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四章   
  
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四章

艾薇猛然從夢中驚醒,眼中不住地滴下了大顆的淚珠,順著臉頰緩緩地滴落,落在幾乎被汗水浸透的白色亞麻長裙上。她深呼吸了片刻,盡力讓自己的情緒稍微穩定。突然,她仿佛意識到了什麼似的,彈簧般從床上彈下來,大聲地叫:“舍普特,舍普特!舍普特你在哪里?!”

王妃的貼身侍女舍普特當時正在門外恭敬地端著水,隨時待命,驟然聽到房間里傳出這樣焦急的呼喚,她立即跌跌撞撞地跑了進去。“奈菲爾塔利殿下,舍普特在這里!”

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一把被艾薇抓住,“他們呢?”

“什麼?殿下,我沒聽懂您是說……”

“拉美西斯、布卡、孟圖斯,他們呢?”

“這個……殿下……”舍普特不敢直接對視艾薇的眼睛,支支吾吾地回避這個問題。

那一刹,艾薇卻明白了。她松開舍普特,快速地往門外跑去。

“殿下!您去哪里?等等……”

艾薇不理會舍普特的聲音,她跑著,金色的頭發隨著風輕輕地飄起,水藍色的眼睛里隱隱地閃著幾分淚光。

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在夢里,她改變了這段曆史、提前了戰爭,使得很多原本可以擁有平淡人生的埃及人扭曲了自己未來的生活。禮塔赫因為被誤解而白白地丟掉了性命;馬特浩妮潔茹公主失去了自己存在的意義、不久就相隨而去,布卡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貿然走上戰場,死于非命;更有千萬個埃及士兵,因為無謂的戰爭失去了平靜的生活,妻離子散。

這一切發生的時候,她的手腳就好像被綁住一樣,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所有殘酷的景象一幕一幕地閃過,她叫著、掙紮著,但是卻無濟于事。

最後一幕,拉美西斯為了保護她,死在了亂箭之下。在他眼中琥珀色的光芒漸漸消失的一刹,她崩潰了。淚水就好像決堤一樣沖破自己的眼眶,然後一切場景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她醒了。懷著哀傷、痛苦、震驚以及說不清楚的無盡懊悔。

她是一個笨蛋,不是嗎?她自以為來自未來,竟妄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她深陷曆史的洪流之中,竟然想超脫于其上,以旁觀者的角度來觀察這一切的發展;她自以為聰慧,實際上卻做了那麼多的傻事,直到剛才,她才幡然醒悟。

為什麼要自大地懷疑禮塔赫,為什麼要幫助雅里……為什麼不坦白地承認自己喜歡那個人呢?現在這樣,自私地為了不受傷害、愚蠢地為了證明自己的超脫,做了太多失控的傻事,傷害了太多的人……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夢里的事情,都要變為現實,從禮塔赫開始,後面就好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張一張順延下去,導致全盤皆輸。最後一切都將無法挽回,甚至連機會,也不給她一個。

這不是她回到這里的意義。這不是艾薇應該做的事情,如果壓抑這份感情會帶來那一系列非理智的行為和災難一般的後果,那麼她就應該告訴他,就算最後又是一份沒有結果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她也願意承擔、她也應該承擔,這一切都是她應得的。

她擦了擦眼角就要出來的眼淚,眸子里逐漸透出沉靜的光芒,她加快腳步前行著。

今天宮里的人格外的稀少,隱約中,一股凝重的氣氛正無聲襲來,這加重了她內心的不安,命運的齒輪正在轉動,一切正在往偏離軌道的方向愈行愈遠,這一次,她能清楚地感覺到事情的變化。雖然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阻止,但她至少要盡力去嘗試。之前那些失常的錯誤所帶來的不良後果,她都應該承擔……

她向皇宮邊側的一個高台跑去,那里可以直接看到練兵場的全貌。軍隊出發之前都會聚集在那里,接受祭司的祝福與法老的親令。不知道為什麼,本能告訴她,有什麼東西正在那邊上演。

轉過一個彎,她順著梯階跑上一塊城牆,費盡力氣爬到了牆邊,她早已氣喘籲籲,她彎著腰深呼吸了一會,自嘲地說。“需要鍛煉了阿,艾薇。”稍稍平靜,她閉了閉眼,心中祈禱著自己的擔憂都僅僅是一個夢,但是,終究是要面對現實的,她又呼了口氣,便探頭從城牆上望了下去。

