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開棺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四章 開棺

此話一出,我感到他的手也隨之一顫!然後他確認的看我有沒有開玩笑,我極為認真的又說一遍:“我要開棺!”

這次他聽明白了,不覺的皺了眉頭說:“這是對故去之人的大不敬,你怎麼能如此任性,若白……”他想說若白定不會如此做。

“靖寒,若白會不會如此做我不知道,但是,今日這棺必須要開,我其實思慮了幾日,只有這里最有可能,不然你給我個更好的解釋?就算她嗜賭成瘋,也不會將父親所留下的珠子輸掉。”我拉著他的手一邊向上爬樓梯一邊說。

他心里有的只是對故去的長輩所有的尊敬,而我有的只是對真相的探尋,當然我是知道這般做不好,但是為了真相,我就只能豁出去了。而且我有種預感,這里絕對不簡單,任誰也不會擺兩口棺材放在家里,俗話說得好,入土為安,蘭若白不會這麼不孝順,我能肯定的說。

我對著蘭若白母親的棺木拜了拜。“爹爹,娘親,恕女兒不孝了,您兩老在天有靈,定不會怪罪女兒的,是不是?”我說完向尉遲靖寒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動手了。靖寒仔細檢查了棺木,連連搖頭。“怎麼了,有何不妥之處?”我見他一臉的疑惑問道。

“竟然連棺釘都沒有釘,這不是太奇怪了嗎”然後靖寒手扶在棺蓋上,用力的將一邊推,棺蓋發出吱噶吱噶的響聲,雖然知道事有蹊蹺,可是開棺之時。我依舊是心提到了嗓子眼,連連往下咽吐沫,緊張至極。棺蓋一點點的被推離了最初的位子。我後脊發麻,寒毛都豎起來了。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做這大膽地決定,要開人家的棺蓋子,我覺得自己臉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上牙下牙直打架。看來這種缺德事真不能做,特別是我這種心理承受能力差地人。

靖寒也是一臉的嚴肅,目光如炬,緊緊地盯著已經裂開一條細縫的棺內,我實在不敢看,將眼睛死死的閉上。“已經打開了。”尉遲靖寒的聲音響起。我手捂著眼睛,還是不敢看,我是真害怕里面萬一,萬一是具尸體呢

“有沒有尸體?”我怯怯的問。就是不看棺木,我是真害怕。“你自己看看吧。”他聲音依舊如平常,聽不出有什麼波動。我深呼一口氣,像是下了萬般決心一樣。將手指透開一點點地縫隙。瞄了一眼棺材,結果當真如我所料。里面竟然是空的,什麼也沒有……

這一發現可讓我和尉遲靖寒均嚇了一跳,看他那表情也是從來都不知道那棺材竟然是空的。一路看文學網蘭若白還是不信他的,這麼大的事都沒有告訴他,他眼里的驚訝和受傷的神情交織在一起,讓人心疼。“靖寒,以後我有什麼事都會與你商量,好不好?”我連想都沒想話就說出了口,說完之後我自己恨不得咬掉舌頭,這不是添亂麼我!

而他像不認識我一般,緊緊的盯著我的眼睛,好似在看我有沒有戲弄他一般。“靖寒,我到這里,也沒有什麼貼心地人,你可就算是我的知己了,以後有什麼事還得依靠你呢。”我把話盡量向回轉轉,不然之前那話會讓人覺得我在暗示表白。“好說。”他收回眼里的那一抹驚喜,將目光調到那空空如也地棺木上。

我長舒口氣,走近棺木。“蘭若白啊蘭若白,這樣的謎題讓我們如何作解?”我手拍著棺木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原以為蘭若白會將她父親留下地那些珠子都放進母親地棺木中以作吊念,結果竟然是口空的。

“要不要看另外一口?”尉遲靖寒開棺上了癮,這口沒有東西,會不會在另外一口里。我也報著一絲幻想,便點頭應吮了。結果令我們哭笑不得,兩口棺木竟然全是空地,別說尸體了,就連一片布絲都沒有。我第一次上來這里時還嚇得暈倒,真是無言了。

蘭若白很聰明,聰明到了一定的程度,竟然弄了兩口空的棺木放在這里,她這是設的什麼障眼法!我想不明白,也不想再想了,蘭若白終究也是一個糾結的奇怪人,她這麼做自然是有她自己的道理,我也沒必要非探個究竟,至于蘭府的寶藏,既然這里沒有,那估計也不是我能猜得出來的了。

我將懷里揣的那粒珠子隨手就丟進了那棺木中,既然不在里面,我也不打算浪費時間再找了。丟進空空的棺木里,也就算是為你完成了你父親的遺願了。也不枉我用了你的身子,這心願也算是了了。

我獨自暢想在自己的思緒里。“你聽到了嗎?”尉遲靖寒問我,我還沒回過神。“什麼?”我回問到。

“聲音啊,珠子落進去的聲音,還有你看那珠子所在的位子。”經他這樣一說我才開始留意,之前已經心灰意冷,不想再找了,這會信心重燃了。

那珠子滾了幾滾,竟然與我的只有一臂之隔,可不看那珠子,這棺底最少與我也有兩臂,這就是里面的玄機嗎?被混淆的視覺,讓大家以為那是普通的一口空棺,其實不然,它若不是帶有夾層,就是實心的,這里面一定大有玄妙!

