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二   
  
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二

一片杳無人煙的荒漠,映著萬里無云的晴空。沒有風,士兵的腳印安靜地落在金棕色的沙里,化為一排整齊的足跡。拉瑪在與艾薇快速地交談之後,他便連夜將所有的壯士集結成隊,換上統一的白衣,配備齊全的武器——尤其是利箭,在第二天清晨的時候,一行人便由那水源豐沃的綠洲出發,向北方走去。

白天的沙漠相當的燥熱,為了保存實力,也為了自己的行蹤不被別人輕易發現,拉瑪讓他的軍隊在最燥熱的五個小時里挑選之前已計劃好的陰涼之處原地休息,而清晨、傍晚和夜晚則要全力趕路。

此刻,艾薇正微微地閉著眼睛,半躺靠在一塊岩石的後面,盡量不讓身體移動半分以減少能量的消耗。盡管手腳都被用繩子束縛了起來,拉瑪還是很不放心地在她和冬身邊各安置了兩名努比亞禁衛兵,以防止他們中途以任何形式運送信息或逃離。雖然只是離開早先的基地一天半的路程,但因為艾薇在古代的這具身體本就十分羸弱,一路辛苦地前進,此時不由更加不舒服了起來。

忽然,只感到誰人輕輕地拉她的頭發。她不由微微皺眉,自然地說道,“冬……?有什麼事嗎。”

來人沒有說話,她才想到,冬被勒令不能和她呆在一起,于是她睜開了眼睛,只見蓮的臉出現了視線里。她連忙半坐了起來,“你……怎麼跟著過來了?”

蓮連忙做出一個小聲的手勢,隨後有點不好意思地對艾薇說,“我軟磨硬泡,拉瑪終于答應帶我過來了。”

拉瑪能夠同意帶蓮去,心底或多或少也是該有了些必勝的信心吧。艾薇這樣想。再怎樣說,蓮也是埃及人,就算真打起來了,她說不定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放心了一點,她便小聲地問了回去,“你找我……?”

蓮點了點頭,年輕的臉上帶著無法隱藏的窘意,“那個啊,之前有拉瑪在,有點不方便問呢。……我之前說過我的母親在宮里工作……”她支吾地說著,手指用力的盤結在一起。艾薇並不著急問,只是耐心地等著她繼續說下去,蓮黑白分明的大眼不安地閃動著,最後她終于好像下了什麼決心一般用力地說,“啊,對呀,公主您是宮里出來的,說不定會認識我的母親,我……”

她頓了一下,然後用非常非常輕的聲音說,“我想,說不定您知道我母親的事啊,‘朵’以前是照顧緹茜殿下的侍女……正因為如此……”她把後半句話吞了回去,大大的眼睛有些尷尬地看著艾薇。

艾薇苦笑了一下,其實正因為如此,朵才會被宮人排擠,最後設計把她的女兒送去了古實吧!緹茜和她的女兒,真的好像瘟神一樣……心里回想起朵離開底比斯時對她說的話,蒼老的眼里帶著點點淚意,顫抖的聲音悲切地發出哀傷的聲音,“不要像我的女兒一般……”

朵或許並不知道蓮的現狀,並不知道其實她並沒有如她所想一般在古實受盡虐待與欺凌。就她短暫的觀察,拉瑪待蓮應該如同自己的妹妹一般,十分不薄。艾薇心里想,如果她能夠平安回到埃及,她一定要將這件事情告訴朵,讓那位年老的侍女就此放心。或許,最好的情況是,她能夠把她一並帶回埃及吧!

她下意識地伸手出去,輕輕摸了摸蓮的頭,白皙的臉上展露一片溫和的微笑,“你是想問問朵現在怎麼樣了嗎?”