華麗整齊的軍隊,映著初升的朝日,幾乎要晃花了艾薇的眼睛,夢里出現過的場景被賦予了鮮活色彩,氣勢磅礴地再次出現在她眼前!令她擔憂的事情終于發生了,自從禮塔赫死去的那天起,一切都已經無法停止地開始轉動了,本來還有機會,而她卻幫助了雅里,那件一時頭腦發熱的舉動,促生了現在的一切。埃及與赫梯的全面戰爭,即將開始。她微微顫抖,打起精神,望向不遠處的高台,偉大的法老正立于其上,即將發表一番開戰前的宣言。

拉美西斯身著華貴的帝王裝束,高聳的皇冠契合地扣在他的額上,頭發被精心地束在皇冠之內,胸前佩戴著閃閃發光的寬型黃金飾品,身著麻質長衫,腰系鑲嵌著寶石的帶子,肩後則是及地的深黑燙金的斗篷。他手持權杖,雙眸銳利地注視著腳下的軍隊。高台之下的軍隊約由一百輛戰車及五千名步兵組成。他們舉著殷紅的旗幟,為首的將軍正是孟圖斯,鮮紅的頭發就如同火焰一般即將燃燒起來,他恭敬地站在戰馬之旁,身後紅色的斗篷仿佛與殷紅的戰旗連成了一片火焰的海洋。

“塞特神……是暴戾的。”拉美西斯緩緩地吐出了這樣一句話,靜默了片刻,又繼續不緊不慢地說,“我將鮮血的顏色賦予你們,稱你們為塞特,你們為我效力,帶給埃及無上的力量與絕對的權威。”

塞特軍團……舉世聞名的法老四大軍團中的一個。阿蒙、塞特、賴和普塔赫是拉美西斯最精銳的部隊,每個軍團約有五千人,都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在那個年代,五千人的軍團已經是相當大規模的部隊了。而布卡曾經說過的第五兵團,實際上指的是法老身邊由西塔特勇士們組成的親衛隊。塞特軍團,以火紅的旗幟為代表,以強大的攻擊力而著稱。此時訓練有素的戰士們正排列成整齊的方陣,銳氣十足地等候著法老的命令。

“你們都知道,”拉美西斯的口氣轉為了深深的哀傷,琥珀色的美麗雙眼蒙上了一絲複雜的情緒,“我忠心的臣子,真摯的朋友,偉大的祭司禮塔赫……死在了赫梯人的手里。”台下的軍隊發生了一些小小地騷動,禮塔赫在國家里極受民眾愛戴,艾薇立刻意識到拉美西斯在此時發表如此講演的用意所在,而恐怕,只有她才能體會得到他心中所蘊含著的深刻傷痛。如果不需要做一個法老,他又何必當著眾人的面,將著苦楚的事情又一次杜撰、重提呢……

拉美西斯繼續說了下去,“赫梯人又一次聯合敘利亞,從西奈半島對我們進行邊境騷擾。這樣的事情,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幾乎從未停止過。之前,都是用孟斐斯的駐軍將其驅逐,但是這一次,我決定,用你們的力量,給予他們沉重的打擊!”

台下響起了一陣雷動的呼應聲,艾薇的臉色卻變得凝重起來。這樣的話語,與全面戰爭的宣言所差無幾。這一次,無疑會是一切的開始。

埃及與赫梯兩大帝國南北隔海相望,是當時西亞地區的最強的兩大勢力中心。百年前,在赫梯國王蘇庇努里烏馬什統治時期,赫梯摧毀了由胡里特人建立的米坦尼王國,攻占了米坦尼王國的首都瓦努坎尼,扶持了傀儡國王。自此,赫梯帝國達到了其鼎盛時期,隨著赫梯法典的推行和廣泛使用,赫梯更加國富民強,勢力不斷向南擴張,使得敘利亞幾乎淪為它的傀儡。

埃及與敘利亞之間僅僅隔了一個西奈半島。赫梯的勢力擴張如此迅速,難免不使埃及十九王朝的帝王們將其列為頭號大敵。從舉世聞名的拉美西斯一世,到驍勇善戰的塞提一世,雙方的小規模沖突從未停止。雙方都在准備並等待一個契機,結束這漫長而結果難料的爭霸。

曆史上,正是拉美西斯二世終結了這冗長的沖突。但是時間,卻並不是現在,足足提前了有四年之余。“該死。”艾薇輕輕地詛咒了一句,詛咒的對象,卻是自己,自己真是越幫越忙,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如此一來,想要把曆史改回去可能是不行了,但至少,不要讓它變糟,要讓他……活著。

拉美西斯伸出雙手,示意眾人安靜。空地的軍隊驟然靜默,仿佛被拉了停止閘。年輕的法老繼續說,“你們的出征受到了亞拉曼公主的祝福,從今日起的未來七十二天,她都會在神廟中為你們祈願。同時,”他頓了一下,“你們依然會得到擁有神奇力量的第一先知的祝福。”

