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借尸還魂做王妃第一卷 轉生 第十二章 猜疑   
  
第一卷 轉生 第十二章 猜疑

想到此處,猶如身陷暗沉大海,寒從心起∼我默默的站起身來,這個看起來歌舞升平的宅院,處處是陷井,亭邊的潔白花束開的喧鬧無比,是不是知道自己的期限所以才開的如此放肆?而我沒有花朵的無知和誠實,我小心翼翼又如此的盲目。

如今只能一個人面對黑暗的大海。

軒轅治看我站起身來良久,面色陰沉不定,以為是站的久了,身體不適,便上前扶我,命下人抬了轎子來,我現在真是累,我的腿還不能走太久,特別是我在思考事情的時候,如果再走路,很有可能會撞牆,這樣的糗事我可不想出。

我不知道蘭若白以前在軒轅治那里存了什麼,也不知道軒轅治即將拿出來的東西是不是對我有著很大的用處,但是我覺得這個東西絕對不能落到其他的人手里,依照我的認知,既然是秘密,那麼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上了轎子以後,立刻就決定去軒轅治的住處,把他說的那個東西取來,我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蘭若白如此的小心。

我不知道我們剛才的談話有沒有人聽到,蘭府上下不可能沒有各方的探子,我不知道哪些是歸蘭若白管的,哪些是為趙福等人效力的,所以剛才說的話,很有可能有人聽了去了,所以,在我們拿到那個東西之前,我覺得也許有人會先動手,但是事情並非我所想的那樣發展,到軒轅治的住處時,沒有任何異常,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還是我太過于疑神疑鬼了,我總覺得這府里靜的有些可怕∼

這是府邸靠西的一處院落,不及若滄的幽深,沉穩,也不比我處的精致典雅,但自有它的一番風韻,前後都是竹林,綠意蒼茫,門庭里邊處處都是大顆的海棠,在烈日下頂著碗大的花朵,幾個小丫頭正在噴水,看見轎子停落,忙跑出來。

進了院子,直奔書房而去,軒轅治吩咐丫頭備了茶點在前廳侯著,閑雜人等退下,變關了門。“表姐,就在這里。”我環顧了一下,四壁掛滿了書畫名家的真跡,青花瓷的膽瓶擺在書案兩側,里面插在五彩斑斕的孔雀翎。軒轅治在還是很聰明的,從書架上一次性抱出一尺厚的一摞書,將那些書在我的面前展開,然後將那裝訂書的線繩全部拆開,接著頁數找了大概一個時辰,才把他說的蘭若白寄放在他那里的東西整理好。他小心的將那些紙張按照順序整理好,用一塊油布卷好了,很鄭重的交到我的手上。

我覺出來這東西的重要了,也挺佩服軒轅治,竟然用魚目混珠的方法來掩人耳目,不過總的來說,這個方法還挺好的。我沒有細看變將那東西收進懷里,我覺得沒有人敢在蘭府到蘭家大小姐的懷里搶東西。

我看著軒轅治,他又將之前散落一起的書冊重新裝訂好,這手法很熟練,好像私下里練過千萬遍了一樣。他很寶貝那些書,我等著他將書收好,然後帶了些隨身用的東西,這才跟我出門。我在他的耳邊輕聲問:“小治,這東西放你這里有多久了?”他側過臉來,吐出兩字:“兩年。”我心里暗討,原來已經這麼久了,看來蘭若白也早做打算了,這蘭若白還真不是一般的人,如此早的就做這種打算,想來要分家她知道那也是早晚的事,或者說她想用這個東西准備東山再起!真是小小年紀,城府頗深。

休息片刻,軒轅治吩咐下人准備好了轎子,一行人變往回走,一路上,我的手都護在胸前,仿佛那是自己命運所在,沒有了它就沒有了立足之地。

軒轅治就這樣住到我的院子里,我安排他住在了鄰近的房間,對外宣稱,一人無聊,找個人陪著聊聊天,說說話,丫頭們好像很喜歡這個小少爺,高高興興的准備著,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可是私下里面,大家就眾說紛紜了,好聽的說蘭大小姐相中了表少爺,也有說蘭大小姐仗著自己的位子欺負一個孤苦的孩子,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把我說得這就是一個褻瀆、齷齪、惡劣,簡直就像我走在哪里,哪里的草都會被臭死一般。

但是,奇怪的是,尉遲靖寒雖然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夫,可卻一點表示都沒有,我這便開始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真喜歡蘭若白呢?還是他也有他的無奈,比如家里父母雙親的壓迫,或者他早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也說不定。

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我將軒轅治給我的冊子重新包好,收進懷里,這里面寫的字一半我都不認識,我有些懷疑,為什麼古人寫東西要用真筆字呢?還有為什麼要用文言文,里面的通假字更不用說了,我幾乎要覺得大半篇都是通假字了。最後的結論是我看不懂,明天找軒轅治來看看吧,我在這個時候應該不恥下問,我不怕人家笑話,而不怕人家生疑,一個人忘記的事再多,不可能連字都忘記了,也不可能連字都不會寫了。

這才是我害怕的,我致命的馬腳,所以我已經很勤奮的在練習了,我常常用毛筆蘸了水,在桌上練習,模仿著蘭若白的字跡,我甚至連紙都不敢用,怕別人知道我在臨摹以前的字體。

雖然是勤加若練了,可是蘭若白實在是太有才了,我現在只臨摹一種字體就已經很費力了,她是如何練習了那麼多種字體的書法呢?

