕嘟地咽下口水,再一次東張西望地環視了周圍.

朝廣告傳單看去,雖然不知道是在指什麼,但是能很清楚地看見"期間限定!"的字樣.

呼出一口氣,將傳單塞入包中.

將手插在腰上一口氣喝干了塑料瓶中剩余的飲料,把空瓶投入垃圾箱中,然後快步離開了學校——.

*

——是因為在這炎熱中全速奔跑的原因麼,視界開始眩暈起來.

逃進的小巷是由讓人聯想到集合住宅的建築物組成的,因此簡直就像迷宮一般.雖然因為轉到了背陰處所以可能空氣多少涼快了一些,但是我已經沒有考慮那種事情的空閑了.

呼吸都變得不均勻了.

將手撐在牆上俯下身來,流出的汗水一滴接一滴地啪嗒啪嗒在地上留下痕跡.

將包放下,就那樣癱坐在了地面上.

"哈啊……哈啊……"

呼吸的間隔一點點地變長.

沒能跟上現實的頭腦緩緩開始運轉,回想起剛剛進行的對話,這次是眼淚開始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將背靠上牆壁,以體育座的姿態將身體抱住.

雖然想要大聲哭出來,但是,現在如果發出聲音來就麻煩了.

將臉深深埋進包包中,眼淚決堤一般地溢出來,總算勉強緩過來了一些.

為什麼會變成這種狀況呢.

這樣的體質,如果沒有的話就好了.

我想普通地說話,普通地買東西,普通地生活.

這樣莫名其妙的自己消失掉就好了.

干脆一生都不被人發現,一個人死掉都比較好——!

*

稍微回溯一下之前的事情.

出了學校之後,在公園的廁所里換上了相當樸素的私服.

但是,朝著車站前行進的途中,走上大路的時候,數十人的視線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明明跟街頭巨大的屏幕中播放出的姿態是完全不同的樣子,但還是一個人,又一個人地叫著我的名字靠近過來.

糟了.這樣想的時候已經遲了.

正好是人開始變多的時間帶,我沒能考慮到這一點.

一瞬間人就聚集起來,變成了進退兩難的狀況.

大家的每只手中都拿著手機,將攝像頭對准我.

眨眼間人流的厚度就增加了,我只是呆然地看著從360度對准我的相機.

是做了什麼壞事了嗎.

確實自意識不足這點,是我的錯.

但是,即便如此,真的就一點就好,想要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樣.

僅此而已.

多種多樣的快門的聲音和人的吵雜聲混合在一起的那個聲音,是我前所未聞的騷亂.面對這太過混亂的事態,想要吐出來的感覺湧上來.正當我想要當場跌坐在地的時候,警車的警笛聲一瞬間,蓋過了人群的騷動的聲音.

雖然是並不細的人行道,但是人群依舊溢出到了車道中,對此似乎有人進行了通報.但是即便如此人群也並沒有避開.倒不如說這道警笛的聲音反而變成了廣告塔一般,人群愈發聚集起來.

將那個召喚過來的也是我.

在那里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著我.

分割開人群,不知為何有數個警官向這邊靠近過來.

在其中一人一邊發話一邊將手搭上我肩膀的瞬間,我跳進了人群僅有的縫隙里.

雖然還想繼續前進,但是前方似乎是看不見盡頭的隧道一般.

被蠢動的人群推搡著,通道越發變得狹窄起來.

在黑暗中胡亂伸出手,感覺那只手被誰牽住了.

下一個瞬間,視界一口氣打開,大路上的風景也開闊了起來.

是有誰救了我吧.但是連確認的閑暇都沒有.

即便立刻開始跑了起來,回頭也能看見大量的人群猶如一只生物一般追了上來的樣子.

雖然逃進小巷中之後人數減少了,但一個一個的四散人開的人依舊單手拿著相機追趕著我.

朝著素不相識的小巷交錯的深處,朝著那交錯的方向,漫無目的地前進.

已經是連上下都分不清程度的,專心致志了.

"啊……!"

跑進細細的小路中,那個盡頭是死胡同.

慌亂地回過頭去,回去的選項似乎也不能選.

——胸口像燒著一般地難受.

停止思考定定地站著,不料手機響了起來.

慌張地看向液晶屏,是經紀人打過來的.

惶恐地接起來,回響著電話鈴聲的房間中經紀人用怒吼一般的音調開始了說話.

"喂喂!?你現在在哪兒!?"

"不,不知道……那,那個,我……"

"從警察那邊發來了聯絡,現在連事務所都已經是大混亂了哦!?啊啊……在這個最重要的的時候發生這種……"

"那,那個,對,對不起……"

"你知道自己是什麼人麼!?明白麼!?因為你不是'普通’的,知道會變成這樣的吧!?"

"……嗎……?"

"誒!?你說了什麼!?大點聲音說清楚……!"

"我,我就那麼不普通麼!?明,明明連變裝都好好地做了的……大家……大家都用看見奇怪的東西一樣的眼神……!我,我已經受夠了!我已經不會回去了……!一,一直以來多謝了!"

"誒……!?啊,等——"

也不繼續聽經紀人說了什麼就掛斷了電話.

連呼吸都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的狀態,腦袋都沒有轉動的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啊.

至少做了相當嚴重的事情這點是事實,現在這個時候到底要給人添多少麻煩啊——這種程度的事我還是理解的.但是即便如此,只有重新打電話過去道歉這件事,是我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不停響起的蟬鳴,遠處奔跑的車輛的聲音,沿著牆壁傳過來的通風口的微小震動,感受著這些的時候,到底經過了多久呢.