“靖寒,把棺蓋掀掉,我們看得仔細些。”我建議著。他果真是內力深厚之人,那麼大一副棺蓋,一下子便掀翻在地,而且落地時還悄無聲響。我伸了伸大拇指,他卻皺了眉頭。

“又怎麼了靖寒?”我焦急的問,可千萬不要有事啊!不會砸掉腳了吧?“棺蓋也有異。”他說出幾字,我們這心里的疑惑是越來越多。“怎麼回事?”我問,同時眼睛也放到那棺蓋上面。

“重量不對。若是普通的棺蓋,不會這麼重,而且這也太重了。”他答道。眼睛也在上下打量著棺蓋。“靖寒,用你的劍劃上一下試試。”這樣不管棺蓋是什麼材料做的,都可以一目了然了。

“好。”他當下抽出佩劍。舞了一個劍花,鏘鏘兩聲。我只看到眼前一道金光閃過,定眼一瞧,被劍劃開地地方竟然是金黃色的!!這下我們兩人幾乎都張大的嘴巴,這哪里是棺蓋,這根本就是金塊!

我與靖寒將棺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檢查個遍。結果只有棺蓋的四周邊緣是木質,里面全是黃金所築。蘭若白果真有些心思,任人打主意也不會想到棺材上面,真真是保住了家財。不管是防外賊還是家賊,她都做到了。

“我們再看看棺木里面還藏有什麼玄機吧!”尉遲靖寒將蹲在棺材蓋子邊地我拉了起來,兩人一直將腦袋探進棺材里面。

“你猜會不會這棺木也全是黃金做的?”我側著臉問尉遲靖寒。“很有可能,不然你說蘭府的錢都哪里去了,若白就算愛賭,可也是有節制的。她不會將父樣積累下的家業敗光地,就看她這幾年的努力,就知曉了。”尉遲靖寒對蘭若白的評價還是很高的。我眯著眼睛斜他一眼以表示我的不滿,我就是不氣不過他總是若白這麼好那麼好的說!

“劃開。我們看看不就知道了嗎?”我扯著嘴角。只知道動嘴,不會動手的說。“嗯。”他的寶劍當真是絕世珍寶。削鐵如泥,一劃棺底部就露了一條細逢,果真是透著金色的光,雖然不是很明顯,我將油燈拿得近了些,這才確定,這口棺才就是金子做地,另外一口我們檢查之後,也得了同樣的結論。

這棺木應該是在蘭若白的爹娘去世之後鑄造地,當時的蘭若白十多歲,就有這等心思了,果真是少年有為!

如果真是幾年前鑄造地,那麼蘭若白這幾年賺地錢又藏哪里去了?啊

老天,我在蘭府的第一等大事就要定為找錢了嗎?

我無語問蒼天

“喂!回魂了!”尉遲靖寒地手在我的眼前四下里晃了又晃,我收回心神,然後清了清嗓子道:“靖寒,蘭家的錢產除了這些以外,還應該有更大的一筆不知道被蘭若白藏哪里了,我們得用心把它找出來。”

“你這個財迷,這些就是讓你過大福大貴的日子也夠活幾個輪回了,還不知足?”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我。“沒聽說過貪得無厭嗎?我只是想把它找出來,我要享受這份樂趣,其實我什麼也不缺,沒缺吃少喝,我要那麼多錢做什麼?又不到月亮上面!”我反駁著。

“是,你不貪財,只想享受樂趣,到時候找到了那些錢,也不屬于你,別忘記了,蘭家的一半財產是屬于我的。”他一臉壞相,我抽了抽眉角,這個,怎麼一轉臉就變了。

“是你的,是你的,我也沒說不給,再說了,其實現在就什麼也不給我,我也樂意,頂這個張臉,到哪里隨便一簽,我也能支個萬頭八千的銀票,還怕沒有吃喝嗎?實在不行,任這副嗓子我就是到青樓里去賣唱,去賣笑也能對付個吃喝,再不濟我就找個男人嫁了,也不至于挨餓。”女人就這一點好,不行就找個男人嫁了,而且男人卻沒有辦法找個女人嫁了,不過如果想當二爺的也不是不行,只是這臉面問題有待于考慮。

“有我在,怎麼也不會讓你輪落到去賣唱的地步!”尉遲靖寒臉發青,額上青筋都暴起來了,好像我已經到青樓去賣笑了,現在正跟客人調情一樣!

“是是,這只是最不濟的預想,我想我們也不會過這種日子,要是有一天連蘭家都這樣了,估計這個朝廷也快要沒落了,你說是不是?”我手摸著金棺材,嘻嘻的笑著問他。

“你,這個人還真是喜笑無常,誰不想著好,只想著壞”他寵溺的敲了一下我的腦門,我吡牙一笑,今天總算是滿載而歸。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三章 找寶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五十五章 貴客上門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