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動漫大全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 網友上傳章節 番外   
   
網友上傳章節 番外
精品文學 iPhone App現已推出!支持離線下載看小說,請使用iPhone下載安裝!

三年後。

我已經大概回憶起了,以前發生過的事。不過已經事過境遷,我也不那麼放在心上了,靖寒終日陪在我的身邊,這便是讓我最為滿足的。

我們現在已經完完全全的脫離了朝堂,尉遲靖凌已經有能力掌握所有,不需要我們再操一點點的心,我只要做好我的生意,保持財源滾滾就行了。

今天是月底,每到這個時候我恨不得一生手變成三雙手來用,要查的帳目有那麼高的一大摞,我是算也算不完。

“靖寒,你幫我算兩本吧。”我現在滿腦子時都是銀子,金子,一閃一閃亮晶晶,把我的腦子都添滿了,根本就沒有一點地方了。

“你把店盤了吧,不是說好了我們要到山青水秀的地方過隱居的生活嗎?”靖寒在那面一邊呷著茶,一面無事人一事說道。

“我也想盤出去啊,一來這生意這麼大,沒有哪幾個商戶會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盤店,再一個,你知道這有多賺錢嗎?啊!!一個月少說也有十余萬兩金子入帳啊!誰會把錢往出啊?那不是笨蛋嗎?”我瞪著兩只寫滿了¥¥符號的眼睛,氣鼓鼓的與他辯駁。

“以前也沒發現你這麼愛財啊!怎麼現在如此喜錢呢?”靖寒挑高了眉毛反問道。

“靖寒,你別在這個問題上繞圈子,你到底要不要幫我算帳目?”我氣得鼓鼓,低下頭又看看那些帳冊,真的好多,我如果一個人怕是要算到明天早上也算不完。靖寒算帳很快的,他打算盤的時候,幾乎是從來不看算盤,只要看帳冊就行了。

我真的是幾乎要膜拜他了。可是每個月算帳的時候,我總要求他不下三五次,不然他絕對不會來幫忙的,這都已經形成了規律。

“算也行,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幫你算。”靖寒放下茶碗,略有些嚴肅的說道。我腦袋里轉了一圈。這個月應該沒有做什麼不合他心意地事吧。應該沒有小辮子露出來,不會被他抓到什麼把柄的。

“好,你說吧。”我幾乎要拍著胸脯保證,我絕對會同意他所要求的。

“你不要再打水鏡那塊地皮的主意了。”靖寒說完我一怔,他怎麼連個事也知道?

“靖寒。那塊地下有金子,雖然傳說有鬼,可是幾年前我就相中了,水鏡的都城里也只有那塊地位置又好,面積還大。地下還有寶,我們買過來,就算挖不出金子。用那塊地蓋個商品樓也滿不錯的!絕對會大賺一把,而且賺的錢我都拿回來了,一分也沒有留在水鏡,沒給軒轅拓錦留下一文錢,你為什麼要反對?”我就不明白,我都和軒轅拓錦談好了,他把那塊地地地契都給我了,就等著我開工挖寶了。

“那塊地下是有寶。可是你知道有寶的地方多數機關毒獸也眾多。我們現在不缺錢,為什麼你非要去賺那個錢呢?”靖寒有些不高興了,我咋了咋舌,看來這事靖寒十分反對啊,不然他怎麼那個如喪考妣的模樣。

不對啊。他的考妣不就是我?!

阿呸!怎麼能自己咒自己?!算了,他不高興我不挖就是了唄。反正現在的錢也夠我賺地了,如果再加上水鏡的蘭家產業,我怕我算個月帳就得算一個月,那天天不用做別的,就算帳玩了。

“行,你說不挖就不挖吧,我回頭派人同拓錦說一下,那地我不要了。”我癟了癟嘴,雖然有些舍不得,不過還是不要惹靖寒不高興。

“這才像話。還有多少沒算了?”靖寒踱著優雅的步子來到桌邊,我將我未算完的推給他,靖寒一看皺了一下眉頭,有些無奈地道:“你也沒算幾本啊?”

“沒錯,我算的慢,我不習慣打算盤,你看我的手指頭都磨紅了。”我將蔥白樣地手指伸到靖寒的面前,委屈的小聲嘟嚷著。

靖寒一看我有些發紅的手指頭,果真就心軟了,幫我吹了吹指頭,二話不說,立刻坐下開始噼里啪啦的對起帳目來。

嘎嘎!我當然不能告訴他我手指頭紅是因為我之前去庫房查金子累的,不然他鐵定丟下我不管。

我雖然心里偷著樂,可是也不能全都讓靖寒來算,我繼續我之間的那本未算的帳目,這金子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地一樣,我只要每月在家里算算帳就好了,其他的我都不管,靖寒會找信得過的人幫我出面,說是我的生意,其實還不是靖寒在打理。

