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本尊分身正文 第七章 六神五雷   
  
正文 第七章 六神五雷

北黃河域,虎威橋前。

沉天一片,陰雪不斷,方一靠近,即感覺森森鬼氣上身,氣氛詭異。

金軍數次攻擊無效,已退至外圍,苦思破解妖陣之道。

完顏宗望立于三里外小山丘,極目往陣區望去,那宛若墳墓般森森陰氣,包裹著黃河兩岸,實叫人不知從何下手以破解。

忽聞左軍調遣回來,完顏宗望詢及原因,方知楊樸已收拾宋兩利,並願前來破妖陣,忒也是大好消息。畢竟聖王特別交代若遇上宋兩利,且得以定魂術避去其攝腦之能,誰知楊樸竟能收服他,欣喜之下,立即接見于帳營中。

宋兩利當年前往金國,早已見過此位長像魁高,看似斯文,但目光卻如電之家伙,對他並無特殊好感,唯看在父親面子,客氣拜禮便是。

完顏宗望和雅說道:“小神童能歸順本軍,實是大金之福,待本座通知聖王此好消息便是。”

宋兩利道:“慢來慢來,待我破去妖陣,直搗汴京城再說!”心想聖王若發現,說不定仍想殺害自己,以消滅綠龜法王元神,那豈非前功盡棄?且拖一日是一日。

完顏宗望笑道:“是極是極!先立功再覲見,更能受到聖王賞賜,你便先破陣吧!可要本座派兵支援?”

宋兩利道:“妖陣乃引得陰魂等物,尋常人無以抵擋,我看以四大護法及楊樸軍師,隨在下先進入陣區探探再說!”

完顏宗望道:“可行可行!”隨轉問楊樸:“軍師可願同行?”

楊樸道:“自該助陣。”

完顏宗望笑道:“那在下先行謝過!”拱手拜禮,以示尊重。

楊樸知宋兩利想盡快解決此事,遂請纓後帶領宋兩利而去。

完顏宗望目光閃動,喃喃笑道:“以漢制漢,何患大金帝國不能拿下宋朝江山?”

走出帳棚,瞧向無際邊界,舒暢不已。

楊樸方出帳棚,四大護法早已一旁等候,楊樸說明來意,四大護法同意隨行。怒不笑卻暗懷鬼胎,想于陣中乘機教訓宋兩利,以討回顏面。錢不貪則喜上眉梢,待支持破陣,攻入汴京城,自可發筆大財。刁采盈能和宋並肩作戰,竟也竊喜心頭,暗忖,若非前世與他有緣?然隨又覺得窘困,暗道不可能,年齡忒也差太多。沈三杯仍在養傷,故墊後而行,照他想法,是幫不上忙,但前去見見世面也好。

一行六人,已從東方潛入陣區。

赫見沉云罩天,青云紛飛。那雪似幽靈亦像云層般東轉西掠,時而幻出陰神陰身,隨又變幻成似蛇,似猛虎,似妖獸獠牙,其間複見無數青森鬼影飄浮,實若進入地獄般,既冰冷、陰森、可怖、且詭異。

四大護法曾吃過虧,不敢越前行步,亦不敢脫隊太遠,唯跟著宋兩利,始較能安心。

宋兩利打開腦門,極盡感應,得知方虛默聚得四處孤魂野鬼助陣。然此招只能對付一般士兵,俱修道者,根本無懼,而此陣厲害處,應是能封天,且驅動飛雪變形之幽冥力量。

楊樸道:“陣中多暗坑,且能轟出雷電,威力凶猛無比,我軍即敗在此雷,小神童可有心得?”

宋兩利呃地一聲,他乃神霄五雷派出身,當年林靈素更以五雷法門自傲,雖其耍招居多,然自己確學了不少五雷法門,經此瞧去,終有所覺,笑道:“大概是吧,五雷法門皆以五行布置居多,且方虛默最喜盜人武功、法術,可能也盜了五雷法門而加以改良吧!”

