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動漫大全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精品文學 iPhone App現已推出!支持離線下載看小說,請使用iPhone下載安裝!

  在我記憶里的比非圖,恩……是什麼樣子的呢?

  長相俊美,身形高大,勇武睿智,意氣風發。

  但是怎樣也不能將他和舉世聞名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聯系到一起。年輕的比非圖,總是有幾分難以掩飾的浮躁,和年少輕狂的張揚。這些,讓我覺得即使他有出眾的智慧,傲人的霸氣,也難以成為獨一無二的君主。

  我如是想著,勉強地這樣想著,其實心里是不願意承認,比非圖就是拉美西斯二世,不願意承認他因為我擾亂了曆史,而繼位短短兩年,就黯然辭世……

  +++

  拉美西斯好整以暇地坐在自己的愛馬之上,將深棕色的長發隨意地束在腦後,握著刻有王家紋章的寶劍,冷漠地掃視著戰場。

  他並沒有穿上平日親征時所用的華麗鎧甲,卻僅僅身著一件普通的亞麻長衣,腳踏束帶的編織鞋,身披樸素的深黑斗篷,不飾半分奢華。然而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質,卻透過他的一舉一動,展露無疑。他無須隱瞞,也無法隱瞞,只要見到他那張完美卻又冰冷得令人顫栗的面孔,就一定會認出,他就是埃及偉大的法老王-拉美西斯。

  拉美西斯不動聲色地看著腳下欣喜的幕萊村民眾和不遠處氣勢洶洶的利比亞軍隊,琥珀色的雙眸沉靜得如同一潭深幽的湖水,讓人看不出一絲情感的波動,更無從揣測他心中的想法。隨行前往的埃及士兵,雖然數量不多,但全部是禁衛軍里的精英,大半是來自西塔特村、身懷絕技的戰士。他們自從攝政王子時代就跟隨拉美西斯,是他最忠誠的奴仆。此時這些英勇的兵將們全都默不作聲,蓄勢待發,只待法老的一聲號令。

  利比亞軍隊的數量,略微多于自己所帶的隊伍。拉美西斯快速地估算了一下,心中暗暗盤算,不出數秒,就已把握了大體的局勢。“正如我所料,看來,得勝並非難事……”他輕輕地說著,視線卻飄到沙地中央一個瘦弱的身影上去。

  在所有西塔特村人都慌亂地跑向自己的軍隊這一邊時,那個小小的身子卻愣愣地站在沙地中央,直呆呆地沖著自己的方向看過來。剛才就是他在大喊“大家不要驚慌,保持隊列”的吧,難道就是他組織幕萊村的村民如此有秩序地退向孟斐斯?看起來才不過十幾歲的小毛孩子,還真是有幾分本事。

  拉美西斯嘴邊不自覺勾起一絲輕輕的笑容,埃及還真是人才濟濟。他勾了勾手指,身邊兩個體型堅實的士兵就上前一步,俯首待命。

  “看到沙地中央那個黑乎乎的小男孩了嗎?一會開戰了,你們要保護好他,把他給我帶回來,不許有任何損傷。”

  “是!”

  拉美西斯看了看腳下的境況,幕萊村的村民基本上全都跑到自己軍隊的後方了,而利比亞人也已經非常接近了。他輕輕地抬起自己的左臂,停留半刻,往下一揮,山丘上的士兵們就如泄洪一般,飛速地、呐喊著沖了下去。

  來勢洶洶的篷古將軍率領著自己的軍隊,把戰線拉得長長的,意在把幕萊村的村民包圍個水泄不通,一網打盡。“該死!居然被你們這群愚民的假信息給騙了!原來法老根本就沒有派兵過來接應你們!”篷古咬牙切齒,他不能饒了這群愚弄他的埃及人!他要把他們趕盡殺絕!