蓮連忙大力地點點頭。艾薇便指了指自己身邊陰涼的空地,示意她坐下來,接著便就她所知慢慢給蓮講起了朵的近況。艾薇巧妙地回避了朵被拉美西斯勒令送往孟斐斯的事情,只是淡淡地為她講述著朵日常的小事。聽到母親健康、平安的消息,蓮的眼里不住地放出興奮的光芒,不由一直就這樣聚精會神地聽了下去。到最後,艾薇看似漫不經心說,“她一直在底比斯呢……她說她在等一個重要的人。”

雖然是句假話,但是朵本身應該是這樣想的吧。艾薇笑著看向一旁全神貫注聽著自己講的蓮,剛才那句話是在暗示她,埃及在等她,艾薇一定會盡所有努力將她帶回埃及的,蓮……應該會開心吧。

然而,得到了這樣的信息,少女只是愣了一下,隨即眼睛里卻展現了難以明述的猶豫。

她垂下了頭,又將雙手扣了起來,黑色的頭發從臉頰兩邊流淌了下來。她輕輕地說,“啊,是啊……母親,一切都好,真是太好了……”

“如果真的想回到埃及,不如等一切結束後,與我們一起吧。”蓮或許是擔心自己的身份還是不能回去吧,艾薇決定把話說得稍微清楚一點,“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們悄悄地回去,沒有關系的。”

但蓮卻連一點興奮的表情都沒有展露,她的眉頭反而皺得更緊了。沉默了一會,她站了起來。

“公主,真的非常謝謝您……蓮可能,還要考慮一下吧——”

話說到這里,只覺得什麼人站了過來,遮住了眼前的光線,艾薇抬起頭來,看到了拉瑪的身影。如同其他士兵一樣,拉瑪今日也穿著一身白色的戰服,雙臂帶著皮質的護腕,身後背著弓箭與箭筒。蓮順著艾薇的視線轉過頭去,在看到拉瑪的那一刻,她的臉上綻放了好似蓮花一般純淨而美麗的笑容。她蹦蹦跳跳地來到拉瑪的身邊,有些親昵地拉住他的胳膊。

“拉瑪,你休息好了嗎?”

“蓮,答應你隨行的條件是什麼?”不去理會蓮的問候,拉瑪只是平淡地這樣問。

蓮愣了一下,隨即垂下了頭,“就是那個,第一不要亂跑,第二協助後勤士兵做飯……”

拉瑪將雙臂環抱在胸前,不再說話,只是微微揚起眉毛,就這樣看著蓮。少女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吐了吐舌頭,對著艾薇快速地鞠躬了一下,隨即就快步地跑開了。

“好吧好吧,我這就去幫忙就是了——”

她的聲音漸漸遠去,開心的步子如此輕快,這就是她猶豫的原因吧,她不想離開拉瑪。只是,萬一拉美西斯已經動了除掉拉瑪這些抵抗者的心,恐怕與拉瑪走得如此之近的蓮,也會難免受其波及。

她微微垂首,心里不由染上了一絲揮之不去的擔憂。

拉瑪看著蓮的背影消失在軍隊的另一側,隨後便微微搖頭,在艾薇的對面坐下了。

“你還好嗎?”

艾薇沒有反應過來,不由不解地看向面前的拉瑪。拉瑪撓了撓頭發,沒有重複這個問話,繼續解釋道,“我們還有兩天左右的腳程就會到達阿布@辛貝勒。”

艾薇點了點頭,灰色的眼睛卻透過他寬厚的肩膀看向高湛晴遠的藍天。陽光充滿了整個天空,令人不能直視。就好象那個人一樣,光芒四射的太陽之子,那種炙熱得可以燃燒整個世界的力量,卻反而將人硬生生地就這樣隔開了。

猛地,一個影子從眼前快速地掠去,她用力地看去,居然是一只鷹的樣子。逆光看不真切,但那鷹長翅結實,羽澤亮麗,是一只少見的好鷹。沿途走了一整天,鮮少可以見到動物,為何會突然飛來如此矯健的鷹?正在奇怪,只感覺一道白光快速地從空中閃過,咻地一聲,那鷹猛地被什麼射中,連掙紮都沒有,就這樣干脆地一頭栽了下來,掉落在軍隊營地的另一側。她第一個反應是想站起來看看那只鷹到底怎麼了,這時拉瑪卻開口打斷了她的思緒。

“後天以後,你想去哪里?”