說話間,他遂往左側百丈坑洞探去,那洞約丈余,深黑一片,卻覺若古井般有東西流動。宋兩利待要發掌探去,誰知古井突地轟然巨響,轟出水柱沖,嚇得宋兩利伏地躲閃。誰知陣勢經此發動,猝見四面八方轟雷不斷。雷電閃動,似若狂風暴雪,掃人生疼。

奇陣更有一股吸力,想將六人吸入某一坑洞加以毀滅。

眾人極力抵擋,仍被吹吸得晃身不斷,危急已生。

宋兩利原可拿出靈寶陰陽鏡以對敵,然他仍不想曝光,只好另尋解決之道,登時喝著:

“大家聚集一處,相互抗力,免得被搗散!”

六人皆是高手,登往左近寬空地區聚去,凝功相抗以對。

四處轟雷不斷,狂風暴雪怒掃,幾欲天崩地裂。

而那雷光有者似若金光、閃若利刀、轟若噴火、劈若山崩,有者水雷以沖、掃雪似風,森奇異怪、變化無常。轟隆之聲更是震天,四面八方齊往數人堅守處攻來,瞧得眾人背脊生寒,腦門發麻,對此不可測之天地神力,不知該如何抵擋。

怒不笑已忍不住,喝道:“不走,在此等死麼?”轉向刁采盈:“妹子,待我護你出去!”

刁采盈冷道:“休想沾我,你喜歡探路,自個去送死!”仍覺此異象,唯宋兩利較靠得住。

怒不笑難忍癟氣,道:“如此爛陣,能耐我何?現在就為你探路!”說完當真大喝,猛地沖往陣區。只見得他身形閃若雨滴般東閃西躲,且故意擺出優美姿勢,免讓心上人看扁。

然其每奔一丈,宋兩利即喊一聲:“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轟!”那“轟”聲方出,赫見逃出百丈之怒不笑一腳踩空,地面突地暴出大量勁氣,直若閃電般猛轟其身,打得他暴彈六七丈,複被天空閃電劈中,倒摔地面,原已禿頂腦袋,留下焦黑記號,嚇得他唉唉尖叫,哪顧得面子,猛又逃回眾人盤據處,驚魂未定,直道好厲害好厲害!

刁采盈冷道:“不厲害,要轟死你才厲害!”

怒不笑無言以對,避在一旁,暗道:“若走不掉,大家照樣遭殃!”瞧得雷電不斷卷襲而來,焦心又起,無暇再理它事,此時卻也希望宋兩利、楊樸能弄出名堂以保命。

眾人亦不好受,五雷不斷襲來,總把人劈得灰頭土臉,體膚生疼。

楊樸急道:“小神童若暫解不了,咱可先沖退為是!”

宋兩利道:“一次觀察個夠,免遭二次襲擊。”忽見金光閃電劈來,他則丟出隨身匕首,引其劈往他處,眾人見得嘖嘖稱奇。

複見藍青閃電劈來,錢不貪亦以匕首打去,原想引開,豈知閃電穿透匕首,硬劈得他全身發麻,頭發豎直,嚇得他詫道:“怎不相同?!”

宋兩利呵呵笑道:“閃電不同,當然方法亦不同!”

楊樸道:“照我所知,乃金木水火土五行衍化而來,方才那是金雷,第二次者應是木雷,該以樹木擋之麼?”

宋兩利道:“原該是木雷,但方虛默改良,應該近龍雷,神靈活現許多!”說完又見水雷轟來,宋兩利化雪成水,以毒攻毒迫擊而退。複見地面土雷不斷,宋兩利以桃花木劍刺符以擋。

眾人已被逼往右近一巨石處。宋兩利大喝,“五雷轟頂!”指勁打向空中,隨又拖甩引往巨岩,天雷順勢劈來,竟將巨岩劈成兩半。

宋兩利道:“快快躲入裂縫。”巨岩約若屋子般大小,被劈出尺余裂縫,勉強可擠進六人。

說也奇怪,六人方擠進去,劈雷已若失去目標般,只在附近劈擊,未再擊往巨岩。

眾人始噓氣,暗道好險。

刁采盈道:“為何巨岩縫能避雷?”

