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法老的寵妃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第四章 祭典之前   
  
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第四章 祭典之前

尼羅河,我的母親

帶給我埃及繁盛的土地

帶給我疆土無限的生機

我在這里贊美您,我在這里祈求您

讓我的埃及,盛世永存,讓我拉美西斯,名垂青史

*

“祭祀?”

“對啊,祭祀,後天就開始了。”

“什麼祭祀?”

“……”禮塔赫愣了一下。想出利用農民在農閑事修建工事的少女居然不知道為尼羅河泛濫即將舉行的祭祀,太奇怪了。

“為什麼祭祀!”艾薇見他不語,便絲毫不客氣地加大聲音問了一次。

禮塔赫不由得苦笑,身為埃及王國最年輕的“第一先知”,又是皇室的血脈,艾薇恐怕是唯一一個敢大聲而咄咄逼人地質問他的人。

“尼羅河泛濫。”他調整了一下情緒,溫和地答道,“接下來約六十天時間,尼羅河神將會帶給我們肥沃的泥土,保佑我埃及在未來的一年依然強盛,依然五谷豐登。屆時國內所有第一先知,陛下及各個王子都會到場,慶典繁盛,將會持續數日。”

噢……說起各個王子,其實她也只認識比非圖一個人呢。

仿佛是看出她的想法,禮塔赫補充答道:“殿下身為埃及的‘年長國王之子’,又是攝政王子,自然會出席,並且在本次祭祀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殿下遲早會繼承王上的王位,這一點禮塔赫堅信不疑。“他是我們埃及人民的驕傲,是埃及未來的希望。我相信埃及在他手上會更加強大。”語畢,突然覺得自己此言不妥,他看了一眼艾薇,但是她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反而在認真地思考著什麼。

“現在的法老是誰呢?”

怎麼突然蹦出來這樣無禮的一句?禮塔赫有點摸不到頭腦,但是他良好的禮教還是讓他認真地回答了她的問題:“陛下聖名賽提。”

“賽提……一世?”艾薇喃喃,讀起來很順,好像是在哪里聽到過……早知道真應該好好背背曆史,說不定到這里也可以當一個什麼神的女兒、第一先知了!“禮塔赫!”艾薇驟然回過頭來,兩眼直直地盯著禮塔赫。

禮塔赫早就習慣了她的一驚一乍,依舊是笑岑岑地看著她。

“禮塔赫,你們……考慮過利用尼羅河的浮力……厄,河水來修建工事嗎?比如運送大型方石?”

“……當然。”

“哦……”這樣一來,如果能回到現代,她應該能在圖書館查出比非圖在曆史上究竟為何人了,如果他真能繼承王位的話。已經開始利用浮力建造大型工事,父親是賽提一世……該死,不懂曆史真是可悲!如果能想起來關于這個時代的任何信息,她就能找到在這個世界自食其力的方法,而不用擔心地呆在這個鬼地方,受那個王子的擺布了。

禮塔赫看著艾薇多變的表情,心里暗暗思忖,這個少女還知道運送大型磚石的原理。或許西曼說的不無道理,一般的女人,怎麼可能知曉這些東西。她也許……真的是間諜也不一定,如此一來,對殿下就太不利了。

完全可以看出,殿下對她的興趣是多麼濃厚。

當初孟圖斯和他奉命出尋相貌奇特的美麗少女,本是為了更好地對付喜愛異域少女的將軍塔塔。可晚宴當天,塔塔都已經順利上鉤,殿下卻自己把她拉到了身邊,甚至為此幾乎過早激怒了那猛漢。塵埃落定,他還執意要留著她在身邊充個連花瓶都算不上的擺設。前朝老臣西曼懷疑她的時候,他竟然會跳出來護著她。

這樣,真的不妙。

為了殿下的未來,或許他應該……禮塔赫的眼神驟然變得冰冷,將手微微地縮回袖口。

“奈菲爾塔利!”熟悉的聲音打破了暗湧在艾薇四周的些微殺氣。回頭一看,正是比非圖。艾薇這才想起來,好像有段日子沒有見到他了。

他大步流星地走過來,完全忽略身邊向他頻頻拜禮的侍衛與侍女等等,直接走向艾薇,一把將她攬進懷里,雙眼卻隱隱帶著幾分狠毒陰騖的氣息看著禮塔赫。

禮塔赫不由得又是苦笑一番,跟著殿下有了數年,頭一次看他以如此冷酷的神色相向。如若剛才動手快了一點,傷到了奈菲爾塔利,看這個樣子,恐怕自己是活罪難逃,死罪更是難免,想到這里,他便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邊,低著頭,彎著腰,什麼也不說了。

比非圖這才將注意力都轉移回艾薇身上,看著她十分不自在地努力想將自己推開。

“奈菲爾塔利,我離開的這十天,你可想過我?”

