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卷 第八章 玄劍歸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卷 第八章 玄劍歸來

納蘭震那個小混蛋竟然敢逼宮,這次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唉

本來軒轅拓錦還打算放你一把的,這次看來你這只雛鷹再也沒有展翅高飛的一天了,可憐的孩子。

“小姐,我們怎麼辦?”聖靈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睜問我。我看著她,她的眼里有一絲焦急,可是我又說不好這絲焦急意味著什麼,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竟然臉紅了!

有趣!這女人莫非動了春心?而且還是軒轅拓錦身邊的人?

“軒轅拓錦被抓關我什麼事,朝里那麼多大臣自然會想辦法,這頭疼的事讓他們去頭疼好了,我才懶得管。”我裝作漠不關心,淡淡然的說。

“小姐,可是,可是皇上中的毒是和尉遲公子一樣的,我們不從這面下手嗎?”聖靈就知道此處是我的軟肋,一個勁的戳,一戳我就疼。沒辦法,誰讓我傾心于靖寒呢

“說吧,你有什麼好主意?”她既然來找我自然是想出了好主意,不然也不會冒然夜半敲主子的房門。“小姐,擒賊先擒王,我們只要抓住了納蘭震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這也叫做出意?!我投給她一個小笨蛋的眼神,現在的納蘭震怎麼那麼容易抓得到呢。

“我們先等等,明日再說,你也別少看了皇宮里的那些文武百官,皇上養著他們不是為了好看,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個時候如果他們不想辦法救出皇上來,那麼,軒轅拓錦也就該好好的反省一下。他養的人是不是全都是廢物點心!!”我說完向聖靈擺了擺手,回去歇著吧,別為不相干的事操心。

“小姐”聖靈還想說什麼。見我打著呵欠,也就吞了回去。沒再開口。她離開之後我重又躺下,抱著靖寒,也許這是一個轉機也說不定,靖寒,也許。很快你就可以好起來了。

我哪里還有心里再睡,一心想著明天皇宮里會是什麼樣子,軒轅拓錦被個小毛孩子挾持,這國之顏面何在?軒轅拓錦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兩國一但交鋒,我要不要趁著還沒正式開戰前把蘭府先賣了,然後帶著靖寒逃離這些紛爭?我又開始胡思亂想,腦袋里面全是漿糊。1 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6 k.cn

躺著也睡不著,我便坐起來同靖寒講話。“靖寒,你的毒是蘭若滄下地。蘭若滄那小叛子是個賣國賊,他勾結了月鏡,現在月鏡的大王子把軒轅拓錦也抓了。情況變得好熱鬧,靖寒。你說我們要不要發國難財?這個時候正是春季。糧食緊張的時候,如果兩國交戰。必定糧食要漲價,我們把蘭家地米店全都關了,是不是可以發筆大財呢?”

“靖寒,你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我抱著靖寒喃喃自語,說些天馬行空的事,其實說發財,國難財我是一定不會賺地,最苦的就是老板姓,我如果還發他們的財,那我的心肝真是黑透了。

“小姐,您睡了嗎?”聖靈又來了,這個家伙,看來今天不從我這里得到了准話是不會讓我睡消挺了。

“沒呢,進來吧。”我都懶得下地披衣了,只把床幔撩起來掛好,然後斜倚著床邊側目看她。

“小姐,有客要見您!”聖靈也覺得怪不好意思的,一晚上她就來了兩次,還好靖寒是個病人,不然她哪里有臉來敲主子地門壞主子的好事

“是誰要見我?”能敢半夜來砸我門的人應該不多。小治流云等人應該不會這麼快的趕來,難不成是靖寒的家人?“是靖寒的家人嗎?”我一想到這里就急忙下床穿衣,然後整理一下頭發,找了根緞帶系在腦後,拿了只帕子沾了水擦了擦臉,好緊張,如果是靖寒的家人看到我這副不修邊幅的模樣,會不會反對我與靖寒的事呢?