宋兩利道:“此乃土行遁,乃五行相克之理,但也是暫時棲身,若布陣者發現漏洞,及時修正,亦或土雷發至此處,照樣不易藏身。”

刁采盈道:“那快破陣啊!我可不想再挨轟!”

宋兩利干笑:“快了快了!看是五陽五陰五罡雷陣沒錯,倒是另有奇形怪物變化,似又隱含六神潛變,得小心從之!”仍注意轟雷附近之種種似龍似蛇罡氣變化,想理出格局。

四大護法不懂此道,只能枯坐干等,靜觀其變。

楊樸則涉獵較深,道:“或許真的另有潛伏陣勢,方虛默果然功夫非凡!”

轟雷又已漸漸迫近,宋兩利當機立斷,道:“等不及啦!”猛以神通攝向方虛默,而那方虛默怎知陣中來了高手,他正于虎威橋頭鎮壇施法,腦門並未封閉,登被攝著,宋兩利只喝一聲:“擺何妖陣,照樣破去!”

方虛默腦門一閃念:六神五雷陰陽陣,豈容易破得!”

宋兩利哈哈一笑:“謝啦!有了陣名,遲早破去!”

方虛默詫道:“小妖道,你敢攝我腦子?!”

宋兩利笑而不答,表示都已攝得,哪還不敢?

方虛默趕忙封去腦門,怒斥:“小妖道你果然叛國,罪該萬死!知道陣名又如何,照樣轟死你!”驅動強陣,猛往四面八方襲沖而去。

宋兩利暗道:“都被大宋國通緝,難道還要管我投靠誰麼?”既知陣名,自容易處理,仔細觀察,果然“五雷”之外,另有“六神”潛伏,已仔細盤算方位。

楊樸道:“當真確定另有‘六神’潛伏?”

宋兩利道:“正是。”

刁采盈道:“‘六神’又是何物?是我等常稱六神無主之六神麼?”

宋兩利道:“倒也對了一半。”

刁采盈道:“怎講?”

宋兩利道:“一般‘六神’乃指:心神丹元;肝神龍煙;脾神常在;肺神魄華;腎神玄冥;膽神龍曜。亦即心神得守清靈,肝神得守清明不濁,肺神貴成虛,脾要常在魂自停,腎神玄冥育陰育陽皆可,膽神守住自威武,六神一失,則魂飛魄散,若行尸走肉,你現在倒是六神無主了!”

刁采盈斥道:“我若六神無主,何敢跟你來此!”

宋兩利道:“此乃惡向膽邊生!”

刁采盈更斥:“討打麼?”伸手欲擊,宋兩利則粘在她身前,旁邊又有父親,一時逃躲不易,被敲得一記響頭,唉呀悶叫道:“這可叫恨海生瘤了!”

刁采盈喝道:“再多扯,你的瘤將生的更多!”

宋兩利不敢頂撞,掠身跳上岩石,道:“人禍比天災更厲害?”

刁采盈斥道:“討打?”想追去,天空閃雷轟來,刁趕忙躲閃,宋兩利卻趁此逃去。

刁采盈斥道:“還不回來,想被轟死麼?”

宋兩利呵呵笑道:“看似被轟的是你們!”閃雷果然凌空劈中岩塊,轟然一響,若切西瓜,巨石二分為四,眾人趕忙伏地避去。宋兩利則逃過一劫,道:“別驚,待半刻後再撤退!我先破他幾處陣眼再說!”掠身而去。

