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第一卷 轉生 第十五章 與尉遲靖寒談事(下)   
  
第一卷 轉生 第十五章 與尉遲靖寒談事(下)

“呵呵,尉遲公子好氣魄,雖然我不記得蘭家有多少產業,但我想那絕對不會是筆小數目,你竟然視為糞土,若白佩服!”我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算是給禮。給他戴高帽,其實我不喜歡那種生來就是含著金湯匙的人,他們什麼也不缺,所以什麼也不在乎,而我,一直都在很努力的很努力的賺些微薄的辛苦錢,他們卻什麼也不用做,我心里極為不平衡,這應該就是心理上的差距,我永遠無法跨越那道小市民的思想。與其說我羨慕,不如說我妒嫉。

“若白,你與我之前為何總是這般陌生?還要這樣挖苦于我……”尉遲靖寒竟然有些難過,他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這不得不讓我再次震驚,他這樣的表情,我不會看不出來,難道他的心里其實是……

“若白,你到底要怎麼樣?”尉遲靖寒沒有等我回話,一把握住我的手,眼睛都有點紅了,是那種要發怒之前的紅,我不由得顫抖起來,我討厭被人那樣注視著,直勾勾的赤裸裸的。我用力掙脫他的手,他卻越握越緊。

“尉遲公子,請你尊重你自己!”我從牙逢中擠出這句話。我說得很冷漠,他果真松開了手。我知道有的時候不一定你要講話很大聲才有效果,像現在這樣的場合,只要話說得堅決一些,一樣能起到震懾的效果。尉遲靖寒不是呆子,他也很驕傲,被人家這樣說,他自然不會不顧及自己的面子,松開了我的手。

“若白∼為什麼你一直這樣遠離我?”尉遲靖寒這樣氣勢的人也有像泄氣的球一樣無精打采的時候嗎?蘭若白到底給你下了什麼咒?讓你這樣為她!

原來在人的心里一直都有個慣病,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人家手里的東西永遠是最漂亮的!我應該嘲笑你嗎?尉遲靖寒,你也有這樣幼稚的時候?我們就是這樣的隔岸相望,遙不可及,有一天我可能會突然消失,像被風帶走了一樣,連回聲都不會留下……

“尉遲公子,現在的我與以前的我已經大不相同了,我幾乎不記得曾經發生過的所有事。就算醒來的時候,有人說你是我的夫婿我也不會懷疑,因為那個時候我就像一只玩偶,隨人擺布,而現在我除了腦袋空空,其他與常人沒有差異,我會一點點找回曾經失去的,記憶也好,權勢也好,我必須得活下去,平平安安的活下去!”這話是以我張靜雅的口氣說的,蘭若白的腔腔調調我始終不喜歡,也學不來,她依舊是她,我依舊是我。

“若白,你變了!”尉遲靖寒也很驚訝,他盯住我的臉,仿佛是在看另外一個人,在他的心里蘭若白應該是什麼樣的呢?蘭若白在他的面前是一副什麼樣的姿態呢?

“我變了,大家又何償不是?”我沒有辦法反駁他,我總不能告訴他蘭若白的身子里住著另一個人的靈魂吧!

“若白∼”尉遲靖寒歎了口氣,收回了目光,很無奈有些無力的說下去:“你有什麼想法盡可予我講,我盡量幫你。”

好極了,我等的就是你的這句話。其實我不是想去挖你心里的脆弱的感情,也不是想要探聽你的隱私,今天這事,有些是超出我預想的。

“我叫你靖寒可好?”既然要站在同一條戰線上,那麼稱呼親切一些總是好的。我看到他點了點頭,我這才接著說:“既然蘭家現在的大權在你的手上,我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這月末我想要盤點收益,蘭家所有的營生全都盤點,帳目我要親自過目,當然你要在我身邊助我一把,因為我總覺得有人不喜歡我管太多。”我頓了一頓望向他,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我這才接著說下去:“靖寒,爹說給你的就是你的,我不會多占一分,而且現在蘭家也應該交給小弟來掌管了,我畢竟一介女流,總是握著大權不好。”我露了一點點的小女人姿態,尉遲靖寒果然上道。

“你一直做的都很好,巾幗不讓須眉,誰敢看你不起?!誰敢說你的閑話?!”原來尉遲靖寒對蘭若白的評價這麼高,可惜了,你這種認識也只能停留在以前了,現在的蘭若白不會再霸著這份產業了。

“我也累了,想要休息,過過安靜的日子。”我先應該從蘭若白的爛攤子里抽身出來,然後另立屬于我的張靜雅型的事業,雖然不能一下徹底擺脫掉蘭家的影子與勢力,但是可以慢慢的,一點一點的進行。我知道只要盡心了,總會成功。