艾薇不置可否。比非圖皺了一下眉,但是隨即表情又松緩了起來,“算了,今天本王子心情大好。”

禮塔赫畢恭畢敬地彎身行禮,“殿下,歡迎您歸來。”隨即又朝跟在比非圖身後紅發的男人輕輕一點頭,“孟圖斯將軍,辛苦了。”

比非圖嘴邊勾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把一萬個不樂意的艾薇緊緊地攬在懷中,“此次有很多農民願意在尼羅河泛濫時來阿斯旺的采礦場做工,看來父王要建造的金字塔可以提前完成了!禮塔赫,祭典的准備情況如何。”

“回稟殿下,一切順利,等王上明日返回首都歇息一日即可舉行。”

“孟圖斯!宮殿四處的安全狀況就全權交由你負責,祭典刺客甚多,不許有任何差錯。”

“是,殿下。”

艾薇輕輕抬起頭來偷偷看了看比非圖,看來這個王子還是有一點真本事的,指揮起人來還蠻是有模有樣的。沒想到突然對上了比非圖低頭看她的雙眼。她慌忙把頭低下去,帶著幾分不好意思地絞駁起了手指。

“你們都明白了?下去吧。”比非圖命令所有人都退下。孟圖斯禮塔赫等一干人等立刻行大禮,畢恭畢敬地從比非圖的眼里消失。轉眼間就只剩下比非圖和艾薇兩個人,靜謐的氣氛變得有一絲尷尬,艾薇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一般,不好意思抬頭看比非圖。

可是性急的王子絲毫不憐香惜玉地一把抓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看著自己。

“干、干什麼啊你,很疼得你知不知道!”艾薇帶著幾分惱怒地抗議起來,望進了一雙透徹的琥珀色雙眸。

比非圖並沒有理會她的問題,專注而認真地問了一次,“奈菲爾塔利,這十天有沒有想過我?”

噢,對了,這個人好像離開了十天呢……看來就是去那個阿斯旺采石場了吧。難怪自己這十天過得好像很是輕松、自在,也有幾分……無聊?想到這里,艾薇用力晃晃頭,“我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我現在就是想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拿著工錢離開這個宮殿。”

聽到這個答案,比非圖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望,然而他完全忽略掉艾薇的疑問,徑自說起了其他,“好吧,我想你了,奈菲爾塔利。”他抱起她,轉了一個圈,坐到荷花池邊上的石凳上,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專注而認真地看著她。“十天來我沒有一天不想你。”

認真的令人窒息的話語,看著比非圖離自己不足十厘米遠的俊美臉龐,艾薇的呼吸幾乎要停了,她想往後退,一只有力的手托著她頭,硬是將她固定在他面前。

“奈菲爾塔利,這幾天來我想明白一件事情。”比非圖慢條斯理地說,年輕的臉上卻出現了幾分羞澀的神情。“雖然西曼他們會覺得你是間諜、禮塔赫他們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我、我覺得……”

艾薇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拼命地將身子往後靠,但是那個男人的手臂就好像鋼筋一樣堅固,令她絲毫動彈不得。

“你總想著退後什麼。”比非圖見她那個樣子,手上一用力,艾薇就不受控制地靠了過去。輕輕地,又是一個溫柔的吻。

嗚……第二次了!這個賤人、這個混蛋!

她在心里大聲地罵著,比非圖又淡淡地說了下去,“我這十天發現,你還是一直呆在我身邊比較好。”

這、這算是什麼狗屁發現!

“不過也應該給你報酬,既然你很想要……”

她想要的報酬就是離開這個鬼地方!

“所以我,”他好像積攢了勇氣,然後才說出來,“所以我決定迎娶你為我的第一個偏妃,就在祭祀之後。怎麼樣。”

啊?

“做我的人,我埃及法老之子的人!我讓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妃,我第一個偏妃。”琥珀色的眼睛格外認真。這個年輕、俊俏、勇敢的法老之子,是一次想要迎娶一個人為他的妃子吧,艾薇看著他嚴肅的神情,心里卻一點兒都開心不起來。

因為她的心里只有哥哥阿。她承認比非圖很帥、很聰明、很厲害,但是在她心里,只有哥哥是她想要嫁的人,如果不能嫁給哥哥,她便甯願終身不嫁。

更不會嫁給一個三千年前的埃及古人。

還是做他的小老婆!

“我不要這個報酬。”艾薇斬釘截鐵地說,“我就想要應該給我的錢,然後讓我自由。”

“奈菲爾塔利……”

他的眼里怎麼是一幅很是受傷的神情阿,拜托,別這樣看著她了。

“你都知道我最喜歡的人是我哥哥,我怎麼可能嫁給你呢!”

比非圖的嘴邊突然勾起了一絲冰冷的笑容,“你口中的‘哥哥’,真是了不起啊!”緊接著沙啞的聲音卻又增添了幾分陰妄的煞氣,“他讓我嫉妒的發狂……”

艾薇全身一抖,驟然怕了起來。

她感覺得到,如果比非圖能見到艾弦,便一定會殺了他的。比非圖真的有這樣喜歡自己嗎?為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心里突然動搖了一下,很想知道,他的心情,甚至、想要回應……不不,她狠狠地搖了搖頭。即使喜歡上了比非圖,又能如何呢?她遲早是要回到現代去的,這只是另一段萬劫不複的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而已。

她不要再承受那種傷痛了。

想到這里,水藍色的眼睛驟然堅定了起來,冷冷地看著比非圖,看著他眼中的失望幾乎轉變為一絲絕望。僵持了一會,比非圖松開了艾薇,把她放到一旁,站了起來。

艾薇心中輕輕地松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比非圖開口說話了,語氣是那樣的冰冷,幾乎讓她想起前幾日鴻門之宴時他殺人的場景。

“我,是埃及的法老之子。埃及的一切屬于我。”琥珀色的雙眼里含著幾分不由分說地冷酷之氣,“你、也是一樣。祭典之後,你會成為我的偏妃。”

什麼!太過分了!!

艾薇抓起身邊的水果,沖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扔了過去。

上篇: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第三章 聰慧的少女    下篇:法老的寵妃Ⅰ 之法老之子 第五章 黃金鐲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