楊樸信得過兒子,四大護法卻面面相覬,不斷瞧著天空閃雷,不知何時將會再次劈來,然想逃又無此勇氣,只能待在當場等候。

宋兩利則仍決定使用靈寶陰陽鏡先破幾處陣眼,遂冒著雷擊之危,直往東天金雷眼沖去。待掠行七百丈,見得一處小山塔,插著十數支似枯樹之黑杵,宋兩利知其為生鐵所造,拿出陰陽鏡,打開秘鈕,猛地往鐵杵轟去,這一炸,塔裂杵倒,數道金蛇般金光沖射而出,然掙跳幾下,終至消失。宋兩利暗喜,破的實在妙極。

然此已驚動方虛默,其為阻止宋兩利破陣,親自引導數十高手,其中包含徒弟劉通,強勢殺將過來。

宋兩利當然感應對方行動,然卻未退縮,尋得迅雷擊處之小小縫隙,閃身潛掠。他不斷盤算著:“照此異象看來,對方所布奇陣,除了五行雷處,那暗伏者應是六獸之神,即是青龍、朱雀、勾陳、螣蛇、白虎、玄武等六獸之陣,原以青龍為主,然青龍始終未現形,該是布于黃河那頭,說不定其亦想引黃河之水以作怪,當為最後一棋招,且萬萬不得讓他使用,否則傷亡必定更重!”于是潛往黃河畔處。仔細瞧來,竟也潛伏不少守衛。

宋兩利盤算後,立即以通靈大法攝去,問道:“近日河畔何處曾動工?”守衛不知受攝,喃喃回答,虎威橋七百丈處……”宋兩利暗詫,竟是方虛默設壇旁,那鐵定是重兵看守。然事關重大,不得不破之,故仍往虎威橋頭探去。

及近百丈,果然見得茅山弟子守護重重,而那所謂青龍陣眼則若小山般堆成一座青森森雪冰,正和自己于龍騰橋那頭所堆置欲堵黃河水之雪山一樣,然其置量並不夠多,看來另有用處。

宋兩利怎肯浪費時間,趁方虛默離去之際,決定先行搶攻。登將寶鏡抓于手中,飛速追沖而去。及近五十丈,茅山弟子立即發現,喝道:“是誰?敢來搗亂麼?”茅山派一向以幻術見長,手中握有不少煙霧彈、霹靂彈之物,見人逼近,彈丸即砸,幸得宋兩利輕功了得,東鑽西掠,始終未被砸中,待逼近二十余丈,茅山弟子認出是宋兩利,詫道:“不好,是小妖道!”難怪對方不怕陰陽五行幻術,登時急喚方虛默返回。

宋兩利乘機再沖六七丈,喝道:“還不快躲!”通靈大法猛地攝去,茅山弟子腦門一片昏眩,宋兩利猛把陰陽鏡打去,強光乍閃,轟得那座冰山潰散,赫見山底部,乃黃河水源結成冰層,如若溶去,河水必自倒灌。

宋兩利終于弄懂,那條伏龍即是方虛默暗中挖掘之水渠,雖然兩岸高度差不多,但水渠一挖,河水豈有不倒灌之理?其雖未必挖得既長又遠,然只要穿透百余丈,地勢即較低矮,怎堪黃河淹水?

想及此,宋兩利怎敢一擊了事?猛又往前沖去,轟得溝渠兩旁泥土塌陷,藉以毀去暗渠。

然只轟數記,方虛默已帶領手下圍捕過來,赫見伏龍陣眼被毀泰半,氣得七竅生煙,厲道:“小妖道當真叛國當漢奸麼?”一聲令下,數十人卷圍而至。

宋兩利根本不想迎戰,畢竟茅山陣仍有其厲害之處,自己人單勢薄,犯不著硬拼,喝道:“劉通,你的玉采儀即在附近,不去找她麼?”

劉通一愣:“當真?”就此失神,宋兩利猛沖過來,一式天罡掌打得劉通愣頭愣腦跌退,詫道:“你在耍我?!”

宋兩利道:“當真當真!”不知是當真耍他,亦或是玉采儀當真在附近,宋兩利早逃出防線,劉通始知上當,喝斥可惡,強追不放。

方虛默見狀斥道:“劉通你是花癡麼?明明圍住他,卻讓你放走了!”