我將筆掛回到筆架上,今天的練習結束了,我還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把蘭若白與尉遲靖寒之間的信件好好的研念一下,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很值得推敲,單從他不來質問我與小表弟一事上,就讓人生疑。

我吩咐了一個小丫頭,人帶的多了反而不好,輕車熟路,鼓足了勇氣再次進了‘逝風閣’,我直接找到那貼有‘靖寒’封條的箱子上面,將里面的信件全都取出,然後我又細細的翻了一下箱子里的其他東西,我記得,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尉遲靖寒腰間懸掛的玉佩很眼熟,我記得……

找到了!我就說嘛,我張靜雅對好東西向來是過目不忘的,我將那塊玉佩也取出來,反複琢磨了一下,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將玉佩收回到錦盒里,我又看了一下其他的東西,我翻出一對流金的瑪瑙墜子,小巧精致,光彩四射,掛在耳朵上面,沒辦法啊,個性使然,改不了了,我就是愛美∼

我像是作賊一樣,把那些信用帕子遮了一下,然後出了‘逝風閣’,這些東西其實我早應該看的,敵人就在眼前了,我才開始著急,我真是慢熱到一定程度了。

我躲回自己的房間,將尉遲靖寒的信一封封展開來,一封封的看,反複的看,里面還真說了一些我不知道的,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尉遲靖寒怎麼那麼痛快的就回應我先不成親的事了,原來兩個人均是父母給定的姻緣,卻又都不能違抗,便私下里定了一些不成文的只有兩人才遵守的規定。親事,能拖後就拖後,如果兩人當中有一個人找到了喜歡的人,那麼另一個一定要搞失蹤,然後協助別一方結成連理。

媽的,這是什麼游戲,這麼幼稚,真是沒法說了,古代人原來也會玩這種翹家搞失蹤,我心里鄙視了一下下尉遲靖寒和蘭若白,還好你們這信是三年前寫的,不然我還真沒有辦法認同你們的幼稚行為。

不過這樣也好,我正可以利用這一點,蘭若白既然與尉遲靖寒兩人之間達成過這種協議,那麼就說明兩人是同一條戰線上面的。

但是,我又開始懷疑,這信件雖然說是放在‘逝風閣’里,鑰匙也一直都戴在我的頭上,可是我有病的時候,整天暈暈乎乎的,誰想拿出去,翻看什麼東西也都不會被我發現,這信怎麼就沒有人知道呢?或者早就已經有人知道了,所以這親事也是一拖再拖?

我有些糊塗了,猜不到尉遲靖寒心里面所想,也猜不到蘭若滄心里面所想,他從來沒有主動到我這里來過,也就是說他從沒把蘭若白這個姐姐放在眼里過,我頂著蘭若白的身子去看他,他一點也不為所動,他這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蘭若白的呢?我將尉遲靖寒的信收起來,想著哪天還得放回去,看過了,放在手里就沒有用了,如果有人想看,他們早就看了,還用等到今天!

我終日里呆在房間里面琢磨這些人,然後盡可能的去臨摹蘭若白的行楷,一直是模仿著她最近時期的書寫方式,所以現在也算小有所成,我暗自高興著。身體已經全都好了,腿也已經活動自如了,只是不能跑跳,那樣還會隱隱的痛。

這日,天氣晴朗,一早晨風吹的絲蔓嘩嘩作響,起身吩咐丫頭們上了早茶,洗漱完畢,用了餐,便拿筆蘸水在桌子上練字,才擦過了桌子上的水跡,軒轅治便滿臉堆笑的走進來,“表姐,你忙嗎?”清脆的聲音,我一聽就滿心的歡愉,這個男孩子怎麼說也是我喜歡的類型,雖然外面傳言不好,我一直沒有反駁,一是因為我現在實力不夠,二呢,我也的確喜歡這樣的人兒,如行水流水一樣的乖巧人兒,誰不動心。

“小治來了,快進來吧。”我將桌子拾掇利索,望向門口。軒轅治一身白衣,紮了落日黃的腰帶,束著發,未有一絲凌亂,一又明眸熒亮熒亮的,嘴微張著,臉上掛著兩只淡淡的酒坑,陽光投到他的身上,像是踩著金光而來的仙子一般,世上怎麼會有這樣俊美的人兒呢!

“表姐,我有事想找你商量。”一臉的乖巧,長長的眼睫像小團扇一樣,忽閃忽閃的,把我這心里弄得這就一個癢。我拉過他的手,讓他坐到我身側的椅子上,關心的問:“什麼事,小治說就是了。”

“表姐,再過三日,我想去‘云望寺’還願。”說這話的時候他半低著眼瞼,臉上掛著淡淡的紅暈,真是好看至極。我當下拍了胸脯許諾道:“自然可以,三日後我與你同去。”我此話一出,軒轅治竟然紅了眼眶,我安撫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這孩子真是容易滿足啊,這樣的小事便感動得哭了。

而在我的眼里,這是一個好機會,我還從來沒有出過蘭府的大院子呢,以前是腿腳不便,現在正好有個借口,我想那些人也應該不會反對的。

而且我要把我已經康複的消息透露出去,說我以身試險也好,膽大妄為也好,我必須和外界接觸才能知道有多少敵人,才能知道有多少的自家人,而且從蘭若白失憶之後,蘭府也太過于平靜了些,以前蘭若白的書房不說門庭若市,也絕對不像現在這般冷清,除了軒轅治偶爾過來,再無他人來訪了,以前那些要踩平蘭若白門檻的人都哪里去了?

我的生財之道還要從那些人手里來呢?

難道是有人故意擋了我的財路?在我生病期間把財源都攬到自己的懷里去了?

上篇:第一卷 轉生 第十一章 軒轅治    下篇:第一卷 轉生 第十三章 敘舊事交大權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