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賢梁師第一卷 黃巾風暴 第二十三章 張角病危?   
  
第一卷 黃巾風暴 第二十三章 張角病危?

進入廣平城內,到處是殘垣斷壁和煙熏火燎的痕跡,街道上殘留的血跡已經干枯,變成一塊塊醬紫色,黃巾軍的士兵占據了城內的民房,到處都有士兵在休息,很明顯城內是太平道的正規部隊,紀律雖然算不上嚴明,但和城外那些兵痞比起來的確好了很多,波才的徒弟帶著張梁一行來到了城主府,這里已經被黃巾軍占領,成為了臨時的帥府,門口戒備森嚴,由一些從黃巾軍中挑選出的精壯來擔任護衛。

波才的徒弟在這里可能地位不低,帶著張梁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了帥府,剛進入大堂,波才就帶著幾個黃巾軍的將領出來迎接,波才雖然和張梁也算熟人,但是禮節不可廢,因為張梁現在的身份已經不同了,自從張梁在洛陽發威後,立刻成為了太平道的第二號人物,在荊州和洛陽地區,張梁的威名甚至比張角更盛,張角知道張梁的事後,封張梁為人公將軍,張梁現在已經算黃巾三巨頭之一,只是手中暫時還沒有兵權罷了。

波才和一眾將領在大堂恭敬的跪迎張梁的到來,換作平日張梁肯定要客氣的把波才等人請起來,並寒暄客套幾句,可是今天張梁的心情實在不好,黃巾軍的表現太讓他失望了,要不是顧及自己的身份面子,張梁都想破口大罵,城外那些算個什麼東西?張梁恨不得一天雷把這些雜碎劈死。

張梁面色陰沉的走向大堂的主位,馬元義在張梁身邊不住的給波才使眼色,馬元義算是入門比較早的,而波才是後入門的弟子,很受馬元義的照顧,馬元義這是暗示波才千萬不要觸怒張梁,今天的事波才的確領軍無方,如果張梁震怒,說不定會降罪于波才。

“今天我剛到這里就被城外軍營里的士兵打劫,不但如此,我還發現這些士兵強搶民女到軍營里淫樂,難道你波才的軍隊都這是樣的垃圾嗎?我給兄長的書信里交代的很清楚,甯缺勿爛!黃巾軍絕對不能像土匪一樣!可你看看現在,城外的那些士兵都是什麼樣子!比地痞無賴更可恨,他們不是軍隊,是強盜!是流寇!”張天策站在大堂上對著波才和一干將領大聲的咆哮著,手掌啪啪的拍著大堂上的桌案,每掌下去桌案就陷入地面一分,最後一句話說完,桌案的四條腿已經完全陷入地面。

幾個黃巾將領被張梁的怒火嚇的不敢出聲,這些人雖然不認識張梁,可是張梁的威名已經傳遍整個大漢,不管是血戰長街還是單騎劫法場,都被百姓以訛傳訛,張梁已經被神人化無敵化了,再見到張梁剛幾掌就把桌子拍進石頭地面的武藝,這些普通將領那還不寒憚若噤。

“天策,一定事出有因,讓波才解釋一下。”馬元義在張梁的身後勸道。

波才垂首站立在桌案前面恭敬的道:“稟告將軍,城外的部隊都是在我們攻陷廣平後自己投奔而來的,所以並未經過訓練和篩選,我並不知道這些士兵會如此不堪,至于他們強搶民女的事我一定會派人查個清楚。”

張梁道:“既然這些自己來投奔的黃巾軍良莠不齊,為什麼還讓他們加入,難道我書信上講的你們不知道嗎?”

波才奇怪道:“書信?師尊從未告訴過我們有書信的事情啊。”

張梁皺眉道:“不可能,我在洛陽的時候曾經飛鴿傳書給兄長了。兄長身邊的書信是由誰負責管理的?”

波才想了想說道:“書信一直是由唐周負責的,唐周已經被師尊派到洛陽去了,難道將軍沒有見到他?”