◎ 精品文學網 Bestory.com ◎

只有主意是我出的,其他地汗馬功勞全都是靖寒的!他才是我地搖錢樹啊,一搖錢就下來了,而且全是金元寶。

這個月淨賺了近二十萬兩,我拿出前面的整數交到靖寒手里,這些錢財就充公了,如數的都進了尉遲靖凌那家伙的腰包。

我們自己本就用不了這麼多的錢,不如充了國庫,這樣以後哪里發生個天災什麼的,靖凌那臭小子也不至于因為手頭緊而四下里籌款。雖然這種事情還沒有出現過,不過什麼事都以防個萬一。

帳一但算完了,我就又沒事人了,逸風想要留在皇宮里,他喜歡和靖凌一起聽政,我們也就順著他的意,從來不強求他。偶爾將他接過來玩段時間,他起先覺得有趣,不過三日定嚷著要回去。我都開始懷疑這兒子是不是我生的?怎麼和他皇叔那麼親,反而不親我這個當娘的!

“想孩子了?”我一歎氣,靖寒就知道我在想什麼。

“靖寒逸風真是我親生的?”我的話一開口,靖寒就將眉頭皺了起來。“我知道,我問過不下八百遍了,唉,兒大不中留。我兒還沒大,就留不住了。苦了我這個當娘的,想兒子都看不到!”

“靜雅,風兒以後定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他日後絕對比我與靖凌更是一個好皇帝!”靖寒信心滿滿的道。

“靖寒,我其實不喜歡那個皇位,就是因為高高在上的人,身邊很少有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因為在身邊的人目地不純,日後我們若是不在了,那麼他連個可以說心里話的人都沒有。。K.CN。你不覺得他要孤單嗎?”我看著靖寒的眼睛問道。

“你說的也對,可那是他自己選擇的路,我們不能左右他的人生。”靖寒絕對是一個開明的父親,他絕對支持兒子所選擇地人生。

在逸風這件事上,我們這對做父母的再沒有在兒子面前發表過自己的看法。只要是他想要做的,我們都會傾力支持。

半月之後,我接到一封拜貼,拜訪之人竟然是軒轅拓錦,他怎麼會突然來拜訪我們。

“拓錦兄。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我呵呵的一笑,為他親自倒了茶。“我要效仿你們二人,這朝堂之上實在是太累人了。又硬又冰,已經為了這個國家耗盡了半生,剩下地日子也應該歸自己所有了。我過來看看你們,然後便云游四周去……”他云淡風清的說,我卻差點嚇掉了下巴。

連他這種把皇位看得如此重的人都舍棄了皇位,難不成這皇位成了臭的?人人得而棄之?

“怎麼會突然這般想?”靖寒在旁問了一句。

“其實早就累了,這個時候下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水鏡用不多久就要國葬了。我沒有幾天就要駕崩了!呵呵----”軒轅拓錦干笑了兩聲。

我越聽越是驚訝,他竟然會用這種方法,如果想游山玩水辦法多得是,為何偏偏走這一步?

“過來叨擾你們幾日,我便離開。四處轉轉。”軒轅拓錦說完我終于收回驚訝的心神。

“拓錦兄,那是認在掌管朝政?”

“是小治。那孩子悟性極高,這幾年地奏章幾乎都出于他手,現在由他來主持大局完全可以放心。”軒轅拓錦一提到軒轅治,我的心里一緊,關于他的記憶沒有完全恢複,我只記得我是很欣賞這個孩子地,現在竟然做了皇帝,我應該為他高興。

可是,為什麼我的心里感覺有些悶呢?

“拓錦,既然來了就是客,你盡管在我們這里玩個夠再回去。”靖寒忙開口說,拉回了我有些神游的思緒。

“當然不會給你們省酒!”軒轅拓錦爽朗的大笑,我從他的笑聲中可以聽出,他確實是高興的,看來人只有要放下包袱的時候才能真正的快樂!

※ 精 品 文 學 網 B e s t o r y .c o m ※

晚上這一頓酒,如果說是為軒轅拓錦接風,不如說是他和靖寒兩人拼酒。這人酒量再好,也不能把酒當水往下喝啊,這灌大肚麼!

“你們差不多可以了,明天再喝吧!”我將酒壇挪走,他們二人立刻就不滿意了,舌頭都要直了,卻還嚷著要酒。

“拓錦,這酒啊少不了你地,明天你們再喝。”我好聲相勸啊,酒喝多了傷身,我可想他們兩個喝出點毛病。

“哎----本打算是幫你做最後一件事才退位的,可是----可是你突然改了心思,地----地也不要了,我也便不願意在那個冷冰冰的位子上坐著,這才出來。本想著終于可以不顧形象一醉方休,你----你還要管著!唉---”軒轅拓錦這話說得斷斷續續,半途中還打了兩個酒嗝,我好歹把這幾乎相當于囈語一樣的話聽明白了。

他的心里還是在掛念著我啊,這個呆子!可惜我只有一人,無法分身,我注定回應不了他地感情。

“都醉了,說糊話了,來人,撫軒轅公子回客房休息!”這厮怎麼這麼重,我抬了一把都沒有抬動。

仆人立馬架起了他。“侍候軒轅公子沐浴,點支熏香便讓他睡吧。”

我說的熏香是加了料地,有定神的做用,特別適合這種醉鬼,讓他安安靜靜的睡上一覺,省得半夜起來鬧人。

仆人架著軒轅拓錦離開了,我推了一下尉遲靖寒。“喂,裝醉到什麼時候啊?”