感覺不到有人追到我坐著的這條小巷,連動都動不了,只有時間還在流逝.

母親是不是已經被告知了這件事了啊.

總是支持著我,CD發售決定下來的時候也比誰都高興.

但是我卻連那個都背叛了.

結果只想著自己,不斷地把人卷進來…….

無法排遣的情緒,一個接一個地化作淚水溢出.

就算想著索性逃得遠遠的,但大概無論我走到哪里都無法從人群的視線逃離吧.我自己也覺察到,自己是那樣的,並不"普通"這件事…….

突然一陣不安感襲來.

不經意地抬起頭向旁邊望去,對于映入眼中的光景,心髒開始加速跳動起來.

"嗚……嗚啊啊啊啊!"

沒能跟上突然的動作的身體猛地失去了平衡,屁股咚地撞上地面.

死胡同的出口方向,那里,站著一個人.

明明是盛夏卻穿著長袖的衛衣,臉深深地藏在風帽中,長發從那里流瀉而出一般搖動著.

令人吃驚的是那個人,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

是壓低腳步聲才接近到此的麼.如果是的話那無疑就是很糟糕的事態了.啪嗒啪嗒地張開嘴,但卻沒能發出聲音.

想站都站不起來的這個狀況,大概就是所謂的"窮途末路"吧.

"啊,不是……抱歉.沒打算嚇著你的……"

有些沙啞但還是有著溫度的女聲從風帽深處傳來.

"……誒?"

腦袋中已經開始走馬燈似的浮現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念頭的我,想都沒想就發出了愚蠢的聲音.

重新仔細看看的話,對方容貌端正皮膚也很白.

雖然從舉止來說完全像是男人,但卻是女性……有著在女性之中也毫無疑問會被劃分到美女那一類的外貌.

跟仍舊坐在地上的我對上視線之後她蹲了下來,東張西望地確認了周圍的狀況,然後開始小聲地說起話來.

"剛才的那個……我確實地看到了.做得真夠華麗的啊."

"那,那個是指……"

"人行道那邊發生的騷動那件事.不過嘛,沒想到你會搞成那種大事件啊……"

看到了剛才的騷動……也就是說,這個人從剛才的騷動中一直追著我到了這里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果然,她也是認為我很稀罕而聚集起來的人之一……?

"我,我已經辭掉工作了……請……請不要再追著我了!!呃,那個,如果只是簽名什麼的我還是可以給你簽的……"

說出來了.不是能好好地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麼.

既然已經說得這麼清楚了,對方看上去也像是很冷靜的人,所以一定能理解的.

這種情況下,如果只是簽名的話馬上就能簽好,如果對方能就此滿足就好了…….

想要窺探對方的反應,提心吊膽地睜開閉著的眼睛,卻發現對方露出一臉"搞不懂你在說什麼"的表情.

"啊∼……不是,首先我不是在追你而且簽名什麼的也不需要.說起來你還特地辭掉了工作嗎……?"

實在是太偏離了我的預想的回答.

不是在追我?也就是說不是fan…….

正想著能松一口氣了卻又馬上繃緊了神經.

不是fan的話也就是說,莫非是誘拐之類的那個麼.

為了拿贖金之類的!?無處可逃的大危機!?

但是那個人卻沒有要襲擊我的打算,只是站了起來將手插進了口袋里.

然後從那里取出了手機,那是一台沒有殼子一類東西的毫無裝飾的終端.

"總之離約定的時間還早啊,你到這里來也是偶然吧,不過正好,地方離這兒不遠."

"誒?約,約好的時間是指……?"

"嗯?確實約好的是在一點來著……有問題麼?"

我也拿出了手機看了看液晶屏,屏幕上顯示的新信息和未接來電數量都到了不得了的程度.

現實一口氣被視覺化,一陣像是整個吞下重重的鐵球的感覺向我襲來.

屏幕上現實的時間正好是十點半.

一點的……約定…….

"啊……"

這就都能對上號了.

這個人是電視劇拍攝的工作人員.

這樣的話,不是fan卻從從騷亂的現場一路跟過來這點也能解釋了.

知道跟經紀人約好的一點的會合時間這點,也無疑說明是這樣吧.恐怕是了解到騷亂的情況,為了讓我能趕上拍攝才跟過來的吧.

不過就算如此,我也不會說出"好的,這樣啊我明白了"這樣的話.

我剛才清楚地跟這個人說了"已經辭掉了工作".

然而這個人卻依舊毫不在意地想要帶我去什麼的,雖然那個大概也是當然的,但是我卻不想就這樣照她說的做.

對已經打算朝著小巷出口走的那個人,我也勉強站起來說起了話.

"那個……我已經辭掉了工作.暫時也沒有想回去的意思.因此呃,你能明白麼……?"

這次我冷靜地,比剛才還清楚地說了出來.這次對方一定能理解了吧.

"……啊啊,你的覺悟我已經明白了.所以總之先跟上來吧"

從正面對上我的眼睛,用稍稍柔和地表情說道.然後就走了起來.

如果是剛剛的話應該還能逃走吧,但是看到那個人說"覺悟我明白了"時的表情之後,連逃走都已經做不到了.

肯定我到了拍攝現場之後,經紀人也會過來的吧.

絕對會被大罵一頓.

想象著還未來訪的未來的超絕說教,淚腺又開始松動起來.