張梁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所有的飛鴿傳書都被唐周攔截下來,交到張角手中的書信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又是該死的黑輪教。

“那現在這樣的情況根本打不了仗,戰事一旦發生,這些士兵一定會影響我軍的戰斗,更不能讓他們打著我們太平道的旗號為非作歹,以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姑息。”

張梁坐在主位上沉思片刻後,斬釘截鐵的道。:“你馬上派人把命令頒發下去,以後亂殺百姓者,斬!搶劫財物者,斬!奸淫婦女者,斬!立刻派人組織督軍部隊,把部隊的紀律整頓好,一日不行,我們就整頓兩日,什麼時候軍隊的紀律嚴明了,我們什麼時候再進攻,哪怕朝廷的軍隊打到我們眼皮底下來,也要先把軍紀整頓好!”

波才聽完張天策的安排,並沒表示有什麼異議,就安排手下的將領去辦事了,波才滿臉笑容的來到張梁近前殷勤的說道:“人公將軍和馬師兄一路風塵仆仆,不如先到府後休息沐浴,稍後我會設宴為將軍洗塵。”

張梁的確累了,一路上風餐露宿一直急著趕路,吃的都是干糧,現在聽到波才的安排,隨便跟波才寒暄幾句,然後就隨著波才安排的人去府後沐浴了。

波才等張梁進入府後,快步來到院內,剛才出去的幾個黃巾將領竟然都等在這里,其中一人見波才出來趕上前幾步道:“方帥,這位人公將軍來著不善啊,一到廣平就想奪咱們的權啊這是,您看是不是……。”說著揮手做了個砍頭的手勢。

波才搖搖頭道:“現在還不是時機,張梁的太平要術非常厲害,師尊經常誇獎張梁如何天才,雖然我不信洛陽那邊傳來的消息,但我們對張梁的身手絕不不能輕視,他的身邊還有馬元義在保護,還是安排妥當今夜按原計劃行事。”

另一個黃巾將領道:“方帥,我們怕他作甚,我們手握幾十萬兵力,就是用人堆也堆死他了,何必這麼麻煩。”

波才罵道:“蠢材,你們懂什麼,大賢良師已經病危,各地的方帥都在為自己找出路,張梁現在的聲望僅次于張角,殺他當然要秘密行事,如果泄露出去,我們肯定成為眾矢之的,人頭不保。”

黃巾將領拍馬道:“方帥高明,張梁今夜肯定逃不出咱們的手掌心。”

波才低聲吩咐道:“好了,既然都清楚了還不趕快去安排,今天的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等波才和眾人散去,在不遠的屋簷下張梁探出腦袋,對旁邊的馬元義道:“波才果然圖謀不軌,還好你提醒我這家伙今天的行為有些怪異,不然今夜我們怎麼死都不知道。”

馬元義道:“波才我倒不擔心,我擔心的是剛才他話中所說的是否屬實,難道師尊真的病危?”

張梁寬慰道:“你別擔心,兄長神功蓋世,不會有問題,你翻牆出去找張燕安排一下,看看今夜波才玩什麼鬼把戲。”

馬元義雖然擔心張角,但是也覺得張梁說的有道理,張角的武功他是清楚的,已經到了刀槍不入寒暑不侵的境界,怎麼會病危?

等馬元義翻牆出去尋找張燕,張梁回到波才安排的房間脫掉衣服,鑽入浴盆之中,全身浸泡在熱水里,享受這難得的舒適。腦子里卻在思考波才的話,曆史上的張角也是在黃巾起義不久就病死,然後太平道群龍無首,被朝廷分而殲滅,這件事真是太奇怪了,以張角的身體素質怎麼會病死?而波才為什麼要密謀對付自己呢?張角就算死了,還有張寶和他張梁,聽他話中之意,好像早有預謀想要對付自己。媽的,這個三國的時代到底是怎麼回事?總是發生讓他頭痛的事情。

上篇:第一卷 黃巾風暴 第二十二章 黃巾軍    下篇:第一卷 黃巾風暴 第二十四章 鴻門宴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