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一章 命懸一線間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一章 命懸一線間

兩下相峙不下,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過就任他們爭去,現在的我一顆心都掉在小美人的身上,再一個時辰小美人就要去見閻王爺了,我怎麼能讓他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那麼斷了氣!

“小弟,你與我的恩恩怨怨不要牽扯到其他的人,想擊垮我,沖我來就是,莫要拿小治開刀。”我冷著臉,眼睛直直的定在他身上,我的確生氣,我上輩子沒害過人,這輩子也不想害人,但是如果是你們逼上門來的,也不能怪我,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是我這麼大個活人,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蘭若白,你究竟有沒有失憶?你到底想干什麼?”蘭若滄一又眼睛恨不能生出刀子來,將我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片下來,活活剮得分毫不剩。小弟,有些事我確實是不知道,如果以前做過什麼事讓你傷心了,姐姐我賠個不是給你,蘭家我也可以雙手奉上,但是小治如果真的在我有沒閉眼之前死了,那麼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所有有干系的人全都得給小治陪葬!”我咬牙切齒的說,眼里的陰冷目光絕對不比蘭若滄少半分半毫。

“好,好,這才像我的姐姐蘭若白。那麼我們就視目以待,看看誰是最後的贏家!”蘭若滄氣定神閑的坐下來,大大方方的喝著茶。我本是想嚇唬他一下,他竟然沒著道,還是我的功力太淺,讓他看出了破綻。

“靖寒,看著他!”我一氣。拂袖而去。如果他不上道,那麼我也只能在小美人還有氣的時候,多看幾眼了或者動些私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下得去手,畢竟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

我急沖沖的趕到小美人身邊。流云眉頭緊鎖,我已知大事不妙,急忙問道:“小治怎麼了?”

“也就只有半個時辰了,你……”流云下面地話沒說完,歎了口氣。轉身離去。我抱著小美人,第一次感覺到生命在手中流逝是什麼感覺。這麼好的一個孩子,竟然就成了犧牲品,我濕了眼眶,更加的看不清懷里地人。

淚水吧噠吧噠的一滴一滴落到小美人地蒼白的臉上,在他走之前我們連句話都說不上嗎?我有種豁出去的感覺。

沖到門口大喊:“來人呐!”

瞬間來了一群待命的人。1--6--K小說網“把聖靈給我找出來。”我一句吩咐下去,人一哄而散。

那個女人絕對是個關鍵,她曾說了許多我想不明白的話,而且她說了犧牲小治。這個犧牲地主權操控在誰的手里,如果是蘭若滄,那麼蘭若滄那里是一定有解藥的。如果是操控在我的手里,那麼

“流云。你也回去吧。我想和小治呆一會。”把流云支開,聖靈才會出現。我讓那些人去找她,也不是過是個晃子,讓外人看我,已經慌不擇路了,這樣下面的事情進行的才會順利些。

“好,你,不要太難過了”流云輕歎了口氣,沒再多說什麼,轉身便走了。我坐到小美人的身邊。扶起他,將他的頭枕在我的腿上,我輕輕地撫著他蒼白的面頰,如瀑的青絲。

“小姐,你怎麼能先忍不住而自亂了陣腳!”她地話三分無奈,七分怨。可是我沒有時間理會,我抬頭,向她伸出手。從嘴間擠出兩字:“解藥!”

“小姐!”她睜大雙眼,不敢相信我竟然跟她要解藥。“給我解藥!”我再重複一遍,眼睛里恨不得生出一雙利爪撲向她,把解藥從她身上翻出來。

“小姐,你為何不派人去搜小少爺的房間,自然就有解藥了。”她很快就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姜不愧是老地辣,對待我這種嫩角色,根本不需要費什麼腦筋。

“這種下三濫地主意是誰出的?”我額頭這會一定是青筋都在一跳一跳,蘭若白沒有腦子嗎?這樣地主意都能想出來。

“小姐,現在追究這個有用嗎?再不快點,表小爺就要歸天了。”她提醒我,我命人把軒轅治抬上,帶著人浩浩湯湯的沖進了蘭若滄的房間里。

我心里極為鄙視出這個餿主意的人,這種下三濫的主意都能想出來。是個長眼睛長腦子的人就能看出來這擺明了就是陷害,這不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都說蘭若白聰明,怎麼會找出這種主意的人在身邊做事。