但是,不在這里好好地傳達的話不行.

就在今天結束掉吧.

把自己的感受通通說出來,狠狠地被發火,就把那個最為最後吧.

重新定下覺悟,從後面追了上去.

稍微小跑著追上去的時候,覺察到包包的,剛才埋過臉的部分,因為眼淚什麼的變得濕嗒嗒的感覺.

"嗚……啊……"

"嗯?怎麼了麼?"

"啊,沒事……什麼都沒有……"

"……是麼?什麼啊,那個包包和衣服都是,之後洗一洗比較好哦"

從臉上伴隨著"砰"的聲音噴出火來.

"嗚……好的……"

洞察力真是敏銳.工作也一定很能干吧這個人.

說起來今天盡在跑來跑去的,異常地想要沖澡.

和前方走著的衛衣的女性稍微分來一點距離,一邊跟在她的背後一邊這樣想道.

走出死胡同,向右.之後的第二個十字路口向左.接下來的第一條小路向右拐入,盡頭再向左…….

默默地跟在連話都不說一直走著的女性身後,一味地走著已經過了大約十分鍾.

這條街還有這種地方啊,總覺得越來越踏進了深處.

確實今天的拍攝應該是,"在並不富足的朋友的家里"游玩的場景.

原來如此,的確就算是奉承也說不上是豪華的集合住宅和公寓在這里排列著.

拍攝准備已經在進行了嗎,到底該如何切入話題呢.

胃部開始陣陣抽痛起來.

"這邊"

突然衛衣的女性停了下來,轉換了方向.

只是那條道路是比之前的小路更加殘破的,細長幽暗的通道.

只能容許一個人勉強通過的通道,被夾在薄薄的木質柵欄和公寓的牆壁之間.

"相,相當窄呢……"

不情願地跟上不答話只是默默地走進小巷的女性.是通往現場的近路麼?不過就算是那樣也還是很奇怪…….

一旦走進去,就感覺到那里的閉塞感的不尋常.

如果這個瞬間碰到巨大的蟲子什麼的話,到底該怎麼辦啊.

盯著腳尖謹慎地前進著,突然間本應在前方走著的衛衣女性的運動鞋映入眼中,慌忙地停了下來.

"就是這里"

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指向的是,正好處在小路的中間附近的,寫著"107"的門.木質的柵欄正好在那里空出了一扇門的空間.

"誒!?這,這里麼!?"

在我的話說完之前,對方就打開門走了進去.

"那,那個……等等!?"

啪嗒地門關了起來,我完全地被剩了下來.

重新注意起這棟建築的外觀,從木質柵欄上方的部分看只有混凝土制成的牆壁.窗戶也好什麼都沒有.

簡直像是倉庫或者說是地面用的避難所一般,完全看不出是普通居民的房子.但是為什麼門上會寫著"107"呢.

"話說這個……明顯不是'朋友的家’吧?"

如果說這個是朋友的家的話,那麼哪個朋友的雙親一定在自家里研究這什麼可疑的生物吧.雖然也有可能在第二話突然出現到研究著謎之生物的雙親家去游玩的情節,但是從第一話來看實在是無法想象的超展開.

雖然外觀確實很可疑,但我卻不知為何產生了想要推門進去看看的沖動.

沒有其他的門卻寫著"107"什麼的……真是犯規.

"嘛……反正也不知道回去的路,只能進去了吧……嗯"

放縱好奇心的滋長,呼出一口氣打開了門,跟預想一樣那里並不是女高中生朋友的家——.

打開門之後里面是長長的大概有十五畳*左右的廣闊空間.

(*畳:榻榻米.這里是指以榻榻米為單位計量房間大小的方式.雖然根據地域的不同榻榻米的大小也會有差別,不過通常來說一畳大概相當于1.5平米.)

天花板上布滿了裸露的管子,被從那里垂下的無數的裸電燈泡照亮的室內,放著玻璃制的桌子和沙發等.古舊的櫥櫃中放置的地球儀等等的小物件一件一件都很漂亮,感覺簡直就像秘密基地一般.

也有著電視機和電烤箱,電腦和冰箱等一般家庭中也有的電器,因此沉浸在空調冷氣中的室內呈現出某種程度的生活感.

但是從那古老的書架上整齊地排列著明顯不是日本的古書這點來看,果然還是十分不可思議的氛圍,該說是現代版魔女的工作室比較正確吧.

最里面的牆壁上排列著四扇門.是里面還有房間麼,這個建築物的構造到底是怎樣的啊.

緊挨著玄關的地方,有著整齊地擺放著料理器具的廚房,剛才的女性就站在那里.環視了一下周圍,果然既沒有攝像器材也沒有工作人員.

到達的時候感覺到的不詳的預感,正在一點點地化為現實.

"那,那個∼……這到底是……"

"KANO,就是這家伙.總之先給她說明情況……給我起來!"

依舊毫不在意我的提問,戴著風帽的女性向橫躺在沙發上的人物說道.

正想著那個人是不是一瞬間稍微哆嗦了一下,就聽見了慵懶的聲音傳了過來.

"唔……嗯?誒?是這孩子?"

稍微挪開蓋在臉上的雜志,貓眼的青年露出了剛睡醒的恍惚表情.

"是你說過的今天會來的新人,你自己來跟她說明吧"

"不是,誒……?就說為什麼是這孩子……"

"你這家伙還沒睡醒麼!?夠了快點給我說明"

"呼∼嗯……嘛算了.了解."