劉通困窘回話:“這就逮他回來!”

方虛默斥道:“都已被逃,你輕功能勝得了他麼?”

劉通聞言終停步:“那待如何?”

方虛默道:“還不快發動六獸六神五雷陰陽陣!”

劉通呃地一聲,頷首道:“這就去安排!”引領十余人離去。

方虛默冷斥:“不信道法斗不了你!”亦行往法壇,開始作法。

而那劉通及幾名高手奔往預設之神壇,其共分東西南北四壇,配合方虛默,正是五壇齊動。但見咒語、靈符飛處,陣勢登若山崩地裂般抖顫幻變,威猛更甚數倍。

驚雷轟擊不斷,六獸神亦被釋放出來。赫見龜蛇虎豹等幻化罡氣四處亂竄,那飛雪亦混合其中,無時無刻化為毒蛇猛獸、青鬼獠牙般形態,席卷于十里沉天陣區,直若地獄重現,恐怖非常。

轟雷、妖獸、鬼魅不斷彙集狂掃而至,楊樸等人躲藏處之岩石竟然招架不住,被暴雪狂風一掃,屋般巨石登若彈丸彈往空中,五人更若皮球被掃彈數丈高,滾撞地面,墜砸雪堆之中,全然不堪一擊,悶叫連連。

沈三杯被埢摔雪堆,原已受傷傷勢再次複發,口中一甜,嘔出血絲,暗歎老命休矣,心頭突地浮現恨事,一生嗜酒如命,難道在為傷戒酒皆段,會死于非命?怒不笑學聰明,抱得石塊,得以困守地面,然亦被怒雪砸得全身生疼,嗔罵不斷。錢不貪、刁采盈則被卷往空中,正驚惶中,錢不貪掃來金錢煉,刁采盈得以抓住,雙方合力強抗妖陣,方能安然落定,盡管如此,仍嚇得一身冷汗。

錢不貪急叫:“不成啦!不成啦!快逃快逃,否則沒命了!”

楊樸藉著對陣勢了解,雖被掃飛,仍以千斤墜彈落一坑洞中,暫時保身。然狂風暴雪仍不斷,幾乎甚難躲避,看來只有撤退一途,急忙傳話:“小神童可破得了陣勢?否則先行退出為妙!”

宋兩利正趕回途中,聞聲回應:“破得了!快搶進五行八卦眼,合六人之力破之!”說話間,憑其五行飛渡術沖回,卻見不著岩塊,詫道:“你們也中擊麼?”

楊樸道:“是中擊,幸無礙事!”

宋兩利道:“那好!”聽聲辨位,立即尋去,終找至楊樸落身處,笑道:“破了龍眼,剩下的亦非難事才對!您帶著他們四人,以靈符寶劍鎮壓其他陣眼,其他我來處理。”

楊樸見得兒子灰頭土臉,亦甚不忍,道:“行麼?若無把握,可下次再來!”

宋兩利笑道:“行!此乃六獸六神五罡五雷陰陽陣,六獸之神龍已被毀去,剩下五獸,由您分配鎮住,唯那‘勾陳’較為難纏,得爹親自處理。”

楊樸自知“勾陳”乃天星之名,位于紫微壇中,最靠近北極星,乃協助玉皇大帝執掌南北二極和天地人三才之星,地位尊高,而置于陣勢中,即掌陰陽南北雙極,若化獸形,則似龍似騏驎,十分厲害,若無經驗者,根本制之不了。遂頷首:“勾陳之位,我來處理便可!”

宋兩利道:“快去快去!半刻後,立即發動破陣攻擊!”

楊樸不敢怠慢,撿查背包法器仍在,心神稍寬,道聲保重,掠追四大護法而去。

宋兩利更以神通攝向四大護法,道:“該破陣啦!別躲的像龜孫!”