  篷古將軍的臉扭曲著,追趕著前面拼命奔跑著的可憐的小村民們。他雙眼因為即將來臨的殺戮而充滿了血絲,他揮舞著自己的重劍,囂張地策馬前進。

  突然,前方的山丘上出現了埃及的軍隊,士氣高昂地沖向自己的人馬。篷古小驚,但未失色,反而更加激昂地喊,“我們的人馬比較多!沖上去!!沖上去!!!”利比亞人們瘋狂地往前沖著,雙方的軍隊很快就在平曠的沙地上交鋒了。

  拉美西斯在山丘上,不帶表情地看著腳下的局勢擺成如自己所想的陣型。

  利比亞的軍隊是成方形的,戰線較長,沒有來得及收回來,就遇到了成錐形的埃及軍隊。雙方交鋒不消一會,就見到埃及軍隊慢慢從中央將利比亞軍隊一分為兩截。拉美西斯見狀輕輕抬起了右手,旁邊的士兵立刻舉起金黃的令旗,向右一揮,埃及軍隊在切開利比亞軍隊之後,就整齊地繞到他們右側那一半的後面,死死地咬住利比亞軍隊右側的尾巴。

  布卡護著艾薇,跑到離開戰場較遠的角落,遠遠地看著這場驚心動魄的小規模戰爭。

  “為什麼會變成這種局勢阿?”布卡傻呆呆地問到。

  艾薇仔細看了看,簡單地說:“埃及的軍隊勢力比較弱,所以更要采取這種陣型,把利比亞人切為兩半,然後再集中兵力,先後殲滅。”不過這種戰法一定要求指揮官有極強的控制陣型的能力和敏銳的洞察力,把握准確的時機,快速地致敵人于死地。看來……拉美西斯二世還真是個厲害的角色。

  不消一會兒,就可以看到埃及軍隊開始逐漸占了上風,從法老這一側看,利比亞軍隊的右半部分已經潰不成軍了。這個時候,其左半部分的軍隊才剛剛作出緩慢的反應,追著埃及軍隊的尾部開始攻擊。然而為時已晚,埃及軍隊整齊地調轉方向,開始全力攻打利比亞左側部隊。

  整個戰役用時不足一個時辰,勝敗已成定局。

  艾薇和布卡開心得幾乎要歡呼雀躍起來了,真不愧是古埃及史上最偉大的拉美西斯二世!簡直是用兵如神!太厲害了!就在此時,兩個埃及士兵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對著艾薇恭敬地行了一個禮,“法老想要見您,請二位隨我們來吧。”

  艾薇的心驟然狂跳了起來,她連忙揮揮手,“等下,等我一下。”然後丟下畢恭畢敬的士兵和一頭霧水的布卡,快速地跑去稍微遠一些的地方,偷偷拿出黝黑噴霧,小心地又往臉上噴了些,等了十分鍾,拿出鏡子,好好地照了又照。這下好了!除了那雙眼睛還是如前般雪亮動人,其他的地方都黑得好像煤球一樣!短短的黑色頭發,幾近棕黑色的皮膚,這個鬼樣子恐怕連哥哥都認不出來吧!艾薇得意地笑著,把鏡子收起來,快速地往回走。

  布卡看著艾薇慢吞吞地過來,嘟囔了一句,“干什麼去了?因為緊張而要解手嗎?誒?你怎麼變得更黑了?”

  艾薇白他一眼,“怎麼了,我本來就黑。”

  兩位士兵依舊非常禮貌地在一旁站著,靜靜地聽著艾薇和布卡的對話,臉上沒有半分不耐的神色。艾薇又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背包,確認自己的寶貝一樣沒少,這才轉過頭來,對著他們說:“久等了,這就去參見法老。”

  兩名士兵把艾薇和布卡帶到法老的身後,就恭敬地退後一些,站到身旁。法老背沖著二人,站在自己黑色的坐騎之旁。布卡小聲地示意艾薇跪下,但是艾薇的雙膝就好像被凍結一樣,不能動彈。布卡大力地拽了她一下,她才一個不穩,踉踉蹌蹌地跌跪在炙熱的沙地上。