從沙發上坐起來的被叫做KANO的青年,看到我之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臉上浮起了可疑的微笑.

"誒?等等,那……那個——"

"新人桑歡迎!歡迎來到吾等目隱團!感謝你參與這次的作戰!"

從沙發上慢慢站起來,一邊露出跟剛才截然不同的爽朗微笑,一邊像是要蓋過我的提問一般開始了誇張的發言.

"總之現今的活動是避開警察的'視線’潛入不得了的設施之類,從那里借走各種各樣的東西之類的呐.詳細事項之後再仔細說明,嘛確實有不能告訴你的地方,不過就只能請你多多見諒了,某種程度的事情我會跟你說的.那麼,這里就是我們的基地.嘛我想你可以能已經料到了,執意要將這里弄成基地一樣的就是坐在那邊的眼神凶惡的……哦哦好可怕好可怕,不對是團長,也就是KIDO的興趣.因此請不用太緊張稍微放松一點就好.成員的話就是那個團長和我……啊,我叫做KANO,剩下還有兩個人…….嘛搞不好會變成三個人也說不定,大概就是那種程度.平時並不會公開進行什麼活動,大概就是以那種悠閑的感覺來的.啊啊還有……"

"等,等等!!請稍微等一下!呃……目,啥……?不得了的設施……?是,是在說今天的電視劇的事情吧!?監督人呢……?我今天已,已經辭掉偶像的工作了!我是為了傳達這件事才來的!但是……你們……到底是誰!?"

因為事情實在發生得太突然了腦袋完全沒能跟上.想問的事情太多了.

這也是某個場景麼……不對,不可能是那樣.

我接到的劇本,是沒有特別的有趣之處的學園戀愛劇.

至少關于基地還有潛入不得了的設施之類的一點都沒有提到.

因為對方是在是太過平淡地敘述所以不知不覺中我就聽了起來,雖然如此,但我明顯是被認錯了.參加作戰……?那樣的作戰我連聽都沒聽過.啊,不過作為副業還是OK的,偶像也是之前想要做的才做的.

"……稍微等等.你說是偶像……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KANO!?"

沖著對于我的提問只是微微笑著的名為KANO的人,被叫做KIDO什麼的團長什麼的風帽女性逼問道.

"誒?怎麼回事什麼的,這孩子,是最近話題中的超人氣偶像喲.看這里"

他將剛才躺著的時候蓋在臉上的雜志打開來,讓風帽女性看上面的內容.

那里登載了今天發售的我的單曲碟的特集報道.啊啊,那張照片也是我討厭的照片……明明是跨頁的報導眼睛卻是半睜著的……真過分…….

啪地奪過那篇記事,風帽的女性將雜志和我相互比對然後臉色逐漸發青.

"誒……什……你,不是說今天有新入候補的會面約定所以讓我去看看情況……"

"嗯.說了說了.那是騙你的"

"說是因為很有趣來著……我說你,這家伙不是偶像麼!!——騙我的!?"

風帽女性一邊嗙嗙地叩擊著雜志報道的臉部部分一邊拼命地說到.

明明是在本人的面前的說……好過分…….

"不是,我有好好說明是騙你的來著,但是好像KIDO你一直在聽音樂也沒給回答我.而且擅自去把她帶來的是你自己吧?自作自受嘛"

"因為叫你你也不起來我才先去的!!說起來你明明醒了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因為KIDO一直聽音樂就算打電話了也不會接的嘛.音樂什麼的不會停的.而且打電話很麻煩啊"

"所以說你這家伙……"

"——那,那個!!"

兩個人同時朝這邊轉過頭來.名叫KANO的人依舊笑著,但是另外一個女性卻是嚴峻的表情.

"那……那個,所以結果是認錯了人嗎……?"

戰戰兢兢地問了出來,被叫做KIDO的女性隔著風帽撓了撓頭,歎了口氣說道.

"啊∼……似乎是那樣呐.抱歉,是我弄錯了,所以你已經可以回……"

說到這里似乎又注意到了什麼,臉色再次發青.

同時,又在沙發上坐下的被叫做KANO的人偷偷地竊笑了起來.

"你這家伙!!為什麼明明知道弄錯人了還要全部告訴她!?連活動的事情都說了的話就不能放這家伙回去了吧!"

"啊哈哈……不是不是,因為不是KIDO吵著讓我快點說明什麼的嘛.啊∼啊,糟糕了呢,超有趣啊這個狀——"

說到這里名為KANO的人的頭被狠狠地揍了.

倏地向這邊望過來的被叫做KIDO的女性,從剛才為止的無表情的狀態一轉,露出了有些慌張又有些生氣的表情.看著這樣的表情我的心中浮起了"年齡大概跟我相似,比我稍微年長一些吧……"之類的,毫無緊張感的想法.

雖然從某種程度來說是不緊張不行的情況,但是因為這兩個人沒能傳達出緊張感麼,我反而覺得有些安心.啥啥團什麼的基地什麼的,雖然確實很可疑,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他們並不是壞人.

"那,那個……"

總之想先問問看地張開了嘴,發出的聲音卻又一次被蓋過了.

"哈啊……你叫什麼名字?"

"誒?"

一邊歎著氣一邊這樣問道,被叫做KIDO的女性在名為KANO的人旁邊坐了下來.

"名字啊名字.我叫KIDO,這邊這個一臉輕浮的是KANO"

無論是說話的方式還是第一人稱的"俺",果然都還是給人一種中性的印象.