四大護法平時高傲,受及感攝,皆冷哼反應。楊樸急忙一一尋至,說明狀況,刁采盈、錢不貪當然願意破陣,沈三杯有傷在身,楊樸只好安排附近“朱雀”眼,讓其就近處理。

沈三杯道:“我恐力氣不夠。”

楊樸道:“只要燒靈符,並把桃花木劍插入陣眼,且守牢即可!”沈三杯勉強答應為之。

怒不笑雖不屑宋兩利,然秘陣難擋,若不破去,恐遭麻煩,終亦答應。

宋兩利乘機拿出靈寶陰陽鏡暫時封住妖陣,讓五人能就定位。分別是沈三杯就朱雀眼,怒不笑就螣蛇眼,錢不貪就白虎眼,刁采盈就玄武眼,楊樸則就勾陳眼,方向則分東西南北中,個個手扒靈符,桃花木劍,且念著先前所學秘咒,只要時機一到,以符劍並用,破此強陣。

宋兩利居中宮位置,抓來七把桃花木劍,刺向七處秘眼,複將靈符焚將開來,直若一條火龍,竄往天際,周旋于妖獸龍蛇幻形之中,煞是顯眼。且見宋兩利念得降妖伏魔咒:“一轉天地動,二轉日月明,三轉三昧現,四轉四煞沒,五轉五雷鳴,六轉六丁沖,七轉七星佐,八轉八方攝,九轉九連環,十轉十妖滅!”雖然降妖魔咒甚多,宋兩利卻喜歡此乾坤逆轉伏魔咒,其耍來不但攝力巨大,更能轉得乾坤變色,妖魔難擋,故此一耍,赫見火龍蟠掠更猛,幾欲將妖形幻影全數擋下,斗得十分激烈。

宋兩利不斷催逼火龍,不斷下得符膽,一次次迫退不干不淨東西,以減弱妖陣威力,而那“五轉五雷鳴”正可引得妖陣之五行雷逆勢而轟,漸漸顯出規律,只要規律一成,妖陣自可控制。

遠處方虛默感覺出轟雷似已轉向,自知必是宋兩利施法,冷斥道:“想破我奇陣,休想!”大喝叫著“六神五雷齊動!”靈符又打出無數,沖向天空化開,張張引燃似火蝙蝠,直沖宋兩利這頭飛來。

劉通見及火蝙蝠,自知師父已發動強攻,立即下令其他諸人配合,全數將靈符打向空中。赫見火蝙蝠成群結隊,四處亂竄,楊樸、刁采盈、錢不貪等人已受擊,顯得十分狼狽,卻自苦撐。

妖符一動,又催來無數鬼魂、妖獸幻影,齊往宋兩利門面襲來,其勢更甚先前三分,宋兩利頓覺壓力強大,冷道:“倒想以多取勝麼?”自己雖可慢慢破解,然恐父親及四大護法撐之不了,終仍決定以靈寶陰陽鏡收拾,頓將寶鏡打向空中,喝著咒語:“一轉天地動,二轉日月明,三轉三昧現,四轉四煞沒,五轉五雷鳴,六轉六丁沖,七轉七星佐,八轉八方攝,九轉九連環,十轉十妖滅!”其實此降妖伏魔咒和寶鏡施法並無牽連,宋兩利乃從權為之,一方面將寶鏡耍得團團轉,以克收四面八方襲來火蝙蝠,隨又發動七星桃花木劍,以克斬妖魂異獸。

雙方斗得激烈萬分、但見神龍狡閃,沖天掠地,火蝠封陣,撲殺連連,四處更是雷劈電閃無數,一場激烈陰陽道法決斗,正式迫殺開來。

那道家至寶陰陽鏡果然了得,在猛打轉之下,直若乾坤袋、海中漩渦,不斷吸及閃電、暴勁,迫得四面八方勁電強流彙聚成龍卷風般,直往寶鏡穿去,威勢減弱不少。

方虛默見狀怔喝:“小妖道,你耍何名堂?敢破我陣麼?待我引五方厲鬼斬你!”