  “你這個鄉巴佬,我不知道在你們的國家是怎樣的,但是在埃及,你晉見法老時要把頭低下,額頭貼地,法老不開口,你也就不要主動開口。”布卡悄悄地給艾薇講,“別楞著,

  快照做啊!“但艾薇還是好像是傻了一樣直直地看著拉美西斯的背影,布卡慌慌地抬身起來,一把將艾薇的頭壓了下去。

  兩個人剛剛擺好准確的下跪姿勢,就聽到法老輕輕地對旁邊的衛兵說:“基本上勝負已定了,那個黑小孩呢?”

  “回王上,已經帶到了,就在您的身後。”

  艾薇額頭緊緊貼著地面,大氣也不喘一口,感受著自己緊張的心幾乎要沖破胸膛,跳到外面來,轉一個圈,冷靜一下。她能感到拉美西斯二世,不,比非圖已轉過身來,正在靜靜地打量著他們,打量著她!

  “黑皮膚的少年,回答我,是你組織幕萊村民撤退的嗎?”

  那個聲音,那個聲音……艾薇突然覺得心里一寒。熟悉而又不熟悉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冷漠。那曾經熱情得好似沙漠的太陽一樣的王子,如今到底變成了怎樣的人……“艾微,叫你回答呢!”布卡捅了她一下。

  “是的。正是在下。”艾薇輕輕地說了一句,噤聲,等法老的下一句問話。然而等了好久,拉美西斯卻一言不發。艾薇擔心自己說話聲音太小,于是她又重複了一遍,“正是在下組織了這次撤退……”

  “你!把頭抬起來!”話沒有說完,就被突然地打斷了,冰冷的聲線,此時卻被賦予了一絲難以明喻的情感。艾薇猶豫了一下,思考著自己要不要抬頭,但這短短的一刻,她的下巴就被人狠狠地以要將其捏碎的架勢抓住,粗暴地抬了起來。那一刻,那一刻,她竟然有了一絲錯覺,錯覺回到幾個月前,身處于那情感分明,毫不憐香惜玉的王子面前。

  倏地,艾薇的雙眼對上了一雙如同琥珀色寶石一般的眸子,那幽深的雙眼幾乎要把艾薇溺斃到一汪深潭之中。完美的顏色之中,短短的幾分幾秒,艾薇好似看到了一種複雜的情緒孕育其中,那是一種期待、驚喜、置疑,而轉瞬中,這一切就轉化為了深深的失望,絕望一般的失望,當艾薇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甩落在沙地上了。

  “藍色的眼睛……”那張美麗的臉上又恢複了一貫的冰冷與漠然,並沒有對自己方才莫名其妙的舉止加以任何解釋或表示歉意,拉美西斯只是淡淡地對艾薇的眼睛進行了評價。“很特別。”

  艾薇慢慢地從沙地上爬起來,跪好,輕輕地說,“是,謝謝法老。”

  她低著頭,不看拉美西斯。剛才的那一秒鍾足夠了,足夠她看清了!比非圖,他就是比非圖!一樣的眼睛,一樣的鼻子,一樣的嘴。只是這一切,都被賦予了更為成熟的氣韻,然後被一種冷漠的外殼深深地掩蓋。不對了……不對了,不知道到底這個世界已經過去了幾年,但是他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那個喜怒形于色的比非圖呢?去哪里了?時間可以讓一個人成熟,但是成熟帶來的不應該是這種徹骨的寒冷,不應該是這種難以捉摸的漠然,這不是她認識的比非圖啊!