“若白,你做你想做的事吧,我不會攔你。”尉遲靖寒這樣一說,我心里有了點底,這個時候我除了相信他,也沒有人可以相信了,我賭這一把,賭他對蘭若白的情意。

“靖寒,其實我不想做什麼,人活一世,哪里有那麼多的如意事,曾經的我擁有很多,可是同時我也缺少很多,我也算是經曆過大劫的人了,現在能活下來其實已經不易,我又何必給自己找些不快樂呢?”我說得句句在理,就邊尉遲靖寒也要相信了,但是他比我了解蘭若白,所以他很驚訝,他根本不相信蘭若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若白,你不是摔了腦子?”他竟然會問出這樣幼稚的問題!

我翻了下白眼,賞給他!

“靖寒,你覺得我現在不正常嗎?還是你看我現在像是在做夢?”難道我說的話是夢話嗎?讓他這樣的不信任我!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若白,你明白的。”人急的時候就會有些語無倫次,他也一樣,看來一個人,無論他再怎麼厲害,在自己重要的人面前依舊會有些許的失態。

“別這樣看我,靖寒,我今天只是想把我的想法和你說說,現在這個家里面我也沒有什麼人可以相信。”這話夠掏心了吧,你就安下心來好了。

“嗯。你想要怎麼做?”他緩過來了,神情也自然如初,恢複了以往的精明,問我。

“我只是想把家產算清楚了,有多少金銀,多少的莊園,多少土地,一半歸你,剩下的一半我與小弟一分,我從此出蘭家門,再也不踏回來。就這樣∼”我的決定夠絕決吧,我要盡快這樣做,不然以後尉遲靖寒不在的時候,我也許就不像現在這樣安全了,我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我要為自己考慮考慮,我不能永遠窩在這里,這里想要害我的人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從尉遲靖寒的口中得知的蘭若白又是另外一個樣子,我曾經看到的又是一個樣子,不知道蘭若滄眼里的蘭若白是什麼樣子?估計不會太好,總之不會高尚就對了。

“若白,我說了我不要,我那份給你好了!”尉遲靖寒冷著臉說,眼里有著忿然怒氣。“靖寒,這是爹爹說了給你的,那就是你的,我就是只拿家產的百分之一一樣可以活得很好,但是,這些該是誰的就是誰的,我相信,我這樣分配應該還算公平。”我絕對不會多占人家的,何況蘭若滄這些年在外面建築的產業還少嗎?我不信他一點蘭家的錢也沒用!單看趙福對他的態度,我就知道了,趙福私下里一定相助過他。

我說得義正辭嚴,尉遲靖寒也覺得改變不了我的想法,所以也就默然暗許了,我得到一個支持者心里面高興,臉上自己就流露出來些許,眉眼彎彎,我抿了口茶。笑呵呵的說:“靖寒啊,你家里人可還好?”我這時才敘舊話家常有些晚了哦,應該最初說這些才對。

沒辦法啊,我張靜雅就是這樣一個人,常常是不按牌理出牌,所以,有的時候,總監也說我是個皮丫頭!真懷念那個時候啊,雖然累些,可不會擔憂性命。

“你去過不就知道了?”他怎麼這麼喜歡反問句呢?每一次反問我,我就覺得有個坑等我去跳。

“以前不記得了,以後我會常去的。”我不知道的事太多了,仙仙告訴我的只是個大概,我要重新了解身邊的人。

“若白,你真的變了,以前你是從來不會這樣客氣的和我說話的!”呃,他這樣一說,搞的我不知道要怎麼說好了,蘭若白以前的樣子我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不知道,問問不就知道了麼!

“靖寒,我以前是什麼樣子的?”我好奇心大增,眨巴著杏眼,水汪汪的望著他,不信你不中招!

“你以前總是不大理采我,而且說話很苛刻。”他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酸。不過我的嘴卻是幾乎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怎麼可能,你這麼英俊的人,怎麼會不理你呢?”我嘴快于腦,都沒在腦子里過過慮就說了。

這次換尉遲靖寒張大的嘴,他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我拿了一個小碟子放在他下巴上,他這才回過神來,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又做了什麼壯舉嗎?

“你到底是誰?”他這話問出口的時候,我整個人僵在那里,我的心沉了。我整個人像被雷擊一樣,我知道大事不好了∼

上篇:第一卷 轉生 第十四章 與尉遲靖寒談事(上)    下篇:第一卷 轉生 第十六章 無意露馬腳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