被稱為一臉輕浮還在一邊笑嘻嘻地朝我揮手的那個人,感覺雖然很成熟,但是仔細看的話和我應該也沒有那麼大的年齡差距.

"啊,嗯,我叫做如月桃(KISARAGI MOMO).今年十六歲……"

被問到名字,條件反射地就連年齡都報了上來.並不是癖好什麼的,而是因為像是在偶像的試唱環節時被問到的一樣.

說不定會被認為是在主張"我有偶像癖(得意)"而被取笑.啊啊完蛋了……那樣的話可真是丟人了.

"KISARAGI麼.說起來還真是偶像呐.年齡也一起說了"

最糟糕了.

"不對!不是的!並不是想到了試唱什麼的也不是癖好什麼的只是偶然而已!!不是,因為我完全沒有朋友,所以稍微和人講話就說了奇怪的事情了呐!啊哈哈……哈哈……"

——沉默讓人心痛.如果有個洞我簡直想鑽進去,干脆就被埋在那里面好了.

"這樣啊……總,總之真是夠嗆啊"

"是,是的……"

被安慰了.

被叫做KANO的人又開始竊笑出聲,被KIDO痛毆腹部之後安靜了下來.

"不過還真是麻煩了呐……老實說,雖然我也很想立刻讓你回家,不過既然已經弄錯了把情況都告訴了你,現在馬上讓你回去的話我們就麻煩了"

"是的呢……既然已經聽了……"

"都是這個白癡的錯啊"

"啊哈哈,所以我剛才就說了那個是KIDO的錯啦……大概不是"

KIDO桑剛把臉轉過去,他就立刻訂正了自己的說法,然後像是要保護側腹一般抱住了肚子.

"不不,不過我也不覺得全是壞事呐.剛才偶然在網上看了生放送,那個'能力’實在是相當厲害哦"

網上……?生放送……?是我引起騷亂時候的影像麼?果然被很多人看到了麼.

"厲害是指這家伙?"

"嗯.那個啊,你,從當上偶像之前就是引人注目的體質了吧?"

"誒?是,是的,是……這樣的呢……"

對于體質這個詞不由得感到了動搖.

KANO桑看到我的那個反應,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

"從那個看上去的話是相當棘手的能力吧?真虧你能想著成為偶像呢"

那個洞悉了我的一切的態度,讓我陷入了內心都被他窺探著的感覺里.

"因為媽媽的工作出現了相當困難的時期,所以想著要幫忙……但是為什麼你會知道……"

"嗯?不不只是隱約感覺是?覺得那個吸引視線的方式就算作為超人氣偶像也不算'普通’而已.真的是和KIDO完全相反的感覺呢.MARY如果有你這樣的體質的話肯定已經死了吧.啊哈哈"

"MARY是特別的吧.原本的前提就不一樣."

"嘛雖然的確是這樣沒錯.啊,說起來那家伙還沒出來呐,還在生氣麼"

"那個……聽,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了……"

腦袋又陷入了混亂之中.雖然看上去不是壞人,但是結果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人,接下來我到底會被怎樣呢.

"啊啊,抱歉抱歉.嗯,總之先坐下吧"

"啊,好的……"

兩人示意我在桌子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在KANO的對面坐下,不知為何產生了一種自己是來接受心理咨詢的感覺.

"簡潔明了地說,就像剛才KIDO說的那樣現在讓你回去的話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我們想讓你暫時待在這里.當然那樣會給你造成很大的困擾,所以這邊提出用一個條件來交換的提案"

"提,提案麼?"

"對.從結論說就是治好你的那個體質.更確切的說是'抑制’吧?我們會在那個問題上幫你.當然是指如果有必要的話,呐?KIDO,我們這邊只有這個了吧?"

"嘛……確實啊.總之現在不能讓她回去"

這是今天里最讓我懷疑自己耳朵的一句話.

第一次碰到考慮著對我的這個體質"做些什麼吧"的人

不過當然我不會就這麼簡單地相信那個說法.

從剛才說的話推測,有可能只是為了讓我上鉤才這麼說的.

說起來本來就不是疾病,"治好"什麼的,到底要怎麼做.

如果是自己能辦到的事情的話那麼我早就在做了.想象不了.

"那,那個確實是……如果能治好的話就太好了……"

"啊,果然你想治好啊.也是,明顯地你沒能制禦那個能力呐.嘛,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斷嘗試才可能找到解決啊"

"不斷嘗試……"

結果真的能相信這個人麼.

剛剛才見到連本性都不清楚,而且似乎在做著什麼"壞事".

雖說如此,但是能理解我的體質的人至今為止一個都沒有碰到.

"如果能變得普通的話"這樣淡淡的希望,在此時的這個狀況下簡直像想要依靠素昧平生的某人一樣強烈.

"啊啊……不過這種感覺還真是懷念呐.以前,跟KIDO也說過呢,這樣的話"

打量著我的臉,KANO桑像是想起了些什麼似的閉上了眼睛.

"那樣的事情說不定也發生過啊"

"那個時候的KIDO還很可愛呐∼……'這樣下去人家就要消失了喲救救我吧∼’啊痛,好痛!!"

還沒說完KIDO桑的手就揪住了KANO的側腹.一個勁地對那里進行重點攻擊真的沒問題嗎…….

"在那之前你先消失了比較好啊"

即使是被斥責著的時候,KANO依舊帶著笑容.