我自己胡亂地編排著劇情,聖靈在一邊偷笑。“笑什麼?”我不悅的斥她一句,手心都沁出了汗。

“小姐您緊張什麼,就算是尉遲公子的家人來了,您也不必如此緊張啊,何況來人只是說他是尉遲公子地手下。”聖靈說完我頓時風化,竟然是自己想多了,丟了面子。

“那你為何為早說?”我白她一眼,坐下來倒了杯水喝。“小姐一直在忙著整理儀容,哪里聽到我說話。”她在嘲笑我嗎?我斜眼一看,正是如此,一看她眼睛里的笑意就知道。我這丑媳婦見公婆地心思被她發現了

“快說吧,來人是誰?”還是進入正題吧,廢話少說。“他說他叫西門玄劍!”聖靈一提到玄劍地名字,我立馬就來了精神,急忙問她:“他可有帶了趙福回來?”趙福一被抓回來就好辦了,我不信蘭若滄拼命保護的人落到我地手里他還一點反應也無。

“帶回來了,小姐是現在見嗎?”聖靈問我,我點了下頭,回頭看看靖寒。親愛的,你放心,很快你就可以醒過來了。

我隨著聖靈到了另外一間屋子,西門玄劍正坐在那里大吃二喝,估計是連日趕路連口熱飯都沒有吃到。一見我來了,忙起身,我示意他坐下繼續吃。而一邊的趙福像個粽子一樣被綁著,人顯然蒼老了許多。

“趙叔,我不記得我有對不起你,你的兩個兒子我也沒有虧待過他們,為何你要背叛我?為什麼要害我?”我想起趙福的所作所為心里不免怒火中燒,我最恨別人對不起我,可是他竟然對我做那麼過分的事,還要把我買到窯子里面去,太可恨了!

“小姐,老奴是對不起您,但是老奴也是沒有辦法,您是老奴看著長大的,可是小少爺也一樣是老奴看著長大的,老奴……老奴這心里也難過”趙福老淚縱橫,在牆角處哭哭泣泣,十分沒形象,我撇了一下嘴,現在哭現在後愧也來不急了,我不會原諒一個要把我送進窯子里的人。

“趙叔,你想不想看看你百般疼愛的小少爺變成了什麼模樣?”我略彎下腰,嘴角勾著一抹壞笑,那種陰恨的笑,越是從無害的面容上映出越讓人心里發寒,我就是讓他害怕,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小姐,求小姐放過小少爺吧,老奴願意賠上這條命來換小爺的命”他就是被綁著,不然一定會死死的抱住我的大腿痛哭流泣。

“趙叔我現在跟您說句實話,人活一輩子打打殺殺那沒什麼意義,以前的我可能是太過自負做了許多錯事,可是現在我從出了那次事已經改了,以前我對若滄不好,可我現在把蘭家都給了他,他還不滿意,蘭家家產我跟本就不在乎,也無意與他爭,這些我現在全都不放在眼里,我現在唯一要的就是靖寒,如果靖寒有個好歹,我一定不會讓你和蘭若滄好過的,我不會讓你們主仆二人好過的,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我想以我現在的能力應該很容易做到。所以,你祈求老天不要讓靖寒有個好歹,不然就算賠上整個蘭家,我也不會放過你們!”我最後這幾句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蘭若白瘋狂的事做的多了,怎麼也不會差我這一樣。

趙福只道在那哭,沒開口說話,我讓人把他架到蘭若滄的房里。

“玄劍連日來辛苦你了,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明日再說。”我溫和而又感激的對他笑笑,他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道:“蘭小姐留步,之前您說尉遲少爺怎麼了?”

“靖寒中毒了,現在昏迷不醒。”我的目光暗淡,每提到此我都覺得自己是個罪人,只會連累身邊的人,胸口就說不出的堵挺。

“小姐,這是我在另一人身上搜出的,也許有用。”西門玄劍說著便從隨身的包里翻出幾只瓷瓶,我心里激動,手拿著那幾瓶藥,就覺得眼睛泛酸,哽咽著忙叫聖靈去把那兩位住在我們府上的禦醫請來。

禦醫來了,把各個小瓶的藥都倒出一粒,最後覺得這里面的藥沒有一種是解靖寒的解藥,我一聽心里立刻從云端跌落到谷底,臉上的表情從興奮變成了沮喪,整個人都無精打采。

那禦醫捏著一瓶輕輕的道:“這瓶藥若是老夫沒有看錯,應該是由河荷花籽而制,雖然不能解百毒,但卻可以清毒,雖然不能做解藥來用,不過尉遲公子有此藥應該暫無性命之憂了。”那老禦醫此語一出,我立刻眼光放光,只要能延續靖寒的命,那麼等到白鶴婆婆或者流云他們任一人趕來靖寒就無事了。

我的心又從谷底爬了出來,立馬撥開烏云見月明了

“此藥怎麼服用還請明示?”我問那老禦醫。“一日一顆即可,切莫多服。”將藥瓶重又交回到我的手中,人家就回去繼續補覺了。估計他們還不知道皇上被劫一事呢,如果他們知道了不知道還能不能睡著。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卷 第七章 納蘭震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卷 第九章 蘭若滄的真實身份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