靈符再化,射向四面八方陣眼,且見劉通等人配合以鮮血淋陣眼,地底赫覺低沉咆哮聲傳來。

宋兩利頓有所覺,詫道:“你竟也暗布煞鬼僵尸陣麼?”那僵尸不知是何法煉成,有的厲害無比,實不能讓他出土,宋兩利終咬指為血,畫往七星桃花木劍,喝著“七轉七星佐,利劍穿心斬妖魔!”以血畫符,威勢大增,七把七星劍登閃血光,宋兩利趁此暴射而出,七把斬鬼劍竄射如電沖出,宋兩利並喝:“五方利劍請穿心!”此乃下令楊樸及四大護法出手。

五人得令,拼命將桃花木劍刺入陣眼,赫見地面噴出無數強勁,沈三杯幾乎難以抵擋,卻也苦撐,其他四人亦強抗不斷,務必挺過時辰,以破此妖陣。

最為厲害者乃是七星桃花木劍飛沖四面八方,竟然准確無比刺中伏地僵尸,且幾乎一劍穿心,僵尸咆哮幾聲,終掙紮而亡。

劉通見狀大駭:“師父,不好了,僵尸不管用啦!”雖隔數百丈,且于狂雪暴風之中,然方虛默仍感覺出異樣,氣得七竅生煙,厲道:“還不快挖出僵尸以對抗!”

劉通平日膽子並非頂大,怎敢胡理胡塗去摸僵尸?嘴巴雖回應,卻也做個樣子,不肯挖去。而那僵尸受得七星寶劍刺中心窩,早已開始潰爛,汁液複染往其他僵尸,正連環毀損之中。

宋兩利怎肯放棄此機會,雖然桃花木劍不夠,但找來散落各地之長槍短刀,一一沾上符血,遂又往四面八方射去,一連三波,終把僵尸毀去無數。

那靈寶陰陽鏡亦將勁電強流引吸成渦,直若一道超級龍卷風強天掠地,蔚為奇觀,而其他妖勁複被楊樸等五人封住。妖陣陷于後繼無力之際,宋兩利知時機成熟,猛把陰陽鏡反打空中,先前乃吸及勁流,此時全數吐出,以彼之力還擊彼身。這一發難,直若超級悶雷反沖。

轟然暴響,地動山搖。

那龍卷風般漩渦,當真斷頭般反往空中撞去,雙方閃雷互擊無數,強勁四處亂竄,不但掃得宋兩利、楊樸、刁宋盈等人東倒西歪,更掃得劉通等茅山弟子飛砸連連,神壇已解,無法再施展妖法。

赫見反擊勁流獲勝,強沖天際,竟爾突破烏云,一道烈陽強光射入陣區,宋兩利大喜:

“成啦成啦!”楊樸等人亦喜。

方虛默卻臉色鐵青,自己辛苦所布陣勢,竟會毀于小妖道之手,眼看陽光射入,大勢已去,不禁怪罪徒弟:“劉通你怕死麼?要你挖得僵尸,你竟不從!”劉通早摔得東倒西歪,哪顧得回話。

方虛默仍不認輸,冷笑道:“小妖道,有膽再戰一局!我在南岸仍布大陣,有你好受!”不想再待此丟臉,喝令道:“小小把戲,只是玩玩,沒什麼大不了!大家退到南岸,好戲仍在後頭!”仍威風凜凜撤退。

茅山弟子驚魂甫定,仍以掌門為依,一一退去。宋軍膽子最小,爭先恐後擠住虎威橋以逃命。

劉通摔得鼻青眼腫,仍放話喝道:“小妖道,有膽再戰一局,南岸等你!”

宋兩利催得一道降妖符遠處擊來,劉通只見火光,即已逃命,哪還敢吭聲,心頭卻暗斥:“過了南岸,有你好看!”仍覺師父有法可用,收拾對方乃遲早之事——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上篇:正文 第六章 父子情深    下篇:正文 第八章 冰封黃河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