另一路人已經把蘭若滄和靖寒及其他的幾位請到了蘭若滄的房里。“小弟,今天這事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一會也不管能不能在你的房里搜出解藥,只要小治不死,我對此事就不再追究!如果確不是你做的,姐姐先給你賠個禮,救人心切還望你見諒。”我這話可是對著滿堂的人說的,大家都聽得明明白白。我的意思清楚的很,只要軒轅治不死,這事我就算他過去了。原因之一,我不想殺人,也不想把誰逼上絕路;原因之二,這種嫁禍于人不入流的手段連我都覺得用著丟人,如果傳了出去,我以後怎麼以蘭若白的身份在外面混。

“哼你說的好聽,你早做足了准備吧,想誣陷我也找個響當當的理由,用這種手段,丟人!”他極為鄙視的說,我這老臉崩著,怎麼也沒有讓它紅了,不然這不是不打自招了嗎。

“不要弄壞小少爺的東西,大家手腳輕些。”我不再理會他,命手下人去翻。蘭府的下人也確是辦事麻利,不過一柱香的時辰就把蘭若滄的房間里里外外翻了個遍,無功而返。

我巴巴的望著兩手空空的下人們,腦袋嗡的一聲響,如果沒有解藥,小美人就要香消玉殞了!

對于這種結果,不單單是我驚訝得很,就連蘭若滄也是一臉的不相信,如果是我動的手腳,為何沒有找到誣陷他的解藥?

滿屋子人都驚訝萬分,只有人沉浸在要失去小美人的痛苦里。“把小治帶到我房里。”我心神不甯,腳步浮虛,一走三搖,晃晃蕩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雙眼眨也不敢眨的看著面前的人,再過一柱香或者一盞茶的功夫,他就要永永遠遠的消息在我的面前了。我想要留住他在世間的最後一絲美好。

“小治,是表姐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到現在連命都沒有了,我,我……”我一肚子的話全都哽在喉間,只能緊緊的握住他的手,再也說不出一字。

這麼年輕的生命,就要沒了,我心里怎麼能不難過,況且小美人還是我喜歡的人。我從不想害人,可現在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為我而死,我為伯仁而痛疾一生。

“你也有失算的一天啊”一個年老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是我的警覺太低了,還是那人的本事太大了,竟然能在不驚動蘭府的護衛和靖寒等人的情況下來到我的房間。

我不認得此人,用衣袖摸了一把淚水,那個青袍罩身,一頭灰發束得整齊,眉宇間盡是英氣,又目如鷹般犀利,薄唇輕抿,一手負在身後,一手著胡須,正微笑著看著我。

我看著此人,突然有一種親切之感,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人能救小美的命。我撲通一聲跪到他的腳下:“若白求求高人,請您救小弟一命,若白此生願為您牛馬,從今而後,為您立長生牌位,天天參拜!”

“你這孩子,起來吧。”那人把我撫了起來,緩步到小治的床前,號了號脈相,然後從懷里摸出一只象牙白的瓷瓶,從里面倒出一粒四溢的桔黃藥丸,捏開小美人的口,送了進去。

我就定定的看著小美人,一顆心還是七上八下的,我知道自己應該相信面前的人,但是我還是不放心。我一會看看那位老者,一會看看小美人。

“高人,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我實是忍不住,硬著老臉問道。“三個時辰。”我還要受三個時辰的煎熬,小美人一刻不醒,我一刻不能放松。

“謝謝高人賜藥,若白日後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我的豪言壯志只惹來那位高位的一個輕笑,我怔怔的看著他,他的來曆絕不簡單,是敵是友沒有分明白之前,我還是要保持一分清醒與警覺。雖然我對付他簡直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但是我還是盡量保持著戒備之

“你這孩子,從哪來的?怎麼這麼多的胡亂心思”高人的突然一問讓我後脊一涼,我牙直打顫,臉上的表情頓時石化,一又眸子恨不得瞪掉出來。“這就呆了?”他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我頓時覺得放松不少。“你不是若白,我說的對是不對?”他自接了話,我的嘴張成了型,好一會才翕上。

“高人,求高人指點一二。”我抱住他的腿,痛哭流泣。他像是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輕輕的撫著我的頭頂,分外的親切。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章 對峙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六十二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