  她陷入了迷茫與思考,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腦筋是這樣的可憐。想不通,更想象不出來。

  “男孩,你的名字是什麼。”拉美西斯看著艾薇,語氣平淡地說,打斷了艾薇的思緒。

  “在下叫艾微。”

  “艾微……有趣的名字,所以你不是孟圖斯的弟弟。”

  ?艾薇愣了一下,孟圖斯這個名字好熟悉阿?不知道在哪里聽到過。她剛想回答,旁邊的布卡忍不住開口了,“王上,賤民布卡,才是孟圖斯的弟弟。”

  拉美西斯用余光瞟了他一眼,“確實是一樣紅色的頭發……”

  對了,紅發的孟圖斯,那個以前同禮塔赫一起一直跟著比非圖的男人。原來布卡是他的弟弟……隱約的記憶中,好像確實是有幾分相似,都怪自己太粗心了。

  “艾微。”

  “是!”

  “是你發草書通知本王不可貪功輕易親征的嗎?”拉美西斯轉身過去,俯視腳下的戰場,利比亞人已經潰不成軍,埃及士兵正在給他們以最後一擊。

  “是。因為在下認為,這次擾境應屬于調虎離山,聲東擊西之計。這個老虎可以是陛下您,也可以是在孟斐斯駐紮的重要軍隊,而眼前敗給您的利比亞軍隊,充其量不過是一個餌。”艾薇小心地措辭,以盡量簡潔的話語說明自己的意思。

  “那我再問你,既然你看到了我率少量親信前來相救,你覺得本王下步應該做何打算。”

  在考她?艾薇嘴角輕輕勾起了一絲笑容,“我的看法是,你也猜出利比亞人與其他方合作,打算以此餌引誘開重兵,然後伺機在孟斐斯發起動亂,給埃及予重創。這場戲的重頭戲在孟斐斯,所以那邊更是危機重重,法老你索性派大將與重兵留守,自己反其道而行之……這樣做的兩個風險是:一、留守孟斐斯的將軍叛變,不過既然法老你敢這樣做,一定也是對彼方留有足夠信任;二、利比亞殘兵回國求援,你沒有士兵接應,可能在平安返回孟斐斯前會受到吉薩和利比亞的雙面夾擊……所以,”

  布卡忘記了把額頭貼地,傻傻地看著艾薇,她居然不使用敬語,還如此滔滔不絕,“所以,你最好的做法是在離開孟斐斯之際就從其他城市派兵接應!不告訴留守的將軍,更不讓援兵知道為何而來……我相信睿智如你,一定已經如此做了吧……”

  語畢,一片靜默,遠處間或傳來兵戎相接的聲音。拉美西斯沒有回頭,也沒有因為艾薇的不敬而發怒,背影里看不出一絲感情。過了良久,他才慢慢地說,“艾微,若我要你為我埃及獻力,你有什麼希望得到的獎賞嗎?”並非商量的口氣。這樣的人才,或者全心為埃及獻禮,或者就讓他在埃及永遠消逝!若落入他國之手,無論如何都是威脅。

  艾薇深深明白這樣的問話,潛台詞究竟為何。她默默地盯著自己眼前的沙子,心中百感交集……算了,既然曆經千辛萬苦來了,她就要、她一定要保護好比非圖,把曆史改回去。至于是以哪種形式,那些都不重要……

  “陛下……既然承蒙您厚愛,請讓我貼身跟隨您,這就是對艾微,最大的獎賞。”

  腦海中,突然閃過了數月前的一幕:“從明天起開始貼身侍候我!奈菲爾塔利。”而一眨眼,那些都遠去了,遠去了,他已經不記得她了,這個黑發黑皮膚的艾薇,與之前差別太大了,但這一切,不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嗎?悄悄地、像一個旁觀者一樣,把曆史修改回去……聽到拉美西斯冷冷地回答“可以”,艾薇竟搞不清楚自己在那一瞬的心情,究竟是目的達成的欣喜,或者是一種難以說明的酸楚,一種疼痛,竟慢慢地由心底滋生出來了。


上篇:第二十章     下篇:第二十二章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