"不是不是,嘛只是想說是不錯的回憶……說起來就算說要'治好’你也不會相信吧,KIDO稍微給她看看吧"

"為啥是我啊,你來吧"

"不,因為我的很難明白吧?雖然最容易理解的大概是MARY,不過她現在絕對在生氣所以好麻煩的"

"哈……了解了,嘛反正我也有責任"

KIDO一邊歎息著這樣說著一邊站了起來,朝著房間深處的門之中的一扇走了過去.隨著KIDO打開四扇門中右手邊的第二扇,能夠看見那里放著像是簡易床鋪的東西.

"那個……讓我看是指什麼?"

"啊,不不,就是我為什麼能說出'可能能治好你的體質’這種話的證據?雖然我覺得大概會很容易理解……"

證據?到底是什麼呢?難道會帶來比我還要顯眼的人被治愈的實例之類的麼.

不會有那樣的節食療法,更何況首先這也不是能有before和after一類的對比的東西……

想著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門啪嗒的關上了,KIDO消失在了房間中.

KANO依舊還是笑眯眯的.總之是在等著KIDO帶來某人(?)麼.

我也開始一邊期待著會有什麼出現一邊等待了起來.

……說起來,已經過了一分多鍾了KIDO還沒有回來.

朝著房間里放著的壁掛式的鴿子時鍾和電子鍾什麼的望過去,並沒有感覺到那樣明顯的,在等待著未知事物的時候時間的延滯感.

依舊帶著笑容的KANO已經開始普通地看起了雜志.門也絲毫沒有要開的樣子,我到底在干什麼啊.

"——那個……嗚哇啊啊啊啊!!"

正想要詢問KANO到底在等著什麼而轉過頭去,因為令人無法置信的光景映入眼中,我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

啪啦啪啦翻著雜志的KANO的旁邊,以跟之前同樣的姿態坐著的KIDO出現了.

門到這里也沒有遮蔽物,我也並沒有從座位上站起來什麼的.

"為……為,為,為什麼……!?什麼時候!?"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我猛地跳了起來,整個沙發都要隨著我的動作向後倒去一般.而KIDO對于這樣的我投來了像是要說"太吵了"一般的冷冷的視線.

"嘛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嚇到了!?"

看到撞上沙發靠背的我,KANO高興地說道.

"哈……你們太誇張了吧,別用那個像是看到幽靈一樣的眼神啊"

"嘛本來就是類似的東西嘛痛!"

再一次被毆打了側腹部,即便如此KANO依舊沒有停下笑容.事到如此還繼續笑著什麼的,大概是某種自尊心之類的吧.

"剛,剛才的到底是什麼?"

總之先重新在沙發上坐下,就剛才眼前發生的現象提出了質問.

老實說,我還是有些害怕KIDO,所以沒法好好地正視她.

"KIDO和你是一樣的啦.嘛雖然要說是一樣的倒不如說是正好相反,KIDO從小就是'不被人注意到’的體質哦."

對于KANO的那個說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了剛才的那個大概就能理解了,真的沒注意到是吧?大概就是一直持續這樣的狀態的感覺吧"

真的沒注意到.

移開視線一瞬的空隙里,簡直就像是突然出現在那里一般.

簡直就像在變魔術一樣.

"不過從某個時期開始了為了能控制這個體質的練習,因而才能有現在,的感覺.這就是我說大概能抑制你的體質的證據——"

像是要撞上桌子一般探出身子,我大聲說道.

"我要留在這里!!家,家務活什麼的我能做到的事情不管什麼我都會做的!!是叫作戰來著?那個我也會加油的!!請讓我加入……目隱團!"

現在還不是這麼早就放棄社會的時候.

雖然至今為止因為這個體質而經曆了許許多多的艱辛,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被人授予如此強烈的希望.

留在這里的話一定能治好我的體質.

普通地去購物之類的,普通的說話之類的,普通的交朋友之類的,這些以後我都能做到!

"這,這樣啊……那可真是可喜可賀!嗯說起來目隱團這個名字呢,這里是重點."

"目隱團!!我會加油的!"

"不對,說起來那個奇怪的名字能不能適可而止別再用了?根本沒有自報門戶的機會吧"

聽到我和KANO的不經大腦的對話,KIDO小聲嘀咕道.

"目隱團很帥氣喲!團長請多關照!"

"什,什麼啊突然……嘛,嘛,總之從今天起請多關照了哦'KISARAGI’"

"好……好的!!"

"是那個吧?雖然說這說那的但是因為之前都沒有叫團長的人所以現在其實很高興——疼!疼!"

啊啊……這次是手肘朝著奇怪的方向……但還是笑著!

果然KANO有著某種自尊心吧.

苦笑地看著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就已經習慣了的那樣的對話,就在這時房間的深處,最右邊的門突然打開了.

從那里出現的是,簡直像是從繪本的世界中跳出來的,嬌小的白發女孩子.

"嗯?啊啊,終于出來了嗎,喂MARY……"

被叫道名字的少女朝這邊轉過臉來,然後帶著像是見到怪物一般的表情慌忙逃回了房間里.

"……果然麼"

"意料之中的感覺?MARY還真是好懂啊"

"啊∼抱歉,剛才那家伙是MARY.本來想早點介紹的……"

"那,那個……我好像是被討厭了……"

雖然已經習慣了被人用奇妙地眼神看著,但是剛才的那個果然還是會讓人覺得有些失落.