眾人不語,帶著幾分好奇地屏息看著拉美西斯。

全埃及上下的第一先知為數不多,除了已故的禮塔赫以外,還有四位,年齡都頗大,兩位留在底比斯,主要負責培養年輕的新祭司;一位主司建造,已經隨宮廷建築師們出發前往比•拉美西斯的建築工程,另一位主要負責死後的事項,沒有特別事情就會呆在孟斐斯。以前的禮塔赫的職位比較特別,除了祭司的工作,還經常隨著軍隊出征、或者參與政事,甚至拉美西斯五大軍團中的普塔赫軍團也是由他帶領的。他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是獨一無二,在帝國的存在亦是舉足輕重。這樣重要的軍隊出征,自然應該由他主持。如今,說到的這位第一先知……

真的猜不到會是哪位呢。

隨著拉美西斯的話音落下,高台後面緩緩現出一個身影,艾薇張大眼睛,竭力想看清楚那個人究竟是誰。

她集中精力地看著,突然感到一陣眩暈,腳下一個不穩,幾乎要跌在地上,她慌忙扶住身邊的城牆,勉強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就在這時,一個怯怯的、小小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奈菲爾塔利殿下……終于找到您了。”

“奈菲爾塔利殿下……終于找到您了。”

*

艾薇一激靈,回頭望過來,看到的卻是舍普特的身影。她眼中含著幾分焦急與歉意,戰戰兢兢地對艾薇說,“殿下,您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

“怎麼?”艾薇想站起來,告訴舍普特自己完全沒有問題,但是雙腿怎麼也用不上力,“怎麼會這樣,不過是睡了一晚上覺而已。”

“殿下……”舍普特猶猶豫豫地說,“請您隨舍普特回去休息吧……您已經沉睡三天了,現在需要補充營養。”

“三天……?”艾薇難以置信地說,“這怎麼可能,我為什麼會睡了三天?”說話一急,眼前又是一黑,她低下頭,輕輕地吸氣。“怎麼回事啊……”

舍普特眼中充滿了擔憂,“是、是陛下命令侍女在您的食物中投放了安眠藥……”

艾薇雙眼一瞪,“什麼?為什麼!”

舍普特連忙低下頭,急急地說,“這個舍普特真得不知道,陛下並沒有說,舍普特不敢違命,請您相信舍普特!”

艾薇的心突然緊緊地縮了一下。他果然是懷疑她了,以他多疑的性格,既然已經親自拷問了獄卒,那麼肯定是知道了,他一定認為她就是奸細……但是,還是不明白,讓她沉睡三天,又有什麼意義呢?艾薇突然覺得心中很堵很堵,腦海中一片混亂,她已無法思考,也不想思考,便轉過身去,繼續看向高台,緊踅著眉頭,水藍色的瞳孔中難以抑制地模糊了起來,她不想讓舍普特看到。便沖背後揮揮手,示意她退開一些。

舍普特後退了約五米,便站定,擔心地看著艾薇。艾薇盯著高台,一名身著潔白祭司服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她有著烏黑及腰的長發,美麗的眼睛被古埃及特有的綠色眼影完美地勾勒了起來,挺立的鼻子下面是一張精致豔紅的嘴唇。她眼神堅決,步伐穩定,她站到高台中央,拉美西斯的身邊,將雙手伸向曠藍的晴空。

“賽特神阿!請將您的力量賜予眼前偉大的勇士們,帶領偉大的埃及,走向榮耀的勝利。”

那一刹,艾薇感覺自己的心要裂開了。是她!她與他終于相遇了,多麼愚蠢,多麼荒謬,晚了六年,在另一個場合,那對在千年後仍然被世人稱贊的、持有跨越時空的不朽愛情的兩人……他們,終于……

“奈菲爾塔利……”

身後的舍普特聞言,也慌忙前行幾步,定睛一看,不由得也輕輕驚叫了起來,“姐姐?那是姐姐阿!”

奈菲爾塔利對著天空默默祈禱了一會兒,便緩緩地放下雙手,轉向拉美西斯恭敬地躬身行禮,“陛下,願賽特軍團出兵順利。”

拉美西斯微微頷首,右手持著權杖,指向奈菲爾塔利,“你是王國的第一先知,你將為軍隊祈求勝利,你將為埃及祈求繁華,你將為法老祈求輝煌。從今日起,你的每一句言語將影響更多人。”之後他又轉向賽特軍團,雙臂抬起,小臂直立,掌心對著眼前的氣勢雄偉的軍隊,“你們,得到了祝福,你們會取得勝利。”

在一片士氣高昂的歡呼中,為首的孟圖斯躍身上馬,高舉左手,“全軍整隊,待命!”