靖寒晃晃悠悠的從桌上起來,面色微紅。精銳的眸子半眯著,倒有幾分醉意。他吃吃的笑笑道:“還真是瞞不過你!”

“切!我和你在一起多少年了,怎麼會不了解你?!這點酒醉不倒你地!頂多有些迷糊罷了!”我說完呶呶嘴,還是把他攙住了,挪向臥房。

“靜雅,女人偶爾也應該裝裝天真才可愛!”靖寒有些期盼的道出一句心里話。

“我都快三十歲的女人了,還裝天真。那便是呆子,傻子了!”無奈的歎了口氣,靖寒為什麼希望我變得傻巴巴的呢

“你變成傻子我也一樣愛你!”靖寒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道。

“我變傻了,對你沒有好處的,你就別妄想了。頂多把手里地買賣交給管家打理,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這樣總順了你的心意吧?”他那葫蘆里賣什麼藥我還能不清楚。

我天天想著賺錢,忽略他了,結果他這幾年修身養性,看了幾櫃子的書。都能去當教書先生了!

“你說的,不許賴皮!”靖寒一下子來了精神,本來就要翕上的雙眸也睜開了。分外有神。

我看著他這模樣,心里癡癡地笑,人一生得一這樣癡情的男子就足矣了。

這個月的貼子比較多,竟然又收到了另外的貼子,是很久沒有聯系的閆清發來地。我看到貼子著實激動了好一會,這個世界真是愛我,對我實在是太好了!

我的親朋友好友沒有一個酒囊飯袋,閆清這回出息了。竟然當了武林至尊!以後我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現在可是黑白兩道無敵大姐大!

以後我出門都讓轎夫橫著抬我走!嘎嘎!

“是挺讓人高興的,不過你那笑怎麼這麼奸滑?”靖寒挑眉問我。

我撇了一下嘴,然後心里琢磨著要送他什麼禮物好。送錢財太俗。禮品也俗,美酒佳人。這些怕是早就有人准備了。

我手里還有什麼是值得送給他地呢?

如果他不怕惹事上身,也真有一個好東西值得送給他。那未用完的“攝魂散”還在我這里,送給他其實正好。

“拓錦兄,你同我們一起去吧,給閆清撐撐門面!”我建議道。

“也好,湊湊熱鬧,還真不知道這武林盟主的上任禮是什麼樣的?會不會和皇帝登基一樣隆重!”軒轅拓錦絕對沒有揶揄與諷刺的意思,他長年在皇殿之上,哪里知道那麼多的民間之事。

“好,我們即日出發。”我一聲令下,兩個前朝皇帝便跟著我出發了。

我們到的時候,閆清十分的驚訝,沒有料到軒轅拓錦也會來。“軒轅公子,有失遠迎!”閆清這幾年未見,身子健碩了許多,還真有不怒自威地架勢。

“閆盟主,客氣了。我不過是跟著若白過來湊湊熱鬧,若白才上主客。”軒轅拓錦再也沒有自稱過朕,看來他自我調節能力還挺強的。

“閆清,這是你不對啊。明明貼子是給我的,你怎麼先同他說話?”我一下子竄到閆清面前,仰著臉挑他的毛病。

“那你要怎麼罰我啊?”閆清笑咪咪的問著我。

“嗯,我想想……”我思考著怎麼才能在閆清這里賺到錢,不能白白便宜了這個家伙。

“你帶著你們地人多光顧幾次我的小店就行了,嘿嘿”我露出一個財迷樣地笑容。

閆清一怔隨後放聲大笑。拍著靖寒的肩膀道:“靖寒兄,這財迷可真是以前的那個若白?”

靖寒一聽也哈哈的朗笑道:“如假包換!”

閆清做了武林盟主,我們在他這里大吃二喝半月有余,臨行前我將我准備的禮物交付于他。閆清面色微沉,半晌後才說:“謝謝你的禮物。”

“閆清,這東西我其實永遠也不想聽到在江湖上出現,可是我更不想有歹人做亂,交予你我最為放心。”我不交給靖凌和小治兩人,那是因為我覺得這種東西不值得出現在朝堂之上,兩軍做戰,那靠得戰略和兵力,如果走這些旁門左道,也是勝之不武。但是武林中人卻與朝廷不同,他們的手段遠不止這些。我希望閆清可以為武林造福,也不希望有人刁難于他。

閆清又怎能不明白我的意思,這份禮物對他來說,挺重的。

我與靖寒,軒轅拓錦便在閆清這里分手,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總歸要分手。天涯海角,終會有再相見的一天。

回首望卻,舊夢已逝,情已遠;

瀟瀟風雨,快意恩仇,談笑過;

今朝去,明日還;

風如訴,蒼山遠;

一別又是多年……

THEEND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終章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