"不是,那家伙見到誰都是那樣所以別在意.KANO,你去把她叫過來"

"誒誒∼?才不要.我才不想把她惹生氣了然後被'那個’吃掉"

"那家伙心情不好本來就是你的錯吧.只是穿了和平時稍微不同的襪子而已你就笑得前仰後合的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因為違和感超強的不是麼那個?KIDO還不是反過來假裝無反應什麼的"

"我,我又沒說好笑什麼的吧!那里還是不做反應比較好吧"

"不對不對,MARY穿著襪子出來就超在意周圍反應的.不管怎麼做都是一樣的不是麼?……說起來門已經不會再開了你去叫她啦.本來不是在說比起我去誰更去更好來著麼?"

"你這……"

"看嘛看嘛.這種時候還是同樣是女孩子的你去比較不容易再生波瀾啦"

"……哈……了解了.叫她過來之後你會變成怎樣我是不管了啊"

KIDO站起來朝房間內部走去,打開了剛才那個被叫做MARY的少女進去的房門.

"啊嗚!?"

門被打開的瞬間,伴隨著一聲鈍音傳來小小的悲鳴.門大開之後,能夠看見剛才的那個女孩子在門後按著額頭噙著淚水.

是回房間之後就一直呆在門後麼,似乎是被突然被打開的門撞上了頭.KIDO面向房間用大拇指朝這邊指了指,少女朝這邊投來一撇,接著就發著抖含著淚搖起了頭.

"那,那個……我果然是被討厭得很徹底吧……"

"不不,只是因為MARY是家里蹲的終極系一類的.……說起來果然還是很難辦呢"

KANO並沒有表現出特別在意的樣子,再次拿過雜志,啪啦啪啦地翻了起來.

因為KIDO桑開著門就展開了拼命的游說,所以能夠聽見小聲的對話.雖然聽不太清楚,但少女的"好可怕"和"辦不到的"之類的消極的詞句還是像針一般刺向我的心髒.

正當我轉向KANO准備這樣說的瞬間,聽到了啪嗒的關門聲.

門的前面站著KIDO,以及在她背後想要藏起來的被叫做MARY的少女.

及腰的白色長發簡直就像是動物的毛發一般軟綿綿的樣子,要是把臉埋在里面一定相當舒服吧,我開始想象起了這樣的場景.

"喔,似乎是很巧妙地說服了的樣子呐.不愧是團長"

合上剛才讀著的雜志,KANO開始小幅度啪啪啪地拍起了手.

KIDO走過來再次坐回了之前的位置,像是被KANO和KIDO夾在中間一般少女也坐了下來.

近看真的像玩偶一樣…….淺粉色的瞳仁,加上比KIDO還要白的皮膚,長長的漂亮的白發更是讓她看上去像是童話中走出來的人物一般.

不過依舊是低垂著頭,眼睛咕嚕咕嚕不停的轉著,注視著桌子上什麼都沒有的部分,而且用這邊都能清楚聽到的聲音將"沒事的……沒事的……"像是咒文一般地詠唱出來.

"讓你久等了抱歉啊,這家伙是MARY"

被叫到名字的瞬間嚇了一跳肩膀哆嗦著,戰戰兢兢地抬起了臉.

看來是相當家里蹲的孩子.這個時候新加入的我不好好打招呼的話!

"初,初次見面MARY桑!呃,呃我是KISARAGI!今天起暫時要叨擾你們了!那,那個,我會加油的所以請多關照!"

雖然我開口的瞬間MARY又嚇了一跳整個人都變僵硬了,不過我的話似乎是傳達到了的樣子,等我說完的時候她的表情已經比先前柔和了一些.

"……"

不過MARY就保持著那樣的狀態再次僵住了.

"呃嗯……啊哈哈……大,大概就是那樣……"

為了盡量地不變成沉默的狀態,我笨拙地做出了掩飾.但似乎越發導致了無可挽回的沉默.下次去買點溝通論的書吧…….

但是意外地那個沉默並沒有持續很久.

"我,我……是MARY……初,初次見面……"

MARY的眼睛又咕嚕咕嚕地轉了起來,雪白的皮膚一點點地紅到了耳根.

"我,我去沏茶!"

大概是到極限了吧,MARY站起來朝著廚房那邊吧嗒吧嗒地走了過去.

"啊!不,不用麻煩了!"

好不容易才跟我說話了的說,馬上又讓她從座位上站起來了…….

"呀啊……MARY真是努力啊"

"嚇到我了,那家伙對初次見面的人說那麼多話還是第一次吧?"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稱贊起MARY來.

"誒誒!?是那樣麼!?"

剛才的那個連對話都稱不上的對話,居然會被評價為是"說了那麼多話",我無法隱藏自己的震驚.

"嘛雖然這麼說,MARY對著人說話你也才是第四個左右,大概不能作為參考吧"

"第四個!?MA,MARY她平時被怎麼了……?"

"怎麼什麼的……唔∼嗯……用現代風的說法的話就是NEET吧?"

KANO這樣說著,朝KIDO望了過去.

"是吧.嘛因為她真的是不從房間里出來,所以大概也可以說是家里蹲吧……"

"啊……這樣呐……誒,誒∼……"

這樣聽著,不知怎麼的對于簡單就被定位成家里蹲的MARY感到了歉意.

"不過我本來就覺得差不多該采取些行動了吧?再怎麼說都家里蹲NEET第二年了還是有點過分呐"

"那個我也已經跟她說了好多次了.每次一說到那個話題,那家伙馬上就會聽不進去了吧"

"嘛也是呢……嗯?怎麼了?KISARAGI醬"

"啊!沒,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家里蹲NEET第二年這樣的詞句讓我聯想到了別的東西,大概是露出了什麼都說不出來的表情,被KANO注意到了.