殷紅的軍隊發出了整齊的聲音,旗幟豎起來了,隨風飄起來了,弓箭背起來了,利劍拿起來了。軍士們准備出發了。高台上的拉美西斯沒有表情地看著腳下的軍隊,奈菲爾塔利靜靜地站在他的身邊,帶著沉靜的虔誠。

遠處的艾薇看著這一切的發展,古代王國的軍隊,那樣的恢宏,那樣的雄偉,就在眼前,甚至可以聞到馬蹄揚起帶來的塵土氣味!但為什麼她卻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置身其外的感覺,那樣的不相干,就好像在看一個虛假的電影,只有來自手中磚石冰冷的觸感才能告訴她,自己仍然是存在。

“兄長!請帶我前往!”驟然,一個紅發的少年沖進了隊伍,單膝跪在孟圖斯的馬前。

孟圖斯楞了一下,隨即板起臉來,“放肆、布卡,退下!”

“兄長,拜托你!布卡已經是成年,擁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為了祖國而戰斗!”布卡激動地說著,不肯讓開道路。

孟圖斯的臉色幾乎要變了,法老就在身後的高台上,布卡此舉簡直是太沒有禮教了,“讓開!否則就從你身上踏過去。”他幾近惱怒地說,這個小子,太不懂事了!

“慢著,”拉美西斯反而饒有興味地開口了,他居高臨下,琥珀色的眼睛冷冷地看著布卡,“你是叫布卡……奈菲爾塔利身邊的小孩子。”

布卡低著頭,看不到他的表情。孟圖斯連忙翻身下馬,拜跪在地上,“陛下,愚弟實在是太不懂事情了!請您原諒,請您不要怪罪……”

拉美西斯伸出手,制止了孟圖斯的話語。“你真的那麼有勇氣,願意去面對殘酷的戰場?”

“是的,陛下,能為您效力是布卡的夙願!”少年堅定地說著,綠色的眸子里閃著激動的光芒。

拉美西斯嘴邊微微一笑,“那麼,我便將塞特軍團交于你,如何?”

少年一怔,但很快,難以抑制的興奮就不由閃現在他的眼里。孟圖斯剛要開口說什麼,卻被拉美西斯打斷,“勇氣可嘉,我便命令你為塞特軍團的副將,直接向你的兄長報告,你將統領第一梯隊,沖鋒陷陣!……好了,布卡,現在就出發吧。”

布卡聞言大喜,跪拜在地上連連道謝。孟圖斯的臉卻冷若冰霜。

為什麼讓布卡統領第一梯隊,一個沒有經驗的少年,簡直是要讓他去送死!

“隱藏實力。”艾薇喃喃地說,舍普特沒有聽清楚,便又靠近了一點,“對赫梯的第一場戰斗不需要大勝,只是為了刺探軍情,或者說迷惑敵人。一時的示弱,為的是後來更偉大的勝利。”

“但是,布卡並沒有打過仗啊!他……行嗎?”舍普特輕輕地叫了起來。

沒錯,為什麼是布卡。或許真的是一時興起,本來以孟圖斯的力量一定可以獲得勝利,何苦要節外生枝,要什麼錦上添花。布卡求功的心情任憑誰都看得出來,這樣一來,失敗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布卡是孟圖斯的弟弟,拉美西斯這樣做,豈不是把自己推到了一個不仁不義的地步。

艾薇想著,卻怎樣都想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布卡為了爭功而出戰的場景,與夢里的那一幕,實在太為相似,艾薇看了一眼高台那邊的人們,布卡已經躍上了戰馬,率領著第一梯隊的士兵向城外走去,孟圖斯一臉的陰霾,站在後面,默默地目送他離開空場,拉美西斯冷漠地看著腳下火紅的塞特軍團,而奈菲爾塔利則是靜靜地站在那里,美麗的眼睛里閃著隱隱的擔憂。

已經風起云湧。

艾薇站在那里,任憑火辣辣的日光照射在自己的臉上。

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布卡會死、戰爭會一發不可收拾,拉美西斯終將毀滅……

她不想看他毀滅。

這是一份遲來的心意,太遲了,遲到或許她沒有機會親口告訴他。他已經與奈菲爾塔利站在了一起,他們是多麼的契合、多麼的匹配,現在她要做得是,讓這份貼合曆史的事情,按照正確的軌跡發展下去……她只需要把那些錯誤的修改過來就好了。

但是,心中這份難以明喻的苦楚,又是為何呢。

視線又模糊起來了呢……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三章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神前的謊言 第二十五章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