“後天以後。”艾薇強迫自己拉回視線到眼前英俊的努比亞人臉上,重複一遍他的話語,以協助理清自己的思路。

“就是幫我們‘騙過’拉美西斯之後。”

騙過……艾薇不由暗暗苦笑,隨口扯了一句,“去周游世界吧。我想去找‘荷魯斯之眼’。”然後,又好像想起什麼一般,她加了一句,“和我兄長。”

拉瑪爽朗地笑了起來,“當然,我說過不會殺了你的哥哥。不過聽說,秘寶之鑰都是保存在埃及王家的廟宇里面,以你的力量想要拿到,是很難的。”

“噢……是嗎?”艾薇抬眼看了一下拉瑪,這個小子果然知道不少東西。她暫時不去思考那只帥氣的鷹的事情,將注意力又放回了拉瑪身上。“總有辦法的……吧。”

“就算你萬幸拿到了埃及國內的三枚秘寶之鑰,”拉瑪依舊帶著不相信的表情,“第四枚你也無法找到。”

誠然,拉美西斯是與她說過的,秘寶之鑰,只余三枚。畫面一轉,橋頭楔形的文字又浮現在眼前。“難道,第四枚被別的國家的人取走了?”艾薇不假思索地問道,“照你的意思,既然不在國內,估計應該是在其他的什麼地方吧。”

取水之鑰,置之北地——或許是在赫梯吧。艾薇等待著這樣的答案。

然而拉瑪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伸手從背後拿出了自己的弓。那是一把好弓,深棕色的弓身弧形優美而充滿力量,弓尾兩側由黃金制成點以一枚海水般深邃的藍寶石。藍寶石隱隱映出天空的顏色,隨著弓的移動光線流轉,仿佛其中孕育著湧動的海洋。

“如果你真的好好配合我們,這個就給你吧。”拉瑪對著那枚藍寶石努了努嘴,“水之鑰咯。”

“水之鑰……”艾薇睜大了眼睛,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里見到如此大顆而又美麗的藍寶石。藍寶石的硬度遠高于鐵。在打磨技術以及工具硬度都遠遠落後的這個年代,會有如此精美、華麗的存在,不得不說好似神跡一般令人難以置信。她想起自己起初得到的蛇形手鐲,蛇眼的紅寶石只是小小的一塊,便已是異常珍貴。眼前的寶石,應當是用錢也買不到的吧!

價值連城,不,足以敵國。

艾薇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著拉瑪。秘寶之鑰都是如此美麗的寶石嗎?難怪埃及要花這樣大的力氣保護它們、封鎖它們的信息。顯而易見,任一塊的流傳,都會掀起天翻地覆的斗爭,不管在任何時代。

“我還以為它在赫梯……”艾薇猶豫地問著拉瑪。

拉瑪一楞,“沒想到你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沒錯,這枚寶石正是我游曆赫梯的時候,從一個年輕人手里得到的。不過沒關系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但是,你這樣隨意地把它鑲嵌在弓箭上,不會很危險嗎?”

“其實並沒有什麼人見過水之鑰。”拉瑪將弓隨意地插回了身後,“就連你這麼想找到它的公主的奴隸,放到你面前,你也不認得。況且它早年失竊,埃及祭司院里很多人一定認為它在其他地方。對我來說,這場與埃及攻堅戰的勝利更加珍貴。怎樣,你要全力配合嗎?”

天下還有這樣好康的事情。艾薇眼前只覺得一片黑線,隨即緩緩點了點頭。

見她點頭,拉瑪咧嘴一笑,“不過,就算你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把四枚秘寶之鑰湊齊,你也很難拿到‘荷魯斯之眼’的。”

這句定論不啻又給艾薇從頭到尾狠狠地澆了一盆冷水。照拉瑪的意思,就算拉美西斯願意把荷魯斯之眼給她,她也不一定有這個運氣可以拿到。她抬起眼,有些期待地望著拉瑪,想要進一步問詢他為何下此論斷。他卻回身過去,看向營地的另一側。那邊隱隱傳來嘈雜的聲音,與早前靜謐的氣氛十分不符。拉瑪起身,一句話都不說就快步地向那邊走了過去。艾薇連忙也跟著站起來,那邊正是剛才那只帥氣的鷹落下的地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想到這里,她也不顧身體的疲倦,就這樣拖著步子,也向那邊去了。

上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一    下篇:法老的寵妃Ⅱ之荷魯斯之眼(上集) 第十九章 水之鑰 之三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