露出了"?"的不可思議的表情,似乎沒打算再繼續吐槽我.

"不過看起來KISARAGI的加入對那家伙來說也不是壞事呐"

"是呢.看她那麼高興的樣子."

"誒!?是那樣麼?從……從哪里看出來的……?"

"因為你看嘛,MARY准備了兩個喜歡的杯子啊.那個是絕對不會給我們用的,所以是給KISARAGI醬准備的喲"

朝廚房那邊看過去,MARY正手忙腳亂地准備著茶,端盤上擺著四個白色的茶杯.

雖然單看的話不知道價值如何,但是其中有兩個是沒有花紋的,剩下的兩個上卻印著幻想的動物圖案.

"啊……"

真是太讓人高興了.

因為對于與人交往,哪怕是奉承也說不上是擅長的MARY,居然會為了我拿出中意的茶杯.

這一定就是她表示歡迎的方式吧.

感覺到胸口附近稍稍抽緊了.

仔細想想,和同年紀的女孩子講話什麼的,實在是時隔太久了.

在學校也是,因為不規則的工作安排和這個體質關系,跟人面對面的說話這種事真的沒有過.

"雖然之前還有些擔心的不過比我想象地還要融洽嘛.果然同樣是女孩子就是好啊!至今為止從沒這麼盛大的——"

KANO這樣說著朝KIDO桑那邊看去,發現那個表情似乎有些鬧別扭的樣子.

我馬上就明白了那個表情的含義,接著連KANO都發出了"啊……"的聲音.

"是啊……我也是這個樣子,絲毫都沒有女孩子的感覺呐……啊,抱歉了啊喂……!"

"等!不不不!你在說什麼啊!就算是KIDO也會偷偷地更換護發素之類的,實際上還會拿著荷葉邊的裙子在鏡子前面啊痛痛痛!!"

剛才的那個實在是沒辦法.是KANO的不對.

"說起來KISARAGI,你還是跟事務所或者令堂聯系一下比較好吧?還是不要鬧得太大比較好呐"

"啊啊!!對!完全忘掉了!"

"在那之前KIDO,這個稍微停一下……!我錯了我錯了!"

絲毫不為所動,KIDO用力地勒緊了KANO的手腕.

總之先給經紀人打電話……不行,太恐怖了.還是用短信簡單說一下…….

拿出手機,新短信和未接電話變成了更加巨大的數字.

胃開始抽痛了起來.

這種狀況怎麼解釋才好呢.仔細想想這種跳躍的展開實在是不常見.

總之先照著自己的想法試著打起了短信的內容.

"件名:我要辭掉偶像的工作.

正文:我現在在叫做目隱團的人的基地里.我覺得他們能治好我的體質.請不要擔心.也請轉告我家里人不用擔心.真的對不——"

——輸入到這里我歎出了今天最大的一口氣.

如果發出這條信息的話,肯定會被認為是吃了什麼奇怪的蘑菇之類的吧.

只看文章內容的話,明顯不像是正常人發出的郵件.

"這個……該怎麼說明比較好呢?這個狀況……?"

"……呀……真的是抱歉了……"

像KIDO投去求助的目光,大概是誤解成了是在責怪她把我帶過來吧,她也只是露出慌張的樣子,什麼都沒能說出來.

"唔,總之這個內容肯定是不行的吧……還有沒有別的什麼說法……"

"啊,讓你們久等了的茶……!嗚哇!!"

我正盯著手機想要重新輸入郵件的文字的時候,從右上方潑下了茶.

相當的量的液體唰地淋上了手機和腦袋.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于這太過突然的變故,已經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悲鳴在房間中響了起來.

雖然被熱茶淋到也是原因之一,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手機畫面上顯示出了"發送中"的文字.

"啊啊啊啊!哇啊啊!?對對不起對不起!!"

"別,別說了快去拿抹布過來!"

對于重重地摔了一跤的MARY,KIDO慌亂地朝著廚房的方向伸出了手指.

就算我拼命地點著手機上"發送中止"的按鈕,也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無可挽回的發送完畢,接著就像是完成了最後的工作一般,手機馬上斷氣了.這孩子到底干了什麼…….

"我,我拿抹布過來了——嗚哇!"

這次是完全沒擰的濕淋淋的抹布啪地擊中了我的腦袋.

冰涼的液體流上頭發,滴滴答答的落了下來.

頂著抹布就這樣朝周圍看去.

臉色蒼白的,像是馬上就要哭出來了的MARY,

這樣的狀況下也依舊竊竊地笑著的KANO,

然後是隔著風帽撓著頭的,露出困擾表情的KIDO.

——啊……這下麻煩了啊.但是不知怎麼地,覺得怎樣都好了.

我不知為何開始覺得開心得無法抑制了.

這樣的感覺,感覺已經隔了好久好久了.

這可能是曲解了不止一點點的想法也說不定.

在那個時候,"這就是所謂的'青春’吧",我這樣想道.

跟社團成員進行脫離常識的嬉戲,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房間外太陽就在釋放出眩目的熱線.

蟬也依舊在呐喊一般地發出大聲的鳴叫吧.

在那樣的夏日里,我下定了決心.

然後就像是要確認那個決心一般,我試著發出了聲音.

"——我,會在目隱團加油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陽炎DAYS II    下篇:第一卷 陽炎DAYS III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